章節目錄 第1章_夏天天王殿周婉秋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章

    第1章

    “老大,真打算回去?”

    一座巨大的海島之上,坐落著一片宏偉的宮殿,這里是海外第一大組織--天王殿。

    此時,五大天王,十八大將全部聚集于此,凝視著面前的青年。

    青年本名夏天,是天王殿真正的主人。

    “對。”夏天斬釘截鐵地說。

    “六年前我被趕出夏家,流落慶市,又被人算計下藥,與她發生了關系。”

    “后來我遇上貴人,來到這里,一手創立了天王殿。雖然我已擁有了這世界上最頂級的權利,以及財富和地位,但我承諾過她,我一定會對她負責,回去娶她。”

    說完,夏天看了一眼手中的照片,眼神柔和。

    照片上的女子年紀也就二十出頭,眉目如畫,鼻梁直挺,小嘴豐潤,當如絕世佳人,也不知道她這幾年過得怎么樣。

    “我走之后,天王殿暫時由你打理。”夏天收回思緒,對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說道。

    男子名叫韓涯,是五大天王之首。

    “行吧。”韓涯無奈,“既然你執意要回去,兄弟們都不攔著,華夏慶市我已經提前打點好了,我在那邊買下了一座城中城國際商貿中心,慶市首富唐龍曾經是我的小弟,你去了,他會替你鞍前馬后。”

    “韓涯,老子是回去找老婆享福的,你買個城中城來干嘛?”夏天心生不滿,語氣里也帶著淡淡的怒意。

    韓涯奸詐一笑:“老大,這可是你自己說的,想讓天王殿落葉歸根,回歸華夏。你這次回去,不剛好可以替天王殿打基礎?”

    “草。”

    夏天踹了韓涯一腳,果然,老大就是用來做牛做馬的。

    “走了,孩兒們,別太想我。”

    身后,五大天王,十八大將集體向夏天敬了一個標準的禮,眼中含淚,凝視著漸漸遠去的吉普。

    次日,華夏慶市。

    “就是這里了。”

    夏天站在周家別墅大門前,臉上浮現出一絲的感慨。

    那一夜之后,夏天對那個女孩說,待他有出頭之日,一定回來娶她。

    “婉秋,我回來找你了。”

    夏天深吸了一口氣,一時間居然有些緊張。

    正在他在思考該用什么方式進別墅大門的時候,大門,卻已經打開了。

    從里面走出來一個莫約四十歲的胖婦人,手里還端著一盆饅頭,大約是周家的保姆,準備把這些饅頭倒門外的潲水桶里。

    她的身后,還跟著走出來了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有些面黃肌瘦,明顯是營養跟不上。

    但…五官長得卻很精致,特別是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宛如星辰,雖然還小,卻已經是個美人坯子了。

    “張...張婆婆,能不能給小草一個饅頭啊,小草…很餓。”

    小女孩看著那胖婦人手中的饅頭,大約是餓極了,不斷的咽口水,看上去可憐兮兮。

    胖婦人卻是瞇眼一笑,臉上抹過一絲的奸詐:“小草想吃饅頭,是嗎?”

    “嗯。”小女孩重重的點了下頭,眼神里都是期待。

    “白味饅頭不好吃,我給你加點料怎么樣?”

    話音剛落,那胖婦人就在其中一個饅頭上面啐了一口,又拿到旁邊的潲水桶里面涮了一下,遞到了小女孩的面前。

    “來,小草,這個饅頭給你吃,香著呢。”

    看到這一幕,夏天眉頭瞬間緊皺,身上隱約有怒氣橫生。

    怎么會有如此惡毒的人,用這種惡讓人作嘔的方式去對待一個五歲的小女孩?

    小女孩盯著胖婦人手中的饅頭,有一點茫然,她知道那饅頭很臟,但是,她很餓。

    下意識的,她伸手去接住了那個饅頭。

    “快吃吧,不夠我這里還有。”胖婦人笑瞇瞇的看著小女孩,把整盆饅頭都倒進了潲水桶里,然后又撈起來一個。

    “不要吃,這太臟了!”

    眼看著小女孩一口就要咬上饅頭,夏天一個箭步沖上去,直接把小女孩手里的饅頭扔掉了。

    “可是,小草很餓…”小女孩眼眸閃了幾下,聲音里帶著委屈。

    這一瞬間,夏天的心頭莫名像是針扎一樣心痛。

    他轉頭看向那惡毒的胖婦人,沉聲道:“你是畜生嗎?”

    “你是誰,干嘛多管閑事?”那胖婦人皺著眉頭看著夏天,語氣里都是不屑,“不過就是周家的一個小野種,老娘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周家的小野種?”

    夏天一怔:“誰的種?”

    胖婦人嗤笑道:“不就是周家三小姐六年前和一個乞丐生的種嘛,當年可是把周家的臉都丟盡了。”

    夏天腦子嗡的一聲炸開,他下意識的轉頭看向這個小女孩,一股強烈的熟悉感襲來,那精致的五官,瞬間印刻出了他和周婉秋的影子。

    難不成,這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兒?

    夏天如遭雷擊。

    “周家三小姐,叫什么名字?”

    胖婦人癟了癟嘴,“還能是誰,周婉秋嘍。”

    原來,這就是他和周婉秋的女兒,一股怒火瞬間彌漫了整個胸腔。

    夏天無法想象,這幾年,母女倆過的都是什么樣的生活,隨便一個周家傭人,都敢作踐他的女兒。

    “老子今天倒是要去看看,這周家人的心,到底有多么的歹毒,居然敢這樣對我女兒。”

    此時的夏天,臉色陰沉,如一尊怒目金剛,欲要發作。

    他抱起小女孩,就要踏破周家的大門。

    “你...你女兒?”胖女人張大嘴巴,“難道你就是,那個乞丐?”

    然而,小女孩糯糯地開口:“叔叔,我...我餓!我想,去外面找媽媽。”

    “媽媽沒在里面?”夏天一愣。

    那邊的胖婦人下意識的諷刺道:“周婉秋現在正在金碧閣陪野男人風花雪月呢,哪有心思顧她的女兒?”

    “我這還是菩薩心腸,把饅頭給她吃,不然她早就餓死了。”

    “我說,你真的是...”

    “啪”

    這胖女人的一句話還未說完,夏天抬手便是一個耳光。

    眨眼間,五條裂開的血痕印刻在胖女人臉上,觸目驚心。

    “你...你居然敢...”

    “嘭”

    夏天又是單手提起這一百五十斤的胖女人,把她整個上半身塞進了潲水桶里。

    夏天的心很亂。

    不只是因為他回來看到了自己的女兒吃潲水饅頭。

    還因為,自己在海外牽掛了六年的那個女人,居然會丟下自己的女兒不管。

    出去與其他野男人鬼混?

    難不成六年前,自己看錯了她?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