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章_夏天天王殿周婉秋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章

    第4章

    午夜時分。

    慶市一家豪華的別墅里面。

    一名四十多歲,右眼蒙著紗布,穿著打扮都是雍容華貴的女人坐在那真皮沙發之上。

    手中,拿著一張照片,那是周小草的照片。

    照片上的周小草看起來非常的漂亮,比那些童星還要漂亮。

    特別是那一雙大眼睛,太美了,如同浩瀚宇宙中的星辰一般。

    怕是這天底下,就找不出來第二雙這樣的眼睛。

    “太美了,真是太漂亮了。”

    這個女人便是李香琴,她用手指輕輕的撫摸在周小草的那一雙眼睛上面,一臉的癡迷。

    “大姐,你要的是她的眼角膜,又不是要她的眼珠子。”

    “所以,你那么癡迷也沒用啊。”

    “而且,你的眼睛,本來就很漂亮。”

    旁邊,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帶著厚厚的鼻音和豁風的感覺。

    “她的眼角膜,一樣讓人癡迷。”

    李香琴抬起來頭,看向了這個臉上纏滿了紗布的男人,瞬間眉頭一皺。

    “你這是咋了?”

    這個男人,便是黃松。

    此時的黃松一臉的憤怒,道:“原本是想借著這個機會玩玩那個周婉秋的,反正把她玩了,她女兒一樣得把眼角膜給你。”

    “但是,中途殺出了一個程咬金,把我給打了一頓。”

    “姐,等你手術完成了,我一定要把那家伙碎尸萬段。”

    李香琴寒聲問道:“那周婉秋不是沒男人么,那個男人是誰?”

    “我也不知道啊。”

    黃松恨恨的說道:“以前從沒有見過那小子,長得倒...倒...”

    話到此處,黃松突然變得結巴起來。

    那紗布纏繞之中的兩只眼睛下意識的就露出了一種驚懼。

    之前他被夏天暴打的那一幕,瞬間充斥著他整個大腦。

    “你...你怎么來了?”

    “來人。”

    “別喊了,外面的那幾個人不經打,全趴下了。”

    門口那邊,夏天踏步走來,如同黑夜里的惡魔。

    夏天沒有回答,徑直走向李香琴這邊,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你就是李香琴?”

    李香琴用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看向夏天那邊:”沒錯,我就是李香琴,就是你打了我干弟弟?“

    “對,我打的。”

    夏天倒是直接:“知道我為啥來找你嗎?”

    “為了那個小野種?”

    夏天道:“她不是小野種,她有名字,叫周小草,是我的女兒。”

    “呵...”

    李香琴嗤笑一聲:“原來那小野種的爸爸回來了啊,不過,那又如何,我看上了你女兒的眼睛,她把她的眼睛給我,是我看得起她。”

    “她應該感到榮幸,而你,也應該開心才對。”

    榮幸?

    這個女人到底是變態到了一種什么樣的程度,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她就要奪走了人家的光明,人家還要對他感激涕零嗎?

    此時的李香琴,渾身上下都充斥著一股盛氣凌人的姿態。

    “看在你是那小野種父親的份上,自己斷一只手,滾出我的別墅,不然一會,你后悔都來不及。”

    話到此處,這個李香琴反倒是越發的高高在上起來。

    夏天用手輕柔太陽穴,古時候人分高低貴賤,上等人,向來把下等人當成豬狗。

    但是現在,是人人平等的社會。

    他額頭上的青筋,已經一根一根的暴起。

    區區一個華夏地級城市,開ktv的女老板,居然能夠說出這種話來,居然敢如此的無法無天。

    這,真是沒天理,沒王法了。

    “所以,我女兒把眼角膜給了你,她失明了,你也覺得是理所當然的?”

    “她失明了,與我何干?“

    “反正我能夠用她的眼睛,看到這世界上更美好,更高端的風景。”

    “而且,我會給她錢,十萬,又或者二十萬...”

    嘭...

    夏天震怒的一拳,將那個李香琴砸飛出去。

    一旁的黃松嚇得連連后退,大喊快來人。

    李香琴沒想到夏天居然敢對她動手,臉上,寫滿了猙獰與憤怒。

    “你這個低等的賤民,居然敢...”

    轟...

    又是一拳,她整個顴骨都被夏天給砸塌了。

    透過旁邊的玻璃看到自己這一張塌陷的臉,李香琴整個人都瘋了。

    她最在意的就是自己這張臉,所以,在眼睛受傷之后,她才會迫不及待的想找一只漂亮的眼睛。

    而現在,看著鏡子之中那一張塌陷變形的臉,李香琴瘋狂的好似一頭厲鬼一樣大吼大叫。

    “我要殺了你,一定要殺了你。”

    夏天一腳踩在了李香琴的胸口之上:“動不動便說要殺人,人命在你眼中,就那么不值一提?”

    “你,就這般目無王法?”

    “哈哈...哈哈哈...”

    李香琴獰笑著:“在這慶市,我就是王法。”

    “這慶市有將近一半的娛樂城都是我開的,在這里,我李香琴說一,沒有人敢說二。”

    “我就是這座城市的女王。”

    “你個不知死活的,居然敢對我動手,你死定了,不止你要死,你女兒也要死。”

    “還有那個周婉秋,她全家都要死。”

    李香琴太狂了,就算是她現在被夏天踩在腳下,卻依舊是那樣一種老子天下第一的態度。

    夏天深吸一口氣,他將踩在李香琴胸口上的那一只腳給縮了回來。

    “怕了?你剛才不是很牛逼嗎,現在怕了?”

    李香琴在黃松的攙扶下站了起來:“但是,你現在害怕,已經晚了。”

    “我李香琴是一個很講原則的人,說要殺你全家,就要殺你全家。”

    夏天確是喃喃道:“既然你那么喜歡殺人全家,那么,今晚你全家,就下地獄去吧。”

    李香琴就好像是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哈哈哈,你胡說八道什么,你讓我全家下地獄?”

    “你算個什么東西,也敢對我李香琴說出這種話來?”

    然而,她這話音剛落,門外,便響起了一個震怒的聲音。

    “李香琴,你又算個什么東西,敢威脅天哥?”

    一大群人從門外走了進來。

    帶頭的,是一名四十多歲,穿著一身唐裝的中年男子。

    見到這名中年男子的瞬間,李香琴和黃松的瞳孔都是猛地一縮。

    “唐...唐首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