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章_夏天天王殿周婉秋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章

    第5章

    來人,正是慶市首富唐龍。

    除此之外,他的身邊,還站著一大批人。

    “慶市新媒體之王黃川。”

    “慶市珠寶女王柳小玉。”

    “慶市高端別墅開發龍頭劉棟...”

    這些人,每一個都是跺一下腳,就能夠讓整個慶市顫三下的超級大人物。

    隨便拉出一個,便能夠將李香琴給碾成渣。

    而現在,這一群以首富唐龍為首的達官顯貴居然全來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時間,李香琴身上那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換做的,是一種機極濃的驚恐。

    “李香琴,你真牛啊,自詡慶市的女王,慶市你說一,沒人敢說二?”

    唐龍的語氣之中充斥著一種戲謔,這種話,連他這個慶市首富都不敢說。

    李香琴嚇得頭皮發麻,一旁的黃松更是全身冰涼。

    這怎么回事,這個夏天,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將唐龍為首的這群大佬,全都叫來了。

    “天哥。”

    “天哥...天哥..."

    接二連三的天哥聲響起,恭恭敬敬,每一個人,都在夏天面前卑躬屈膝。

    看到這一幕,李香琴全身都軟了下來。

    她這是,惹到了什么天大的人物。

    噗通一聲,李香琴直接跪在了地上。

    “對不起天哥,對不起,我不知道周小草是你的女兒。”

    “請你原諒我,饒我一命,對不起。”

    李香琴秒慫,跪地求饒。

    夏天卻是覺得好笑,因為周小草是自己的女兒,所以她現在知道錯了。

    那萬一,她看中的是另外一個小女孩呢?

    如果那小女孩沒家世,沒背景,是不是就應該被她害的家破人亡?

    而且,對方還應該為此感到榮幸,對她感恩戴德。

    “真是混賬。”

    夏天冷哼一聲:“天亮之前,我不想再看到這個女人,以及與她有任何關系的東西。”

    “是,天哥!”

    別墅外面,一輛加長林肯之上。

    夏天坐在后排,拿著手機,正在玩著推箱子的游戲。

    唐龍坐在旁邊,恭恭敬敬的說道:”天哥,我是唐龍,是韓涯大哥讓我來找你的。”

    “以后在這慶市,唐龍以天哥馬首是瞻,能夠為天哥服務,是我唐龍的榮幸。”

    “嗯。”

    夏天只是微微的點了下頭,繼續玩著游戲。

    唐龍繼續說道:“天哥,城中城那邊現在已經歸于天哥你的名下,那是一個集齊酒店、珠寶、服裝以及各種奢侈品品牌為一體的頂級貿易商城。”

    “到時候,還會引進世界各地的著名品牌到此入駐,如今天哥你回來了,我們便可以正式對外招合作伙伴了。”

    夏天沉默兩秒,點頭道:“城中城就交給你來打理,沒有特殊的事情,別來煩我。”

    “是,天哥。”

    “不過城中城馬上就要開辦一個對外招商會,到時候天哥你作為幕后老板,要不要親自出席?”

    夏天面色一沉:“唐龍,你是聽不懂人話?”

    唐龍打了一個激靈,急忙道:“天哥,我明白了。”

    ........

    次日清晨,周婉秋很早就起了床。

    當夏天起來的時候,周婉秋已經做好了早餐,而周小草也已經洗漱完畢,正坐在餐桌上準備吃飯。

    “不好意思,昨晚睡得有些晚,起來晚了。”

    夏天昨夜凌晨三點多鐘才睡覺,所以起來有些晚:“今天小草要上幼兒園嗎,我送她去吧。”

    說著,夏天走向周小草那邊。

    還未走近,周小草卻是一臉驚恐的看著夏天,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小草ni這是怎么了?”

    夏天嚇了一跳,不明所以。

    而一旁的周婉秋看向夏天的時候,也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夏天...你..”

    “怎么了?”

    夏天急忙跑到了廁所,通過里面鏡子,夏天看到自己臉上除了眼中血絲比較明顯之外,其他的也沒有什么特別之處。

    只是身上的那一股殺氣,太重了。

    “一定是我身上顯露出來的那一種鋒芒嚇到了小草。”

    夏天喃喃自語:“這里是華夏,不是海外,那種殺性,得好好的收一收了。”

    “微笑。”

    “靜心。”

    “隱忍。”

    夏天對著鏡子,露出了那一口白牙。

    好一會之后,夏天才從廁所里面走了出來,身上的殺氣,被他徹底的收斂掩埋起來。

    周小草這才沒哭了,剛才,他的確是被夏天身上散發著的那一股殺氣給嚇到了。

    吃完早飯,夏天和周婉秋一起將周小草送去了幼兒園。

    回來之后,夏天看著周婉秋說道:“你今天心情看起來好像不錯?”

    “是因為我回來了嗎?”

    “少自戀了。”

    周婉秋道:“你沒看新聞嗎?昨天晚上,李香琴家里出大事了。”

    “嗯?”

    “李香琴死了,還有那個黃松,也死了,而且她旗下的那些產業,全都被查封了。”

    “據說是遭到了仇家報復,那個女人平日里作惡多端,總算是有人把她給收拾了。”

    “這下好了,她再也不能打小草的主意了。”

    此時的周婉秋整個人都輕松下來,這段時間她為了周小草的事情差點被逼到走投無路的地步。

    現在,小草終于安全了。

    夏天臉上抹過一絲淡淡的笑容:“我說過,我會保護你們母女的。”

    周婉秋一怔,不可思議的看著夏天:“難不成李香琴的垮臺,是因為..."

    “沒錯...”

    夏天沒錯二字剛說出口,周婉秋便悻悻的瞪了他一眼:“別開玩笑了夏天,倒是這些年,你去了哪里?“

    周婉秋打心底不相信李香琴是被夏天給搞垮的。

    原本夏天是想給周婉秋攤牌自己的身份和背景的,不過仔細一想,這太唐突了。

    就算是說出來,周婉秋也不會相信。

    如果強行解釋太多,反倒會引起周婉秋的反感,認為自己是一個喜歡說大話的人。

    “去了國外,在外面打了幾年工,有了些積蓄,就回來找你了。”

    “嗯。”

    周婉秋沒有多問,然后帶著夏天去了一家超市,買了一些老年人用的補品。

    “爺爺今早給我打電話來了,他已經知道你回來了,所以,讓我帶你過去見他。”

    “一會,爺爺他們要是說話難聽了一些,你忍一忍,別和他們計較。”

    “怎么說,他們也是長輩!”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