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章_夏天天王殿周婉秋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章

    第6章

    夏天點了下頭,示意可以。

    他忍不住問了一句:“周家人這些年那么欺負你們母女,為何,不徹底斷絕與周家的來往?”

    “血濃于水吧。”

    “更何況,現在我爸媽沒工作,小草又要上學,家族的人雖然嫌棄我們一家,但我在周氏上班,該給的工資還是會給。“

    夏天沒再多問。

    兩人提著禮物,一路來到了周家別墅。

    此時周家別墅的大廳里面,一群周家人早已經坐在了那里。

    并且,擺了好幾桌的宴席。

    周家今天擺了酒宴,并不是用來迎接夏天的。

    而是為了周家另外一位小姐周紫曼,和她男朋友張天浩準備的。

    “來了。”

    剛進門,那邊便傳來了一個老者的聲音。

    那名老者,正是如今周家的家主,周婉秋的爺爺周振國。

    “爺爺。”

    周婉秋急忙帶著夏天,將剛才在超市精挑細選的禮物給送了上去:“爺爺,這是夏天專門給你選的。”

    “放到一邊吧。”

    周振國連看都沒看那些禮物一眼,看向夏天的時候,也是一臉的冷漠。

    “夏天,聽說你昨天剛回來,就把我家傭人給打了?”

    開場便是興師問罪,這讓周婉秋很尷尬,夏天也是微微皺眉。

    “她讓小草吃潲水饅頭,該打。”

    那邊的胖婦人急忙道:“老爺,你別聽他胡說八道,是他看周小草面黃肌瘦。”

    “對周家有很大的怨念,所以就打我出氣了。”

    夏天眉頭一皺,這胖女人顛倒黑白的本事倒是不小。

    “面黃肌瘦是周小草自己挑食,怪不得誰。”

    “沒有公主命,卻生了一身的公主病。”

    周振國寒聲道:“夏天,這種事情你應該多管教你的女兒,而不是拿我周家下人來出氣。”

    夏天心中頓時升騰起一股怒意。

    怎么說周小草也是你周振國的曾孫,為啥在你周振國的眼中,還不如一個下人?

    旁邊周婉秋見夏天情緒不對,急忙拉了夏天一下:“爺爺,夏天他知道錯了。”

    “哼,這種事情,我不想看到第二次。”

    此時,一旁周振國的大兒子周志強則是陰陽怪氣的問道:“夏天,六年前你只是一個乞丐,當年要不是因為你,婉秋早就已經嫁入慶市豪門了。‘

    “如今她等到你回來,你想入贅我周家,也得有那個資本。”

    話到此處,周志強故意抬高了語調:“夏天,聽說你這些年去了海外,不知道在海外干了些啥?”

    “海外,可有公司、存款,又或者房產,開的什么車?”

    周志強這樣問明顯是想讓夏天出丑的,因為他壓根不相信夏天能在海外混出什么名堂。

    夏天眉毛一挑,如實回道:“我如今在海外有一座島,資產遍布全世界,存款沒仔細算過,幾萬個億吧。”

    “至于你說我開什么車,我不太喜歡車,在海外,我都是坐直升機,有專門的飛行員幫我駕駛。”

    “最后我開的公司叫天王殿。”

    “我是,天王殿殿主!”

    整個大廳瞬間鴉雀無聲,所有人都是瞪大雙眼,張大嘴巴,一臉震驚的看著夏天。

    五秒之后,大廳內,爆發出一陣哄堂大笑。

    “我說周婉秋,這就是你執意要等六年的那個男人?”

    “直升機代步,萬億資產,冥幣嗎?”

    “天王殿,是你夏天在海外發展的乞討公司嗎?”

    在場沒有任何一個人相信夏天的這一番話。

    所有人都把夏天當成了白癡,一個喜歡說大話,愛吹牛的自大狂。

    吹牛也就罷了。

    偏偏這牛吹出來太假,太不靠譜。

    周婉秋眼中也抹過一絲失望。

    苦等了夏天六年,她不奢求他飛黃騰達,只想他踏踏實實,給自己和周小草一個完整的家。

    哪怕這個家很小、很破,她也愿意。

    “婉秋,我沒說謊...”

    夏天還想解釋,卻是直接被周婉秋給打斷。

    “夠了夏天,你閉嘴。”

    “人窮沒事,但別丟了骨氣,吹牛撒謊的人,最沒骨氣。”

    夏天不再辯解半句,的確,這種背景說出來,沒人會輕易相信。

    “啥事情大家笑的這么開心啊。“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走進來了一男一女。

    他們年級和夏天差不多大,男的全身名牌,高大帥氣。

    女的則是打扮的性感妖嬈,貴氣十足。

    “天浩和紫曼回來了啊。”

    這兩個人,正是周紫曼和張天浩。

    周紫曼是周婉秋二伯家的女兒,周婉秋的堂妹。

    而張天浩則是周紫曼的男朋友,慶市第一中藥世家百草堂的大少爺。

    一眾周家人立馬站了起來,熱情相迎,就連周振國臉上也是掛滿了笑容。

    和剛才對夏天二人的那種冷漠態度比起來,真是有著天壤之別。

    “紫曼、天浩,快過來坐。”

    周振國的小女兒周麗萍第一時間過去挽住了周紫曼的手,打算講一個笑話。

    “我給你說啊紫曼,這個夏天,就是你堂姐等了六年的那個乞丐。”

    “他剛才說,他在海外,有幾萬個億的資產,還成立了一個公司,叫做天王殿。“

    周紫曼當時就笑噴了:“小姑,那天王殿,不是供奉彌勒佛的嗎?”

    “我說周婉秋,你等的這個男人不僅是個乞丐,怎么連腦子都沒有?”

    哈哈哈...

    大廳之內,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周婉秋恨不得挖個地縫鉆下去,一旁的夏天則是用著一種冷漠的眼神看著這一切。

    一群跳梁小丑,井底之蛙,哪里知道這世界有多大,知道真正的權利和地位,又有多么的恐怖?

    此時,張天浩則是端著一個非常精致的木盒,一臉笑容的朝著周振國那邊走了過去。

    “爺爺,這次過來有些匆忙,備了一些小禮品,希望爺爺能夠喜歡。”

    說著,張天浩將木盒打開,里面擺放著一株質地緊密、富有光澤、長滿長條須的野山參。

    甚至隔著幾米的距離,都能夠隱約的聞到那野山參散發出來的藥香味。

    “這是...”

    周振國的眼閃過一抹興奮。

    周紫曼急忙插嘴道:“爺爺,這可是百草堂的鎮店之寶,三十年分的野山參,價值十幾萬呢。”

    周圍傳來一陣驚呼,周振國臉上也是掛滿喜色。

    “天浩,你這真是有心了。”

    張天浩笑著說道:“爺爺喜歡就好。”

    然后,周紫曼看向了這邊的夏天。

    “億萬富翁,你那么有錢,這次給爺爺買的禮物肯定也價值連城吧,還不快拿出來讓大伙瞧瞧?”

    “那不就是嘍。”

    周麗萍鄙夷的指向那邊一堆周婉秋和夏天從超市買來的營養品。

    “就這個?”

    “一些垃圾破爛也敢拿來送給爺爺。”

    周紫曼很不客氣的一腳將那些禮物給踹飛了:“張阿姨,麻煩你把這些垃圾,扔到垃圾桶里面去。”

    一旁的胖女人誒了一聲,立馬撿起那些禮物甩進了垃圾桶。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