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章 請自重_明月天涯何所惜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章 請自重

    第4章 請自重

    容月接過請柬一看,發現帖子上的日期,正是今日。

    她抬眸瞥瞥天色,已然日過中天,哪里還來得及赴什么宴會,頓時也不多做考量,直接把帖子放在一邊。

    “我身體弱,甚少出府,但不能做個閉目塞聽的廢人,朝兒,你可明白?”

    朝兒垂下腦袋:“奴婢明白,再不會瞞您了。”

    容月抬手揉揉她的腦袋,繼續安然坐下,姿態看似閑適,但心里一陣一陣的疼。

    齊瑄要成婚了,新娘不是她。她以為自己早已認命,事到臨頭,卻還是不甘,可她如何敢去爭取?

    一次教訓,悔恨終身,已經足夠了。

    “小姐,”正兀自黯然,朝兒神色匆匆地,去而復返:“順王來了。”

    齊煜?他來做什么?容月滿臉驚訝,半晌才抬起手,示意朝兒扶起她:“去見一見吧!”

    花廳中,齊煜正站著打量墻上的字畫,那是前朝圣手留下的名作,畫的是雨夜垂釣,綠色占主調,襯著簇簇紫色花朵及密密雨絲,很有意趣。

    容月以前只遠遠見過齊煜幾面,從未靠近打過招呼,故直到此時才發現,他也生了副好皮囊,濃桃艷李,眉目如畫,竟不比齊瑄差。

    “問順王殿下安。”他看畫入迷,容月只得福身問好。

    “不必多禮,”齊煜回過神,急急擺手,聲音如暖玉般溫和:“突然來訪,是我冒昧,只是意外得知你突發寒疾,故特來叨擾,還望姑娘勿怪。”

    聽他話中有話,容月垂眼斂眉,一副溫順的模樣,并不多言。

    “姑娘出身將門,滿門英烈,嫁給我,著實委屈了你,”她不出聲,齊煜只能硬著頭皮往下說:“我別無所長,唯獨跟師父學過幾年醫術,算是小有所成,希望能替姑娘診治一番。”

    跟霸道強勢的齊瑄不同,齊煜的性格,可謂是謙卑到了骨子里。身負皇族血脈,再孤立無援,他身份都比她尊貴,卻替她覺得委屈?

    容月終于抬眼看他,他卻在接觸到她視線時,驀然紅了臉,滿是無措。

    明明是兄弟,為何如此不同?容月感慨著,轉眸看向朝兒,朝兒會意,立刻取來脈診子與絲帕。

    齊煜帶著幾分虔誠,把手指落在她手腕間,然后,臉色猛變。他抬眼看她,滿臉失魂落魄:“怎么可能呢?你……。”

    “接下圣旨,實屬無奈,我并無坑害殿下之意,”容月收回手,神情冷淡:“殿下能不怨我,已是我的榮幸,不必再費其他心思,請回吧!朝兒,送客!”

    說罷,她起身就走。

    哪知剛剛離開花廳,就被突然竄過來的冷風揪住手腕,容月駭然看去,只見齊瑄滿眼陰鷙地瞧著她,兇惡的神情像是恨不能將她生吞活剝。

    “阿瑄,”她低聲喃喃,無意識地問出一直盤旋在心頭的話語:“你真要娶丁家女?”

    齊瑄不答,抓著她就往閨房走。

    容月的心漸漸沉入冰窟,脾氣上來,她用力地揮開他的手:“殿下,請自重!”既然要娶別人,就別再來招惹她了啊!

    “容月,你更喜歡在這里,是也不是?”齊瑄揚起唇角,忽地笑了,只是眼睛冷漠如霜,毫無溫度:“好,我成全你!”

    說著,他回身,抬手將她身上的衣裳撕得粉碎。

    第5章 去死吧

    容月哭了,求了,嗓子啞了,但還是被凌辱了。

    齊瑄發泄完,從她身上起來,見她躺在地上,一副死氣沉沉的模樣,英俊的面容里透露出一股森然的扭曲:“你的滋味很好,令人食髓知味,齊煜也是為此而來吧?你既來者不拒,又裝什么貞潔烈婦?真令人惡心!”

    容月閉著眼睛不說話。

    “我跟你說話,你裝什么死?”得不到回應,齊瑄有些不安,卻故意加重聲音,厲喝:“說話!”

    全身上下痛得痙攣,容月強忍著,只是嗓音低啞得近乎無聲:“求求你,走吧!”這兒是四面透風的回廊啊,什么都遮擋不住,他是想跟她一起下地獄嗎?

    瞧著她氣息奄奄,像是隨時要斷氣的模樣,齊瑄難得有些無措。

    他想,即便她犯下不少過錯,但只要她低下頭,認個錯,他就抱她去就醫,可她再無其他話語。

    齊瑄愣了會兒,暗罵一句不知好歹,到底是負氣走了。

    遠去的腳步聲,像踩在容月的心上,將她身體里最柔軟的地方踐踏得支離破碎,血肉模糊。可她還沒來得及哭,就再次面臨了地獄。

    凌亂的腳步聲,伴隨著朝兒驚慌失措的低吼聲,清晰地傳過來。

    “我家小姐病了,不見外客,你們憑什么硬闖?出去,都出去!”

    “見了順王,不見我們,這是什么道理?”這是個隱約有些熟悉的女聲,很年輕,氣勢凌人:“你一個賤婢,少做攔路狗,快滾……啊啊啊!”

    容月全身無力,無法起身躲避,只能把已成破布的衣裳拾撿著搭在身上,聽到近在咫尺的尖叫聲,她懶懶抬起眼眸,然后猛地怔住。

    走在最前面的那個姑娘,容色秀麗,眸如秋水,分明就是早已死去的丁嬋云!不,死人不會復生,她是丁嬋云的妹妹,丁沐雨。

    姐妹倆,生得一模一樣?

    “小姐,您……,”朝兒見她滿身曖昧痕跡,頓時明白過來,直恨得眼眶通紅,卻還是下意識地撲過來,脫下自己外裳蓋在容月的身上。

    丁沐雨是悄悄跟蹤齊瑄而特意趕來,委實想不到自己會撞見這樣骯臟的場景,她知道梨院剛剛來過兩個男人,分別是齊煜、齊瑄兩兄弟,可不管與她歡好的到底是誰,容月必須死!

    “容月,”丁沐雨直勾勾地看著她,厭惡、憎恨、嫉妒等等情緒不加遮掩浮現在臉上:“你失了名節?公然挑釁皇族威嚴,等著被五馬分尸吧!”

    “不要!”朝兒凄然喊了一聲,轉身就要沖丁沐雨跪下求饒,但容月伸手,拽住了她的y!b團隊衣角。

    “我的事,與你無關,”容月冷冷地回視丁沐雨:“請你馬上離開梨院。”

    丁沐雨的臉色青青白白,似是要發作,最終忍了氣,在她蹲下來,聲音卻淬著毒:“容月,過去你就沒能贏我,現在更不可能,七哥哥不可能娶你,你莫掙扎了,痛快地去死吧!”

    “你……,”熟悉的容貌,熟悉的腔調,容月臉上強裝出來的驕傲一點一點地被粉碎:“你是丁嬋云?你沒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