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章 真是夠蠢_明月天涯何所惜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章 真是夠蠢

    第6章 真是夠蠢

    “很意外嗎?”看著容月大受打擊的模樣,丁沐雨心情大好,臉上總算流露出些許的笑意:“虧你自詡聰明,怎么就沒想過,那天明明下著大雪,為何在你趕去時,還留著腳印的痕跡?為何那么多人在尋我,偏偏就你找到了?”

    “那日,是你,你故意設的局?”

    丁沐雨“哈哈”大笑,眉目間盡是暢快:“你現在才明白?真是夠蠢啊!”

    容月不敢置信地瞪著眼睛,渾身發抖:“為什么?”

    “因為你是容家最后的血脈啊,容家世代忠烈,皆是為國而死,”丁沐雨笑瞇瞇地看著她慘白如紙的臉色:“你死纏爛打地向七哥哥示愛,七哥哥即便不喜歡你,也沒辦法拒絕,只能逼你自己放棄。”

    “我,”容月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粉嫩的朱唇幾乎被咬出血:“我不信。”

    若齊瑄真的討厭她,當初何必要救她?

    那時,父兄剛逝,京都滿是流言,說容家只余廢人,必將傾覆。她一時氣惱,女扮男裝混入軍營,公然下戰書挑釁里邊赫赫有名的將領,并大獲全勝。

    消息傳開,未迎來夸贊,倒惹怒天子……軍營乃京畿重地,擅闖者死,更勿論她還是個女人。

    后來,是齊瑄枉顧圣怒,冒險為她求情,以散去她一身武功為懲罰,留下她性命。

    這是她欠齊瑄的第一條命。

    她以為,齊瑄是對她有好感才拼死求情,于是她主動靠近他,討好他,一心期盼著與他白頭偕老。

    如果齊瑄從未喜歡過她,如果真是他聯合丁沐雨設局騙她,那她從頭到尾,豈不都活得像個笑話?

    “你一個死到臨頭的可憐蟲,我有必要騙你?”丁沐雨揚起臉,居高臨下地睥睨她:“不過你記住,這個世上已經沒有丁嬋云,只有即將成為秦王妃的丁沐雨。”

    她的話像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草,容月的神智轟然一聲,徹底坍塌。

    容月再次醒來,是被一杯冷茶潑醒的,潑醒她的是一個身穿深紫色宮裝的教養嬤嬤,左手端一個茶盞,右手持一根細細的軟鞭。

    很顯然,若她再不醒,就要硬吃皮肉之苦了。

    容月抬眼,環顧四周,眼底漸漸漫上苦澀。沾齊煜的福,她沒被關進天牢,倒是來了宗人府。

    “容姑娘,明人不說暗話,你身為未來的順王妃,卻私自跟男人行茍且之事,此等藐視皇族之罪,非死不饒……你識趣點,說出那男人的名字,我會向皇上稟明,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

    容月半斂眸問她:“你是丁貴妃宮里的人?”

    丁貴妃,是丁沐雨的姑母,也是齊瑄的生母。

    “是又如何?”教養嬤嬤沉著臉,眼神陰狠:“快老實招了吧,宗人府的酷刑歷來殺人不見血,你怕是受不住!”

    容月低低笑了起來。

    丁沐雨有恃無恐地告訴她真相,原是沒打算讓她再活著出去?那么,她說不說,又有何區別?

    “無可奉告,”既然丁沐雨沒死,那么她只需把這條命賠給齊瑄,就能跟他兩清了吧?只可惜,沒辦法再庇佑朝兒了……容月緩緩閉上眼睛:“我愿受盡折磨而死。”

    第7章 過街老鼠

    “啊!”

    鞭子落在身上的痛感,比想象中更難以忍受,容月疼得喊了一嗓子,然后就緊緊地咬住牙關。

    教養嬤嬤收了丁沐雨好處,剛才不過是例行問話,見容月抵抗,立刻興奮地抬手,把她抽了個死去活來。

    暈過去的時候,容月暗暗乞求上蒼帶走她,別讓她再醒過來了。

    可上天不憐,她還是蘇醒過來。而且,一睜眼就看到丁沐雨站在眼前。

    “容姐姐,你還好嗎?”丁沐雨一副羞怯的模樣,水盈盈的眸子里滿含擔憂:“有沒有人欺負你?”

    這女人有病?容月看著她一眼,然后冷冷挪開視線。

    丁沐雨眼中聚起淚花,將落不落,楚楚可憐:“容姐姐對不起,我那天不該帶著其他人去梨院,害得你被關在宗人府,我會想辦法入宮為你求情……。”

    容月懶得看她演戲,聲音喑啞,言簡意賅:“滾!”

    “容姐姐。”丁沐雨好似完全看不懂她嫌惡的臉色,甚至執起容月的手,容月滿心厭煩,想也不想地揮開她。

    “噗通”一聲,丁沐雨重重摔倒在地上。

    容月微愣,她本就體弱,又受了半日折磨,此時只有動動手指頭的力氣,怎么可能推倒她?然而,還沒等她想明白,齊瑄一腳踏進來,萬分憐惜地攙起哭得梨花帶雨的丁沐雨,然后揚手甩了她一記耳光。

    容月懵了。

    齊瑄的眼睛黑沉沉,薄唇如刀,將鋒利的言語一個字一個字地捅在她身上:“容月,弄清楚自己的身份,莫要逾越。你如今,不過是一只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再敢傷害沐雨,我不會輕饒你。”

    容月張了張嘴,卻什么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丁沐雨藏在齊瑄懷中,沖她惡毒又得意的笑著。

    再看著齊瑄像護珍寶般,攬著丁沐雨離開。

    她終于相信,丁沐雨沒有騙她,齊瑄從來不曾對她動心,只是怕她糾纏不休,于是跟她虛以委蛇,甚至從未想過要了解她。

    明明只要他直接拒絕她的心意,她便絕不會再打擾,他偏要設下圈套逼她放棄,乃至落下不愈之疾;明明只要將她嫁給齊煜就能讓她徹底死心,他偏要毀掉她的清白與名節,害她淪落為笑柄……。

    容月勾唇想笑,可眼淚“撲簌簌”地先一步滑過臉頰。

    “那個男人,是七弟?”一道低沉嗓音響在耳畔,淺藍色手絹輕柔地拭去她眼角的淚水,再帶著點遲疑,落在她臉上的指印上:“為什么不說出來?”

    容月一抖,看著面前容貌俊美的男人,深覺自己惡心。她別開臉,無法跟他對視:“殿下,對不起,你取消婚約吧!”

    “你便,”齊煜艱難地吐著字:“那么喜歡他?”

    容月閉上眼睛,將修長潔白的脖頸露在他面前:“你若恨我,就親手殺了我!”她能感覺到,落在臉上的那只手在發抖,ybdj但最終還是收了回去。

    腳步聲倉皇遠去。

    容月睜開眼,看著空蕩蕩的房間,無力揚了揚唇。

    總歸,是她對不起齊煜。他本來只需被人議論幾句“克妻”,等時間一長,世人就會遺忘,可現在卻要戴著一頂明晃晃的綠帽,永遠遭人恥笑……若有來生,再向他賠罪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