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章 沒有新郎_明月天涯何所惜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章 沒有新郎

    第8章 沒有新郎

    “小姐,小姐,快醒醒!”

    迷迷蒙蒙間,容月聽到耳畔不斷有人在呼喚著她,她費力地睜開眼,便看見朝兒那張已經哭成花貓的臉。

    “朝兒。”

    “小姐,”朝兒小心翼翼地抱著她,扯著嗓子大哭出聲:“您別怕,奴婢來接您了,咱們回家!”

    “回家?”容月歪頭,眼帶疑惑。

    自三人來探望過后,她又被教養嬤嬤審問過幾遍,但不管教養嬤嬤是用針扎她身體,還是用拶子夾她手指,她都沒有供出齊瑄,教養嬤嬤已經放棄了。

    那么接下來應該是押她到刑場赴死才對,為什么可以回家?

    “昨日傍晚,順王殿下跪在御前,說與您有私情的人是他,是他忍不住,執意地強迫您……所以,皇上重罰了他,寬恕了您。”

    什么?容月瞪大眼睛,嘴唇不住地哆嗦。

    齊煜為什么要承認與自己無關的事情?若是傍晚的話,那他豈不是從她這離開,就直接去了皇宮?

    他是天潢貴胄啊,即便頭頂綠帽,也依然能找到一個健康溫柔的好姑娘,和和美美地度過下半生,為什么要為她這個奄奄一息的廢人,趟進這灘渾水來?

    “小姐,”朝兒不住地抹著眼淚:“順王是個好人,您忘記那負心漢,往后好好地跟順王過日子可好?”

    “他現在在哪?”

    “順王殿下在被皇上痛打一頓后,連夜出京,去南邊解決水患了……皇上說,這是他唯一將功補過的機會。”

    容月目光一閃,見朝兒欲言又止,便挑挑眉頭。

    “奴婢先帶您回家吧!”朝兒蹲下身,將遍體鱗傷的容月背在背上,邊呢喃著“您又瘦了”,邊顫巍巍地往外走。

    容家的馬車就停在宗人府外,可馬車邊,站著容月現在最不想看見的兩個人,齊瑄與丁沐雨。

    “容姐姐,恭喜你了,”丁沐雨小鳥依人地靠著齊瑄,臉上依然是含羞帶怯的虛偽模樣:“因為沒有婚禮,我也不知道該何時送上祝福最是合適,便魯莽地在這兒等你,祝你與順王殿下百年好合,永結同心。”

    沒有婚禮?容月眉心微蹙,但不動聲色,只當他們兩人不存在。

    正艱難“負重”的朝兒更不會去搭理他們,正要越過他們走上馬車,齊瑄忽地抓住容月的胳膊,癲狂而憤怒地吐出一句話。

    “容月,我不會放過你!”

    在場三個女人,齊齊變了臉色。

    誰都不知道他這話是什么意思,但見他沒有下一步動作,朝兒逃也似的爬上馬車,揮動馬鞭迅速離開。

    跨過火盆回到梨院,又被朝兒用柳枝輕輕抽了抽身體,徹底祛除身上的晦氣后,容月這才知道,她跟齊煜的婚事被提前到三天后……沒有聘禮,沒有親迎,只像納妾一樣,用一頂軟轎把她送到順王府,就算禮成。

    不,她這出嫁,甚至連納妾都不如,至少在納妾的當晚,新郎會出現在新房,而她的儀式里,沒有新郎。

    只不過,勉強頂著正妃的名分罷了。

    名不正,言不順。

    第9章 放過我吧

    三日后,容月錒殷坐在轎子中,搖搖晃晃地到了順王府。

    因為皇帝的命令,順王府里沒有張燈結彩,到處冷清。朝兒四下環顧一番,又抹起了眼淚:“太欺負人了!”

    容月倒是冷靜,她反正都要死了,又何必在乎這些身外之物?因為沒來得及趕制嫁衣,她今日只穿著常服,卸掉妝容,梳洗一番就躺在床上。

    陌生的地方,混著陌生的味道。

    她這幾日絞盡腦汁,總也猜不透齊煜的用意,只是他既然執意要趟渾水,那便順他的意罷。她會忘記從前的事情,在最后的時間里,努力做一個合格的順王妃……就當做,對他救她的報答。

    輾轉反側會兒,容月隱約有了些睡意,卻忽地聞到一股酒氣,緊接著有人掀開她身上的被褥,熟門熟路地解著她身上的衣袍。

    她猛地驚醒。

    床邊燃著燈燭,容月清楚地看到面前的男人,面容冷峻,薄唇無情,不是齊瑄又是誰?

    “齊瑄,住手!”容月扯過被褥,試圖蓋在自己身上,但齊瑄輕而易舉地制住她的雙手,舉過頭頂,然后毫不留情地壓覆上來。

    “不要,不要碰我!”容月滿眼惶恐,拼命地掙扎:“齊瑄,我已經是順王妃,是你的嫂嫂,你不能這樣!”

    “小姐……你放開小姐!”房間里的響動驚醒外邊的朝兒,朝兒推門而入,看到里邊的情形,立刻反手把房門關上,然后不顧一切地朝齊瑄撲來,想要拉開他。

    齊瑄冷笑一聲,揚手一揮,朝兒的身體像斷線風箏般飛了出去,然后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朝兒!”容月急得雙眼赤紅,奮力地要推開齊瑄。

    “她沒死,只是昏過去了,”齊瑄像惡魔似的在她耳邊輕笑著:“但你如果繼續喊下去,她必死無疑!”

    容月一僵,緊緊地咬住了嘴唇。

    是啊,她現在已經是順王妃,若是被其他人知道,她再次跟其他男人茍且,莫說朝兒要死,連齊煜也沒臉再活下去了吧?

    婚前被綠,婚后繼續被綠,他怎么這么可憐?比自己都還要可憐啊!

    “齊瑄,我錯了,我不愛你了,”容月哽咽著,強忍著,“從今以后,再也不會愛你,只求求你,放過我吧!”

    事到如今,她已經沒有其他要求,只希望能用最后的時光,償還齊煜一點恩情……可如果,她再被齊瑄碰了,那她只能自墮地獄來贖罪了。

    齊瑄收起笑容,黑眸里倏而蹦出寒光,聲音里盡是煞氣:“你喜歡上齊煜了?他哪點比我好?一個生在冷宮,長在冷宮,庸碌無能,身無所長的賤種而已,拿什么跟我比?”

    想起齊煜溫和謙遜的面容,容月幾乎是下意識地反駁道:“于我而言,他比你好一百、一千倍!”

    齊瑄閉了閉眼,再睜開時,眼底的光芒令人不寒而栗:“好,既是如此,那我便把他踩在腳底,讓他永遠都戴著綠帽,直至被世人取笑而死!”

    說著,他扯開所有礙事的東西,狠狠侵占了她。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