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章 討公道_明月天涯何所惜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章 討公道

    第12章 討公道

    哪怕在最恨的時候,齊瑄也從未想過要容月的命。

    他只是,總想見她。可等見到她,又會輕易被她疏離淡然的神情激怒,于是欺她、辱她、踐踏她,直到她清如秋水的眼中只倒映出他的身影,他才滿意。

    他只是,想讓她像過往那樣追逐著他,依戀著他,只將他一個人,放在她的世界。

    是他做錯了嗎?那他該怎么做,才能跟她一起回到那無憂無慮地時光?

    “誰稀罕你的道歉?”朝兒聞言,幾乎把滔天的恨意連同唾沫一起濺到齊瑄臉上:“若不是你逼迫小姐,侮辱小姐,她又怎會想不開?你是殺人犯,跟丁家那個心狠手辣的賤人正是天生一對,你放過小姐,跟她恩愛一生去吧!”

    聽她提起丁沐雨,齊瑄黯然的神情總算有了些波動:“朝兒,把你知道的真相都告訴我,我會替月兒討個公道。”

    “真相?你要什么真相?”朝兒的聲音染著怒火,像是恨不能把齊瑄燒成灰燼,但下一瞬,她猛地將他推開,自己抱著膝蓋,蜷縮在地上嚎啕大哭。

    “你狼心狗肺,負恩忘義,當初是你聯合丁沐雨設套逼小姐死心,現在還說什么要還小姐公道?那你不如也去死一死啊!”

    齊瑄被這話砸得有些懵,他愣愣地問:“設什么套?”

    朝兒只是哭著,眼淚像決堤的河水,源源不斷地落下。

    想起容月自戕前說的那句“丁嬋云沒死”,再看看眼前的朝兒,一股寒氣從齊瑄的腳底涌起,冷得他牙關打顫。

    他赤紅著眼,用力把哭得癱軟在地上的朝兒提溜起來,惡狠狠地逼問:“你把話給我說清楚了,我什么時候做過什么?”

    朝兒被他吼得一抖,氣勢弱了下來,便把那日丁沐雨說的話原原本本地轉述了一遍。

    齊瑄松開她,踉蹌著倒退兩步,臉色蒼白如雪。“不是我。”

    “什么?”朝兒沒聽清。

    齊瑄抬手,捂住陡然盈濕的眼睛:“丁沐雨離家出走的事情,與我無關,我不曾知情。”

    “說得輕巧。”朝兒冷嗤,顯然是不abeita信他。

    齊瑄抬眸看看躺在床上毫無血氣的容月,眼睛像是被什么東西刺中一般,痛不堪言。他把仆人召進來,命她看顧好容月,再一把抓起朝兒,拎著她大步往外走。

    “你做什么?快放開我!”朝兒拼命地掙扎。

    “別吵,”齊瑄殺氣騰騰地瞥她一眼,沉聲低喝:“我帶你去見證真相。”

    丁府。

    “秦王若是真的取消婚事,你會淪為整個京都的笑柄,”丁夫人拿著娟帕,不斷地抹著眼淚:“你素來聰明,快想個辦法來挽回他的心啊!”

    “急什么?”丁沐雨滿臉不耐地看她一眼,煩不勝煩地道:“七哥哥只是一時糊涂,等他清醒,就會明白適合做他王妃的女人只有我,屆時他一定會親自過來迎娶……更何況,姑母絕對不會縱容他胡來!”

    正說著,就有婢女進來稟報:“二小姐,秦王來了。”

    丁沐雨立刻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看,我就說他逃不出我的手掌,這不是來了嗎?”

    第13章 他喜歡她

    面上自得著,但丁沐雨還是花時間仔細捯飭了一番。臉蛋已經輸給容月,裝扮她可絕不能再輸!

    這般耽擱,直到小半個時辰之后,她才施施然地來到花廳。

    齊瑄的臉色已經很不好看了,見她出現,便將手中的茶盞重重擱在茶幾上。

    “七哥哥,”丁沐雨狐疑地瞥了齊瑄身后垂著腦袋的婢女一眼,只覺她好像有些眼熟,但并沒有多想,而是面帶委屈,將哭未哭地站在他面前:“你今日為何沒來迎親?”

    齊瑄抬頭,滿臉陰鷙地瞧著她,語氣森冷:“我該叫你丁沐雨,還是丁嬋云?”

    丁沐雨臉色一變,半晌才干笑著說道:“七哥哥,你在說什么呢?姐姐早就被容月給害死了啊!”

    自幼相識,齊瑄怎會看不出她這樣的神情就代表心虛?這個女人,欺他、騙他、利用他,還裝出一副純良模樣,時不時地挑唆他跟容月的關系,委實可恨!

    豁然起身,他一把掐住丁沐雨的脖頸:“丁嬋云,你不見棺材不掉淚,是嗎?”

    殺氣迫臉,丁沐雨眼珠亂轉,絞盡腦汁地尋找著脫身之法,正好站在后邊的朝兒抬起頭來,她立刻瞪著眼睛怒喝:“原來是你這個賤人在七哥哥面前嚼舌根?”

    吼完,她又淚眼朦朧地看向齊瑄:“七哥哥,我們幼時相伴,情誼深厚,你寧愿信她也不信我嗎?容月是為了脫罪而誣陷我,你必須殺掉她為姐姐報仇啊!”

    事到如今,她還不肯承認,是料定他不會拿她怎么樣嗎?齊瑄懶得與她廢話,手上用力,便把她摜到墻上:“死,還是說真話,你選一個。”

    冰冷的墻面堵住退路,喉嚨火辣辣地疼,就快要無法呼吸,丁沐雨終于意識到他是認真的,再跟他作對,自己就要先容月一步下地獄……她渾身哆嗦著,瞬間涕淚橫飛。

    “七哥哥,我不是故意要騙你,我只是太愛你了!容月長得比我好,家世也比我強,你又整天跟她呆在一起,遲早會喜歡上她,我別無他法,只能兵行險著……可我從未想過要害你啊,你原諒我可好?”

    喜歡?

    他喜歡容月?

    齊瑄的指尖微微發著抖,腦海中“嗡”的一聲,他甩開丁沐雨,抱住自己的腦袋,猛地發出一聲嗚咽。

    原來,他的霸道、他的占有、他的侵犯,都只是因為他喜歡容月啊!

    他們差一點就能情投意合,締結琴瑟之好!

    如果沒有丁沐雨橫插一杠的話……齊瑄臉色豹變,眼神驀地落在丁沐雨身上,像最惡毒的蛇,只待張開血盆大口將她撕扯成碎片。

    看懂他的怨恨,丁沐雨打了個寒顫,當即先發制人地為自己脫罪:“七哥哥,你不能怨我,是你自己不信她,若你能相信她,我再挑撥又有何用?”

    齊瑄的身體頓時僵住了。

    他心中怒焰灼燒,張嘴想要替自己辯解,卻吐不出一個字來。他甚至,不敢回眸去看身后的朝兒。

    丁沐雨說得沒錯,他也有錯。

    容月單槍匹馬挑戰軍營那日,他其實跟齊煜一起,站在臺下遙遙仰望著她。

    她實在是太厲害,那英姿颯爽、橫掃千軍的神勇模樣,令人自慚形穢,也讓他……心生嫉妒。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