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3章 他喜歡她_明月天涯何所惜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3章 他喜歡她

    第13章 他喜歡她

    面上自得著,但丁沐雨還是花時間仔細捯飭了一番。臉蛋已經輸給容月,裝扮她可絕不能再輸!

    這般耽擱,直到小半個時辰之后,她才施施然地來到花廳。

    齊瑄的臉色已經很不好看了,見她出現,便將手中的茶盞重重擱在茶幾上。

    “七哥哥,”丁沐雨狐疑地瞥了齊瑄身后垂著腦袋的婢女一眼,只覺她好像有些眼熟,但并沒有多想,而是面帶委屈,將哭未哭地站在他面前:“你今日為何沒來迎親?”

    齊瑄抬頭,滿臉陰鷙地瞧著她,語氣森冷:“我該叫你丁沐雨,還是丁嬋云?”

    丁沐雨臉色一變,半晌才干笑著說道:“七哥哥,你在說什么呢?姐姐早就被容月給害死了啊!”

    自幼相識,齊瑄怎會看不出她這樣的神情就代表心虛?這個女人,欺他、騙他、利用他,還裝出一副純良模樣,時不時地挑唆他跟容月的關系,委實可恨!

    豁然起身,他一把掐住丁沐雨的脖頸:“丁嬋云,你不見棺材不掉淚,是嗎?”

    殺氣迫臉,丁沐雨眼珠亂轉,絞盡腦汁地尋找著脫身之法,正好站在后邊的朝兒抬起頭來,她立刻瞪著眼睛怒喝:“原來是你這個賤人在七哥哥面前嚼舌根?”

    吼完,她又淚眼朦朧地看向齊瑄:“七哥哥,我們幼時相伴,情誼深厚,你寧愿信她也不信我嗎?容月是為了脫罪而誣陷我,你必須殺掉她為姐姐報仇啊!”

    事到如今,她還不肯承認,是料定他不會拿她怎么樣嗎?齊瑄懶得與她廢話,手上用力,便把她摜到墻上:“死,還是說真話,你選一個。”

    冰冷的墻面堵住退路,喉嚨火辣辣地疼,就快要無法呼吸,丁沐雨終于意識到他是認真的,再跟他作對,自己就要先容月一步下地獄……她渾身哆嗦著,瞬間涕淚橫飛。

    “七哥哥,我不是故意要騙你,我只是太愛你了!容月長得比我好,家世也比我強,你又整天跟她呆在一起,遲早會喜歡上她,我別無他法,只能兵行險著……可我從未想過要害你啊,你原諒我可好?”

    喜歡?

    他喜歡容月?

    齊瑄的指尖微微發著抖,腦海中“嗡”的一聲,他甩開丁沐雨,抱住自己的腦袋,猛地發出一聲嗚咽。

    原來,他的霸道、他的占有、他的侵犯,都只是因為他喜歡容月啊!

    他們差一點就能情投意合,締結琴瑟之好!

    如果沒有丁沐雨橫插一杠的話……齊瑄臉色豹變,眼神驀地落在丁沐雨身上,像最惡毒的蛇,只待張開血盆大口將她撕扯成碎片。

    看懂他的怨恨,丁沐雨打了個寒顫,當即先發制人地為自己脫罪:“七哥哥,你不能怨我,是你自己不信她,若你能相信她,我再挑撥又有何用?”

    齊瑄的身體頓時僵住了。

    他心中怒焰灼燒,張嘴想要替自己辯解,卻吐不出一個字來。他甚至,不敢回眸去看身后的朝兒。

    丁沐雨說得沒錯,他也有錯。

    容月單槍匹馬挑戰軍營那日,他其實跟齊煜一起,站在臺下遙遙仰望著她。

    她實在是太厲害,那英姿颯爽、橫掃千軍的神勇模樣,令人自慚形穢,也讓他……心生嫉妒。

    第14章 為她報復

    齊瑄出生的時候,母親還只是個小小的淑儀,她耳提面命地教導他,他必須比所有人都優秀,必須成為讓父皇引以為傲的存在,否則就會像破碎的瓦罐一樣遭人遺棄,任人踐踏。

    他不想變得一文不值,所以十余年來兢兢業業,片刻不歇……可看到容月的那一霎那,他才意識到,有些人生來天賦卓絕,誰都別想超越。

    哪怕贏了天下人,他也會輸給她!

    這讓他很恐慌,于是不自覺地防備著,唯恐被她壓過一頭。可是直到父皇震怒,他才明白“木秀于林,風必摧之”的道理。

    她站得太高,輕易就被人拽了下來,摔得鼻青臉腫。他驟然清醒,立刻引以為戒,從此收斂鋒芒,開始犯一些無傷大雅的錯誤。

    例如,鋌而走險地為她求情。

    齊瑄知道,她因此而感激自己,卻不知他的初衷是為了自己……他本該感激她,若非她當頭一棒,被摧毀的人或許會是他。

    他愧疚不安,于是陪在她身邊,替她清理流言蜚語,為她遮擋風雨,幫她豎立威嚴……誰料,她突然向他表明心意。

    容家在軍中擁有極高的地位,她身為容家最后的血脈,享有一呼百應的尊榮。

    他剛剛下定決心要韜光養晦,若跟她結親,勢必會重回風口浪尖,甚至招來父皇的忌憚,所以他躊躇不前,無法決斷。

    然后,就有了丁嬋云出走的事情。他的逃避、懦弱、無措,皆化作理所當然的憤怒,統統發泄在她身上。

    若能早知道,自己正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若能早知道,自己也對她動了心,他們又怎會有今日的結局?

    “是,我有錯,”齊瑄沙啞著嗓音出聲,眼神倏而變得狠戾:“但你也好,丁家也罷,都難逃罪責!膽敢背著我行事,你們怕不是已經忘記,丁家是因為誰才爬到今日的位置!”

    僅憑丁沐雨一個人,不可能設下瞞天過海的圈套,丁家必然在其中出了不少力。他會向容月贖罪,但丁沐雨跟丁家也必須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你想做什么?”丁沐雨滿臉惶恐,見他臉色陰森可怖,滿身煞氣,恍惚還以為站在面前的人是來自地獄的惡魔。

    可,哪怕齊瑄是魔鬼,她也只能瑟瑟跪地求饒:“七哥哥,你不能對丁家出手,丁家也是你的依仗啊!”

    他們就是因為這樣的理由,肆無忌憚地把他當成傻子糊弄?“你錯了,我從來不需要依仗丁家……是丁家,必須依靠我!”

    眼前的齊瑄,真的有哪兒跟從前不一樣了……丁沐雨原本就蒼白的臉色,變得更白了。她死死看著他,聲音尖利如哀鳴:“你真的,要為她報復我?報復丁家?她就是一個死不足惜的破落戶,不值得任何眷顧,只有我能助你問鼎寶座,你不要犯糊涂啊!”

    瘋話都說出來了,看來是再留不得她!齊瑄唇角微揚,勾起濃濃的嘲諷:“你既喜歡懸崖,從今日起,就住到懸崖峭壁去吧!”

    丁沐雨倒在地上,面如死灰。薔薇花一樣嬌艷的容顏,仿佛被秋霜狠凍過,漸漸染上枯敗的氣息。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