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8章 狼心狗肺_明月天涯何所惜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8章 狼心狗肺

    第18章 狼心狗肺

    怎么可能會后悔?齊煜的一生,就像他自幼生活的冷宮,凄涼荒蕪、陰霾重重,永遠都看不到希望。

    直到,遇見容月。

    她站在挑戰臺上,身軀單薄,柔弱如柳,卻站得像她手中的長槍一樣筆直,仿佛無所畏懼。槍頭只輕輕一刺一撥,就將一個又一個虎背熊腰的硬漢橫掃下臺。

    真正是四兩撥千斤,完美地詮釋著以弱勝強這個詞語。

    當軍營里再無人敢應戰,她抬手撥開額前的碎發,帶著點狡y%b小說團隊獨家付費整理黠地彎起眉眼。那粲然的笑容,像一縷破開烏云的陽光,倏而照亮他整個世界。

    自此再難相忘。

    齊煜只恨自己無能,沒法把她融入自己的骨血之中,用自己的性命來呵護她,故看到她形容憔悴地閉著眼睛,瘦骨嶙峋地躺在被褥中時,他眼中帶恨,想也不想地回身,狠狠一拳砸在齊瑄臉上。

    “你個狼心狗肺的畜生,她在宗人府里受盡折磨,也沒有把你供出來,竟只換來你如此對待?”

    臉頰火辣辣地痛,齊瑄扭頭“呸”出口血,同樣兇惡地揪住他的衣領,揚手回擊:“裝什么清高?你不也碰了她?”

    齊煜快讓他氣笑了:“你當人人皆如你這般臟心爛肺,不知廉恥?我只私下見過她兩次,一次在梨院,只為她診了脈,一次在宗人府,替她擦了眼淚。”

    “你,”齊瑄不敢置信,像是被什么東西燙著手,猛地松開他,連退兩步,才堪堪穩住身形:“當真?”

    若她從來只忠于他,那他施加在她身上的痛苦,那他給她帶來的災難,皆是源于虛妄?正如丁沐雨所說,是他從未信她?

    從頭到尾,錯的竟只有他嗎?

    重重悲戚涌上心頭,齊瑄仰起頭,驀地低低笑了起來。笑著笑著,兩行清淚滑過眼角,淹沒在黑發之中。

    “現在后悔,遲了,”齊煜冷冷瞥他一眼,聲音微顫:“她將一顆真心交付于你,是你不曾珍惜。齊瑄,你莫忘記,當初父皇震怒,欲降罪于她,是我先向父皇求情……我在金鑾殿外跪了一天一夜,你才出現。”

    他知道容月是因為感激才接近齊瑄,繼而喜歡上他。他不是不恨,但他只恨自己人微言輕,無法保護她,故黯然退讓。

    但跟齊瑄在一起,她連命都要丟了,他不能再退!

    “我把皇位讓你,你把她還給我罷!”

    說完,齊煜俯身,小心翼翼地把容月抱在懷中,然后邁開長腿,快步離開。

    齊瑄伸手欲攔,但皇帝派來的侍衛立刻密不透風地圍住了他。那充滿警惕地眼神里,正向他訴說著,不要妄動!

    朝兒抬眸瞥他一眼,似有猶豫,但很快就扭頭跟上齊煜。

    偌大的秦王府,像是突然間空了。

    齊瑄抬手,按住猶如被萬箭攢心的胸口,再度吐了口血,然后一陣天旋地轉,他在侍衛驚惶的眼神中,栽倒在地上。

    數日未眠,再加急怒攻心,令素來身體康健的他病倒了。太醫一個接一個地前來診治,可他還是日漸憔悴,半點兒沒有好轉。

    直到順王府中傳出消息,容月……薨逝。

    第19章 求求您了

    齊瑄幾乎是連滾帶爬地闖進順王府中。

    滿目白色。

    到處掛著招魂幡,所有仆從皆披麻戴孝,愁云慘淡,哭聲戚戚。

    齊煜站在流動的燭火中,眼睫濕潤,深惡痛絕地瞧著他:“你來做什么?”

    “為什么?她在秦王府時還好好的,”齊瑄渾身發涼,甚至不敢去看正中央那具華美的棺槨,只揪住齊煜滿臉暴戾地質問:“這才過去幾天,她怎么會死?是不是你害了她?”

    “好好的?”齊煜紅著眼眶,不無嘲諷地將他推開:“齊瑄,你是不是太蠢了些?是哪個庸醫說她好?武功被廢,罹患寒疾,她沒有鐵打的身體,撐到現在……已經足夠痛苦。”

    寒疾?齊瑄渾身上下都不住地發抖,半晌彎唇笑了,只是眼睛很沉,并無笑意:“我不信,她那么厲害的一個人,連驃騎將軍都敗在她手下,怎么可能會生病?齊煜,你是不是怕我搶走她,所以設這么個局,讓她詐死?”

    話是這么說,可容月過于輕盈的身體,以及昏迷時枯槁的臉色,都在不斷地扎著他的心。

    齊煜幾乎咬碎銀牙:“你沒忘記,是誰提議廢掉她武功吧?”

    齊瑄當然沒忘,是他提議的:“這是我當時能想到的,保全她性命的最好辦法。”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哪怕容家功勞蓋世,只要容月犯了錯,就得付出代價……像齊煜那樣試圖用反復歌頌容家功績的方式來抵消罪責,只會令父皇更加憤怒,再跪上三天三夜都沒用!

    “是,你是保住了她的性命,可她的臟腑自此受損,不能勞累,不能受寒,不能受到半點兒損傷,”齊煜怒火中燒,恨不能將他千刀萬剮:“可你讓她在冰天雪地中凍了一整晚,接著又任由她被丁府責難,延誤治療,她焉能不垮?”

    齊煜死死地盯著他:“齊瑄,是你害死她!”

    “你放屁!”齊瑄像是被驚雷劈中,整個人都愣了愣,隨即像獵豹一般猛撲過去,用力扼住齊煜的脖頸:“分明是你沒照顧好她,是你害她丟了性命!”

    齊煜跟這快失去理智的瘋子沒什么好說,直接反擊,兩人像困在牢籠里的野獸,誓要將對方送到第十八層地獄,受盡磨難,永不超生!

    “夠了!”驀地傳來一聲厲喝,朝兒紅著眼睛將他們兩人分開:“讓小姐安安靜靜地走,行嗎?”

    兄弟倆依然憤憤,但到底各退了一步。

    “秦王殿下,”朝兒轉身看向齊瑄,未語淚先流:“您當清楚,小姐先前自戕,是不想再看見您……請您有點自知之明,往后再不要出現在小姐面前,行嗎?求求您了!”

    齊瑄懵了,眼神呆滯,像是沒聽懂朝兒的話。

    順王府的仆從走上前來,攙著他轉身向外走,他也沒有反應,直到朱紅色的大門緩緩在眼前合上,他才覺得痛徹心扉。

    是啊,他對容月做了很多過分的事情,她寧愿死,也不想再看見他。

    是他太混球,所以被她給拋棄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