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1章 把她獻給朕_明月天涯何所惜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1章 把她獻給朕

    第21章 把她獻給朕

    齊煜不想答應,但齊瑄剛剛的沉默,已經引起許多人的注目,這會兒他要是敢拒絕,怕是再走不出這道宮門了。

    無奈之下,他被迫點頭:“好。”

    齊瑄滿意了,暫且放過他們,但視線,總有意無意地往下掃過去。

    于是就發現,齊煜非常照顧身邊的姑娘,端茶倒水、剝蝦夾菜,可謂殷勤備至,恨不能把她捧在手心里呵護。

    可見是真的動了心。

    冷冷勾起唇角,齊瑄重重擱下手中酒盞,提前結束宴會,并命人在御花園中準備一席家宴,又裝模作樣地將宮中其他未成年的皇子公主們都邀請了過來。

    齊煜攜著容月過來,見狀不由松了口氣,看來不是鴻門宴。再看向齊瑄時,眼神柔和了些:“陛下,近來可好?”

    這不過是句寒暄的話,但齊瑄不走尋常路:“朕不好,五年來一直吃不下睡不著,倒是三哥,過得很是愜意吧?”

    說話的時候,他的眼神一直放在站在一株盛放的紅梅下,正邊揪著花朵,邊可憐巴巴地瞧著齊煜的容月。

    看著他譏諷的神情,齊煜的眼神不易察覺地閃爍起來:“陛下,人總要往前走,不能一直活在過去。”

    齊瑄收回視線,冷漠地看著眼前這個因常年征戰而變得氣勢凜然的男人:“所以容月于你,不過是被強加的負擔而已,死就死了,是嗎?”

    齊煜的臉色慢慢變沉,眼底亦聚起烏云,像是動怒,但又礙于君臣關系,強自隱忍著:“陛下想說的若只有這些話,那恕臣弟先行告辭。”

    聲落,他便轉身要走,卻聽得齊瑄壓低聲音,道:“三哥,過來陪朕喝會兒酒吧!這偌大的江山,除你之外,再無人能陪朕說說心里話了。”

    齊煜腳步稍頓,想了想,還是回身坐下。

    齊瑄親手斟了兩杯酒,遞過一杯給他,見他一飲而盡,自己也喝光杯中酒:“五年了,朕沒一刻忘記過她,這心里是又甜又痛,食不甘味、夜不成寐……朕倒想問問,你是如何忘記她?”

    擁有時不珍惜,活該在失去后痛苦……齊煜極力控制著表情,才沒讓自己嘲諷他:“陛下是一國之君,想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不管是漂亮的、溫柔的、還是善解人意的,等后宮充盈,你就會忘了。”

    “呵,”齊瑄冷笑,神情涼薄如刀:“是那群老頑固說服你來讓朕擴充后宮?”

    齊煜沒有否認:“大人們的擔憂不無道理,唯有早日開枝散葉,才能令江山更加穩固。”

    這些年齊瑄以忙碌為由,不曾立后,也不曾選妃,整個后宮空空蕩蕩,沒有半點兒它本該有的顏色,實在是令人心慌慌。

    齊瑄放下酒盞,惡劣地勾起唇角,不懷好意的眼神,令齊煜的頭皮直發麻。他心里“咯噔”一聲,暗覺不妙,但還是沒能阻止齊瑄的話語。

    “朕瞧不上外邊那些庸脂俗粉,倒是三哥帶來的這個姑娘,嫵媚纖弱,好似閑花照水,頗合朕的心意……三哥不如,把她獻給朕?”

    第22章 你會后悔

    齊煜臉色大變。

    見齊瑄始終似笑非笑地等待著回答,他攥緊手心,繃著臉冷聲道:“陛下,臣弟還沒來得及向你介紹,她是臣弟的未婚妻,待返回邊疆后我們就會完婚……您英明睿智,乃曠世明君,定然會被后世競相傳頌,想必不會希望自己的人生中存在污點吧?”

    覬覦嫂嫂、奪人妻室,向來是為人所不齒的腌臜事,哪怕齊瑄貴為皇帝,也得受人詬病,更別說那些清吏老臣若是得知消息,只怕得日日到金鑾殿以死相諫,他這不是在膈應他,而是自尋煩擾!

    “朕活在當下,為何要在意后人的看法?何況你們尚未成婚,各自自由,此事又怎會變成朕的污點?還是三哥擔心朕薄待她?放心,朕可以封她做皇后,讓她終身享受榮華富貴,如何?”

    齊煜的背脊挺得筆直,可細看下竟在顫抖:“若我拒絕呢?”他已是怒極,故連謙稱都舍棄了。

    “你說的不作數,朕要親自問她。”齊瑄揚起一臉笑容,看向齊煜身后。

    齊煜急急轉身,見容月被內侍抓著,被迫往這邊行來,頓時厲喝:“放開她!”邊急急過去,把嚇得抖如篩糠的容月抱在懷中。

    “煜哥哥,我很害怕,”容月拼命地往他懷里鉆,像是恨不能鉆入他的身體里,讓他的血肉包裹住她:“我不喜歡這里,我們走吧!”

    怯生生的聲音,像雨中的小花朵兒,柔嫩得讓人想掐上一把。

    齊瑄眼神微變,愣愣地看著她,慢慢揚唇笑了:“除了容貌與性情,其他的地方都很像她……三哥,原來你不是移情別戀,而是找了個替身?”

    “如果你喚我歸京的目的,是要羞辱我,”齊煜沉著臉,一字一頓:“那么你已經達到目的,我有些不舒服,先告辭了。”

    “走?”齊瑄的聲音看似懶洋洋,細辨卻藏著兇狠:“你以為,你還走得了嗎?”

    “什么意思?”齊煜頓足,回身,卻忽覺眼前一陣發黑,手腳的力氣像是突然被抽光了般,他踉蹌著栽向地面。

    “煜哥哥?”容月手忙腳亂地想扶住他,但她力量微薄,反而跟著他一起摔倒在地。

    好在齊煜及時翻身,墊在她的身下,她沒有受傷,齊煜卻有些神智不清,只強撐著清醒,不敢置信地看向齊瑄面前的酒盞,“你給我下了毒?”

    齊瑄搖頭,笑容里泛著狠:“只是一點迷藥加化功散罷了。”

    感覺自己的意識開始渙散,齊煜緊緊地抓住容月的手,暗恨自己太過大意,無法護她周全,只能咬牙對齊瑄道:“不要傷害她,否則你一定會后悔!”

    “后悔?”齊瑄站起身,滿臉冰霜,凍人三尺:“我這輩子,只后悔兩件事情,一是任她嫁給你,一是讓你帶走她……三哥,這個世上已經沒有她的親人,若我們再忘記她,那她就真的消失了。所以,你也好,我也罷,這輩子只惦記著她就夠了,不需要其他人!”

    齊煜蠕動著嘴唇,想要再說些什么,但濃重的黑暗來襲,徹底將他吞沒。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