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2章 你會后悔_明月天涯何所惜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2章 你會后悔

    第22章 你會后悔

    齊煜臉色大變。

    見齊瑄始終似笑非笑地等待著回答,他攥緊手心,繃著臉冷聲道:“陛下,臣弟還沒來得及向你介紹,她是臣弟的未婚妻,待返回邊疆后我們就會完婚……您英明睿智,乃曠世明君,定然會被后世競相傳頌,想必不會希望自己的人生中存在污點吧?”

    覬覦嫂嫂、奪人妻室,向來是為人所不齒的腌臜事,哪怕齊瑄貴為皇帝,也得受人詬病,更別說那些清吏老臣若是得知消息,只怕得日日到金鑾殿以死相諫,他這不是在膈應他,而是自尋煩擾!

    “朕活在當下,為何要在意后人的看法?何況你們尚未成婚,各自自由,此事又怎會變成朕的污點?還是三哥擔心朕薄待她?放心,朕可以封她做皇后,讓她終身享受榮華富貴,如何?”

    齊煜的背脊挺得筆直,可細看下竟在顫抖:“若我拒絕呢?”他已是怒極,故連謙稱都舍棄了。

    “你說的不作數,朕要親自問她。”齊瑄揚起一臉笑容,看向齊煜身后。

    齊煜急急轉身,見容月被內侍抓著,被迫往這邊行來,頓時厲喝:“放開她!”邊急急過去,把嚇得抖如篩糠的容月抱在懷中。

    “煜哥哥,我很害怕,”容月拼命地往他懷里鉆,像是恨不能鉆入他的身體里,讓他的血肉包裹住她:“我不喜歡這里,我們走吧!”

    怯生生的聲音,像雨中的小花朵兒,柔嫩得讓人想掐上一把。

    齊瑄眼神微變,愣愣地看著她,慢慢揚唇笑了:“除了容貌與性情,其他的地方都很像她……三哥,原來你不是移情別戀,而是找了個替身?”

    “如果你喚我歸京的目的,是要羞辱我,”齊煜沉著臉,一字一頓:“那么你已經達到目的,我有些不舒服,先告辭了。”

    “走?”齊瑄的聲音看似懶洋洋,細辨卻藏著兇狠:“你以為,你還走得了嗎?”

    “什么意思?”齊煜頓足,回身,卻忽覺眼前一陣發黑,手腳的力氣像是突然被抽光了般,他踉蹌著栽向地面。

    “煜哥哥?”容月手忙腳亂地想扶住他,但她力量微薄,反而跟著他一起摔倒在地。

    好在齊煜及時翻身,墊在她的身下,她沒有受傷,齊煜卻有些神智不清,只強撐著清醒,不敢置信地看向齊瑄面前的酒盞,“你給我下了毒?”

    齊瑄搖頭,笑容里泛著狠:“只是一點迷藥加化功散罷了。”

    感覺自己的意識開始渙散,齊煜緊緊地抓住容月的手,暗恨自己太過大意,無法護她周全,只能咬牙對齊瑄道:“不要傷害她,否則你一定會后悔!”

    “后悔?”齊瑄站起身,滿臉冰霜,凍人三尺:“我這輩子,只后悔兩件事情,一是任她嫁給你,一是讓你帶走她……三哥,這個世上已經沒有她的親人,若我們再忘記她,那她就真的消失了。所以,你也好,我也罷,這輩子只惦記著她就夠了,不需要其他人!”

    齊煜蠕動著嘴唇,想要再說些什么,但濃重的黑暗來襲,徹底將他吞沒。

    第23章 不要碰我

    見齊煜昏迷,齊瑄揮揮手,命侍衛將他拉走。

    侍衛們立刻照做,可容月趴在齊煜身上,像八爪魚般,毫無形象地摟著他。

    齊瑄滿臉不耐,上前一步,拎著她的衣領,把她提溜到一邊。

    “煜哥哥,”看著侍衛們把齊煜帶走,容月拼命地掙扎起來,眼淚“嘩嘩”地往下流:“不要,我不要跟煜哥哥分開。”

    “你叫什么名字?”齊瑄皺著眉問道。

    他的聲音,嚇得容月直哆嗦,她縮起腦袋,不理他。

    齊瑄加重語氣:“朕問你名字!”

    容月又抖了一下,仿佛他是洪水猛獸,她只想逃離,偏偏又掙脫不得,只能戰戰兢兢地回:“容月。”

    齊瑄眼神加深,刀削過的側臉像薄刃般鋒芒畢露:“你不配用這個名字,從現在開始,你改名叫……。”

    看著不遠處的梨樹,齊瑄有一瞬的恍惚,但很快在她的抵抗中回神,可當他的視線落在她臉上,他猛然收聲。

    她的臉,在淚水的沖刷下變得浮腫,甚至微微鼓脹起來,像變了形的人偶。

    正常人的臉,怎么可能會遇水發脹?除非……腦海中掠過一個念頭,齊瑄的心跳倏而失常,他顫抖著伸出手,在她臉上輕摸了一下。

    指尖一片黏膩,并不是人的肌膚應有的滑嫩。

    “不要碰我!”容月抬手捂住自己的臉。

    “你,”齊瑄喉嚨發緊,回想起齊煜的種種異常行為,他眼底亮起一簇火焰:“你戴著人皮面具?”

    容月趁他走神,立刻要逃,可齊瑄伸手就抓住她,并輕松鉗制住她的手腕。不過,他的動作比起剛才來說,已溫柔許多。

    他近乎虔誠地,指尖顫栗著,在她的下顎處摸索,然后抬手一揭。

    一張薄如蟬翼的面具脫落,露出下面那張,令他朝思暮想、茶飯不思的臉。

    “月兒,”齊瑄怔怔地看她,眼眶頓紅,他張開手臂,狠狠將她擁入懷中。“這是我的幻覺嗎?我好想你,你留下來,不要走,不要再離開我,好嗎?”

    在容月面前,他舍棄專稱,只因他不再是什么帝王,他只是齊瑄,一個深愛著她的男人。

    “放開,你弄疼我了。”容月奮力地想推開他,可他像一座巍峨的高山般,分毫不動。她氣得眼睛通紅,憤憤張嘴,咬在他的肩膀上。

    誰料他的身體像鐵一般堅硬,她又疼又委屈,嗚嗚地哭了。盡管知道齊煜被暗算,可她嘴里依然不住地呢喃著“煜哥哥”,盼著他來救她。

    細微的疼痛傳入腦海,齊瑄身體一僵。會疼,代表著這一切不是虛幻,容月是真的被他抱在懷中,她還活著,身體又軟又暖。

    難以言喻的欣喜感伴隨著悸動在身體中流轉著,齊瑄難以自持,捧起容月的臉,深情地擦去她眼角的淚水。

    “我不要你,我要煜哥哥。”容月憤憤地別開臉。

    齊瑄的心一痛,嫉妒如潮水,緊緊地將他纏繞:“不準再提起他。”說著,他俯身,強勢霸道地堵住她的紅唇。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