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4章 交換_明月天涯何所惜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4章 交換

    第34章 交換

    歸鶴的話里帶著顯而易見的蔑視,容月微微冷臉:“我的模樣與你無關,請你出去。”

    “不要這么冷淡嘛,”歸鶴厚著臉皮,故作天真地問道:“其實我是想問問你,皇帝跟順王,你要選擇誰?還是,想兩個都要?”

    容月繃緊身體,臉色頓白。

    失去記憶,她一直過得很混亂,完全沒有考慮過齊瑄跟齊煜圍在自己身邊的理由,驟然被歸鶴點醒,她才覺得難堪,以及不知所措。

    他們,竟然都喜歡著她嗎?

    “不要太貪心,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哦,”歸鶴渾然無視她難看至極的臉色,“吃吃”地笑起來:“我聽說你在失憶之前,終日追在陛下的身后,可見你喜歡的人是他,要不你把順王讓給我?”

    容月咬牙,一字一字地往外擠:“順王不是我的。”

    “哈哈哈,”歸鶴瞪大眼睛,像是聽到什么笑話般,忽地捧腹大笑:“不是吧?難道沒人告訴過你,你早已嫁給齊煜,現在的身份是順王妃?難怪你住在挽芳殿呢,齊煜怎么會這樣大度,竟然主動往自己的腦袋上戴綠帽!”

    歸鶴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容月卻像被驚雷劈中,整個人都愣住了。

    她是齊煜的王妃?

    見歸鶴越笑越夸張,容月自問不能被她牽著鼻子走,于是強行穩住心神,冷冷質問道:“我的身份,跟你來找我有什么關系?”

    歸鶴翹起嘴角,轉身從桌上端過一杯溫茶,遞到她面前:“我將要與你共侍一夫,自然得先拜見你,姐姐,請喝茶。”

    “你喜歡順王?”容月說不出自己心里是個什么滋味,好似百味陳雜,又好似什么感覺都沒有:“他已同意讓你過門?”

    “暫時沒有。”

    容月便把她的手拂開:“那這茶,你且留著自己喝。”

    歸鶴倒也沒生氣,而是笑吟吟地問道:“姐姐,你可還記得容巍?”

    容月猛地抬眸看她。

    “看來是記得,”歸鶴臉上的笑容愈發燦爛:“十年前,容巍戰死北塞,尸身至今沒被尋回……你可知道這是為什么?”

    “為什么?”事關兄長,容月再警惕,也只能順著她的意,跳入深坑。

    “因為,容巍在我的手里,”見她瞬間呆滯,歸鶴愈發張狂:“你猜,他現在是活著,還是已經死了?”

    既然距離容巍出事已有十年之久,若是死了,尸體早該腐朽成白骨,歸鶴這般篤定,莫非容巍還活著?

    還是說,歸鶴只是假借容巍下落不明的事情,在挑唆利用她對付齊煜?

    不管答案是哪個,她都不能不顧容巍……容月深吸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抽絲剝繭,抓住重點:“郡主,明人不說暗話,你既然已拋出籌碼,便該告知我你的目的。還有,我要見一見哥哥。”

    歸鶴有備而來,自然知她會有疑慮,于是從懷中拿出塊素色手絹,遞給她:“你還記得這塊手帕嗎?”

    容月接過手絹,慢慢展開。手絹四周的針腳并不平整,右下角歪歪扭扭地縫著兩個字:平安。

    她眼眶微熱,眼前又浮現出一些零散的記憶。

    那是年幼時的自己,坐在橘黃色的燈燭下,一針一線,笨拙地捏著針,每戳一下就念一句凱旋……容月壓住眼淚,抬起眼睛:“你想讓我做什么?”

    第35章 誅心

    “很簡單,”歸鶴壓著聲音,湊到她耳邊:“你退位讓賢,并親自去說服齊煜,讓他娶我。”

    容月猛地顫了顫,偏眸,恰好看到歸鶴眼中的狠毒,于是什么都明白了。

    歸鶴壓根就不喜歡齊煜,她只是想報仇,又苦于自身實力不夠,沒辦法光明正大地殺害齊煜,于是讓她親口去請求齊煜迎娶其他女人。

    所謂殺人誅心,莫過于此。

    “若我拒絕呢?”容月問道。

    她是想救容巍不假,但不能為此賠上齊煜的一生。

    “那你便等著給容巍收尸吧!”歸鶴站起身,居高臨下地瞥她一眼:“我給你一晚上的時間考慮,明晨給我答復。”

    說完想說的話,她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

    容月抱緊膝蓋,皺著眉頭坐在床沿,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選擇。當然,她其實可以選擇向齊瑄、齊煜求助,但歸鶴這么肆無忌憚,不可能毫無防備,萬一逼得她狗急跳墻,反害了容巍,豈不是功虧一簣?

    她埋頭糾結,故沒有發現,寢殿里有個宮人悄悄地退了出去。

    宮人沿著宮墻,往前走了一小段距離,進入隔壁的宮殿。

    齊瑄剛剛跟兵部尚書議完事,正困倦地揉著眉心,看到宮人進來,他放下手,淡聲問道:“什么事?”

    宮人便把自己剛剛聽到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轉述了一遍。

    “呵,她倒真是不知死活!”齊瑄冷下眉眼,神情兇狠,隱約含著怒火:“去查查她的生平!”

    虧他還想利用歸鶴來挑唆容月跟齊煜的關系,可誰知她完全沒有腦子,竟敢威脅容月?誰給她的膽子?

    宮人領命,很快就送來一卷帛書,上面記錄著歸鶴的所有秘密。

    齊瑄冷冷翻看一番,唇角微揚,笑得滲人,而修長的手指指向帛書上某個名字:“去把這個人抓過來,關入地牢。”

    他一聲令下,自然有人照做,于是次日清早,歸鶴沒去尋找容月,而是直接闖到齊瑄面前。

    歸鶴滿臉怒火,瞪向他的眼神似乎快要燒起來:“陛下,請把我的侍衛還給我!”

    歸鶴這次前來京都,帶的人不算多,但她自小愛慕,且已互通心意的戀人就在其中。而昨晚,齊瑄抓走了他。

    “拿容巍來換。”齊瑄好整以暇地看著她,甚至悠哉悠哉地品了口茶。只是眼神很沉,像在暗夜里潛伏著的兇獸,令人毛骨悚然。

    “你要插手這件事情?”歸鶴哆嗦一下,莫名有些害怕,但還是不敢置信地問道:“為什么?我在幫你啊!你喜歡容月,討厭順王,我幫你分開他們,你應該感激我啊!”

    “如果你選擇跟齊煜交易,讓他為救容巍而放棄月兒,朕的確會感激你,”齊瑄站起身,眼神逐漸凌厲,眉目間隱含殺伐之意:“但你選錯了人,做錯了事,朕絕不會輕饒你,明白嗎?”

    歸鶴嘴唇顫抖著,像是想笑,又像是要哭,神情瞧著有些扭曲。

    她選擇容月,是因為這樣做,既能打擊齊煜,讓他徹底失去斗志,又能報復容月,讓她從此羞愧自責,還能膈應齊瑄,讓他永遠都得不到完整的愛……如此一箭三雕的好事,她為什么要放棄?

    齊瑄怎會看不出她心思,頓時冷笑:“下次在給別人下套之前,記得153709先估量估量自己有沒有這個本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