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章 誅心_明月天涯何所惜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章 誅心

    第35章 誅心

    “很簡單,”歸鶴壓著聲音,湊到她耳邊:“你退位讓賢,并親自去說服齊煜,讓他娶我。”

    容月猛地顫了顫,偏眸,恰好看到歸鶴眼中的狠毒,于是什么都明白了。

    歸鶴壓根就不喜歡齊煜,她只是想報仇,又苦于自身實力不夠,沒辦法光明正大地殺害齊煜,于是讓她親口去請求齊煜迎娶其他女人。

    所謂殺人誅心,莫過于此。

    “若我拒絕呢?”容月問道。

    她是想救容巍不假,但不能為此賠上齊煜的一生。

    “那你便等著給容巍收尸吧!”歸鶴站起身,居高臨下地瞥她一眼:“我給你一晚上的時間考慮,明晨給我答復。”

    說完想說的話,她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

    容月抱緊膝蓋,皺著眉頭坐在床沿,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選擇。當然,她其實可以選擇向齊瑄、齊煜求助,但歸鶴這么肆無忌憚,不可能毫無防備,萬一逼得她狗急跳墻,反害了容巍,豈不是功虧一簣?

    她埋頭糾結,故沒有發現,寢殿里有個宮人悄悄地退了出去。

    宮人沿著宮墻,往前走了一小段距離,進入隔壁的宮殿。

    齊瑄剛剛跟兵部尚書議完事,正困倦地揉著眉心,看到宮人進來,他放下手,淡聲問道:“什么事?”

    宮人便把自己剛剛聽到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轉述了一遍。

    “呵,她倒真是不知死活!”齊瑄冷下眉眼,神情兇狠,隱約含著怒火:“去查查她的生平!”

    虧他還想利用歸鶴來挑唆容月跟齊煜的關系,可誰知她完全沒有腦子,竟敢威脅容月?誰給她的膽子?

    宮人領命,很快就送來一卷帛書,上面記錄著歸鶴的所有秘密。

    齊瑄冷冷翻看一番,唇角微揚,笑得滲人,而修長的手指指向帛書上某個名字:“去把這個人抓過來,關入地牢。”

    他一聲令下,自然有人照做,于是次日清早,歸鶴沒去尋找容月,而是直接闖到齊瑄面前。

    歸鶴滿臉怒火,瞪向他的眼神似乎快要燒起來:“陛下,請把我的侍衛還給我!”

    歸鶴這次前來京都,帶的人不算多,但她自小愛慕,且已互通心意的戀人就在其中。而昨晚,齊瑄抓走了他。

    “拿容巍來換。”齊瑄好整以暇地看著她,甚至悠哉悠哉地品了口茶。只是眼神很沉,像在暗夜里潛伏著的兇獸,令人毛骨悚然。

    “你要插手這件事情?”歸鶴哆嗦一下,莫名有些害怕,但還是不敢置信地問道:“為什么?我在幫你啊!你喜歡容月,討厭順王,我幫你分開他們,你應該感激我啊!”

    “如果你選擇跟齊煜交易,讓他為救容巍而放棄月兒,朕的確會感激你,”齊瑄站起身,眼神逐漸凌厲,眉目間隱含殺伐之意:“但你選錯了人,做錯了事,朕絕不會輕饒你,明白嗎?”

    歸鶴嘴唇顫抖著,像是想笑,又像是要哭,神情瞧著有些扭曲。

    她選擇容月,是因為這樣做,既能打擊齊煜,讓他徹底失去斗志,又能報復容月,讓她從此羞愧自責,還能膈應齊瑄,讓他永遠都得不到完整的愛……如此一箭三雕的好事,她為什么要放棄?

    齊瑄怎會看不出她心思,頓時冷笑:“下次在給別人下套之前,記得153709先估量估量自己有沒有這個本事!”

    第36章 救人

    歸鶴眼底掠過憤恨,但很快就消失無蹤。她強迫自己露出一抹討好的笑容,軟聲道:“陛下,其實我們沒必要鬧得這么僵硬,你完全可以把我當成自己的武器來使……從現在開始,我聽你指揮,幫你趕走礙事的順王,讓你與容姑娘重歸于好,行嗎?”

    “我們的事情,容得你來插手?”齊瑄輕挑眉梢,聲音高傲而蔑然:“交出容巍,我饒你不死。”

    歸鶴的表情愈發扭曲,眼神也越來越瘋狂,像是在考慮著能不能跟他拼個魚死網破。

    齊瑄陰惻惻地看著她,眼底藏著雷霆之色:“當然,你若不愿,我不介意立刻為你尋一門婚事,順便讓你的心上人,站在旁邊好好欣賞你跟別的男人洞房!”

    眼前這個男人的雷霆手段,歸鶴早已在北塞滅國時就領教過,他說到做到,斷無虛假……可容巍是北塞籌謀多年的計劃,也是他們最后的反撲手段,她焉能為一己之私而放棄?

    “你也可以殺掉容巍來反抗朕,反正這么多年過去,所有人都已當他故去……只是,如果你敢這么做,就要做好整個北塞都為之陪葬的準備!我從來不是什么善心人,唯一在意的人只有容月,你若傷她,我必百倍奉還!”

    殺氣撲面而來,歸鶴一時腿軟,頓時跌坐在地上。

    是她太貪心了,沒想到容月是壓根碰不得的人物,以至于她不過是稍微行差踏錯,籌謀多年的計劃就徹底落了空。

    而現在后悔,也已經來不及了。

    可見北塞滅在這個人手上,并不算冤。

    “好,我把容巍交給你。”

    “他在哪兒?”想到自己救回容巍,就又能讓容月欠自己一條命,齊瑄心情大好,眼神都緩和了:“我親自去接他。”

    歸鶴生怕激怒他,哪里敢拒絕?立刻轉身帶路。

    容巍被藏在宮外的風月場里,齊瑄帶著若干威風凜凜的侍衛,在外面一字排開時,幾乎像是要拆了這座花樓,嚇得老鴇跪在地上就開始求饒。

    齊瑄懶得理她,揮揮手讓人把她拖下去,這才得以清凈。

    見歸鶴閃身進入里邊,齊瑄往前走了一步,立刻被沖鼻而來的脂粉香氣薰得直皺眉頭。他正欲解下腰間的香包堵住鼻子,卻看見齊煜緩步從里邊走出來。

    “你,”齊瑄剛開了個頭,在發現他身后還背著個手腳細長,瞧不見容貌的男人,絕對不是過來尋花問柳時,臉色頓時一凜:“你怎么會在這里?”

    “來救人。”齊煜言簡意賅。

    齊瑄默默看他,又看看那個男人:“他是容巍?”

    “是,”背上的男人雖然身形頎長,但形銷骨立,幾乎沒什么重量,故齊煜并不覺疲累,還能停在齊瑄面前,跟他說著前因后果:“昨晚歸鶴說的話,我也聽到了,便讓人查了她在入京后的所有行蹤,然后一路摸索到這個地方。”

    這整個過程聽起來不過就幾句話,但襯著齊煜疲憊的神色以及眸底染著的青黑,便知道他定然是一夜未眠,才能恰好搶在齊瑄前頭救出容巍……齊瑄心中悵然,滿心不甘,只能暗恨。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