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8章 關系_明月天涯何所惜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8章 關系

    第38章 關系

    這話驟然聽來,像是齊煜貪戀美色,追著歸鶴跑掉了。可齊瑄說的是實話,只是簡化了語言,沒有講述出全部真相。

    那時,趁著他們全部站在花樓外面,歸鶴便悄悄從后門逃了。

    等齊煜替不省人事的容巍診脈,發現他身上中了奇毒,必須找歸鶴索要解藥時,這才發現她不見了。

    齊煜征戰多年,擅長追蹤,立刻就帶人去抓她了。

    齊瑄倒也沒有想搶奪齊煜的功勞,只是不想讓容月向容巍承認自己是順王妃,故小小的離間了一下……等到齊煜帶著解藥歸來,這個誤會自然就能解除。

    而容月如他所愿,臉上的神色轉瞬間變得晦暗。

    她自認不是圣人,既然歸鶴膽敢囚禁容巍足足十年之久,還妄圖利用容巍來威脅對付他們,便是她的仇人,若有機會,她必將向歸鶴討回這筆血債。

    如果,齊煜當真與歸鶴牽扯不清,她會連齊煜一起給算計進去。

    任心中惱恨,容月面上只輕輕斂眸,對容巍說道:“哥,發生了一些事情,我失憶了,不記得自己有無成婚。”

    容巍詫然,立刻追問緣由,可容月的記憶像一團迷霧,時而清晰時而混沌,壓根就理不清,又如何回答他呢?于是她淺笑著搖頭:“可能是病了一場,沒事,你不用擔心,已經快好了。”

    見她不想多說,容巍也不再詢問,轉眸看向齊瑄:“是你救了我嗎?”

    齊瑄點點頭,再次摳起字眼:“是我們救了你。”他可沒有獨攬功勞!

    “謝謝,我欠你一條命,今后任憑吩咐。”容巍勉強坐起身,向他揖了一禮:“只是,不知你與舍妹,是什么關系?”

    齊瑄側臉,不無深情地看向容月,眼神驀地柔和。

    容巍是過來人,見狀還有什么不明白?頓時又高興又擔憂,高興的是他知道齊瑄已是皇帝,只是齊瑄沒表明身份,他便也沒有點破,擔憂的是后宮有佳麗三千,自己這傻妹妹不知道能不能適應?

    容月完全沒留意他們倆的互動與接下來對話,只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她在聽到容巍說欠一條命時,又憶起了過往。

    那是滴水成冰的冬天,她裹著氅衣,站在一株紅梅樹下,仰頭對面前滿臉憤怒地齊瑄說道:“她的死,我確實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算我欠你兩條命……你若想替她報仇,便盡管來吧,我沒有怨言。”

    聲落,她揚起脖頸,擺出一幅任君宰割的模樣。

    齊瑄神情兇惡,向著她伸出手,而她滿心悲痛,閉上眼睛等待死亡來臨,卻覺他雙手下移,攬住自己的腰身,然后粗暴地堵住她的唇。

    “小月兒,你在發什么呆呢?”容巍的聲音,喚回容月的神智,她慌張抬眼,卻恰好對上齊瑄關切的眼神。

    紅暈從耳根散開,一點一點地爬上她的臉頰,容月猛地站起身:“哥,我突然想起來自己還有點兒事情要做,等會兒再來看你啊!”

    這一副小女兒情態的模樣,容巍只能嘆一句女大不中留:“依你所言,既然男未婚女未嫁,你們又彼此有意,何不盡快締結秦晉之好?”

    第39章 脅迫

    齊瑄快高興瘋了。

    求了很多年的心愿,就這樣毫無預兆地砸在自己腦袋上,他幾乎是控制不住地揚起嘴角,甚至當場改口:“哥哥說的極是,我早有此意,只是月兒比較害羞,我便一直沒向她提起。”他高興得連自稱都舍棄了。

    見他喜形于色,笑得像個討到糖果的孩童,容巍即便有諸多感慨與不舍,也只能慶幸沒把妹妹錯付:“小月兒年紀不小,從前是沒有長輩,如今我已回來,自然要替她做主。”

    “那就有勞哥哥。我會盡快通知母后過來跟您商議婚期。”

    容巍笑著點頭,卻又忍不住問他:“這么急切?”

    齊瑄臉上的笑意一點點收起,他側著臉,聲音沉重:“我從前做錯過一些事,以至于錯過她,而此后的每一天每一刻,我都在不斷地后悔……我愿意付出一切來換取有她的未來,哥哥,謝謝你的成全!”

    容巍微微詫然,心里隱約意識到有哪兒不對勁,但還是被齊瑄的誠意感動,只叮囑他日后一定要善待及愛護容月。

    齊瑄滿口答應,離開容巍居住的寢殿,就前去尋找太后。

    聽他說明來意,太后氣得摁斷了精心修飾過的指甲,鉆心地痛傳來,她保養得宜的面容也跟著扭曲:“哀家看你是瘋了!你知不知道容月是誰?她是齊煜的妻子,是你的嫂嫂,你竟想封她為皇后?你不怕被人戳斷脊梁骨嗎?”

    齊瑄雖然不在意什么名聲,卻也不想讓容月受委屈,故早就想好萬全之策:“容家二小姐已于五年前因寒疾過世,現在的容月只是個普通人,我會為她安排個世家小姐的身份,再入主中宮。”

    “可她一個嫁過人的殘花敗柳,如何配做皇后?”

    “母后,朕雖敬您,但也愛她,”齊瑄冷了眼神,略帶脅迫地看向她:“她雖與齊煜成婚,卻從始至終都只有過朕一人,您若不想看到朕孤寡終身,就接受她,憐惜她,將她風風光光地迎過門。”

    太后豁然起身,手指不住顫抖,卻說不出其他的話來辯駁。

    畢竟是她的親生兒子,她看著他一點點長大,看著他脫離她的保護,變得無法掌控……這五年里,她抗爭過多少回,就失敗了多少回,早已明白她擁有的這一切,都是他愿意給的,若忤逆他,她將一無所有。

    他既然拿定主意要立容月為后,那么便誰都無法阻止……只是,既然他有所求,那么她總得討一些好處回來:“哀家可以去找容巍商談婚事,但你必須把沐雨交還給哀家。折磨她五年,你也該消氣了吧?”

    齊瑄揚眉,似是想了一會兒,才終于記起她說的人是誰,于是嘴角泛著的笑變得詭異:“丁沐雨?您太高看她了,便是朕已消氣,她也無福消受。早在您放棄丁家的那一天,她便自斷生路,吞金而亡,如今尸骨怕都變成灰了。”

    “她,死、死了?”太后身形踉蹌,滿臉灰敗地跌坐回軟墊中。

    “她是死了,可丁家尚有其他人活著呢,母后,替朕準備婚事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