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1章 退讓_明月天涯何所惜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1章 退讓

    第41章 退讓

    臣婦。

    這兩個字,宛如利箭,狠狠貫穿齊瑄的胸膛,他強忍顫栗,平蹲在她面前,癡癡地看著她:“月兒,我知道你現在記憶不全,我這樣的做法有些卑鄙,可是我已經錯過你一次,不想再錯過第二次……我愛你,從第一眼看見你,就徹底被你吸引。”

    “只是從前的我有些愚笨,一直沒能看清自己的心,這才因為一念之差,把你拱手讓人。這五年來,我無時無刻不在后悔,想著如果能重來一次,絕對不能再放開你的手。”

    齊瑄說著,忍不住執起容月的手,他的眸光變得溫柔,像是能暖化一切寒霜:“月兒,你的脈搏跳得很快,你現在也還喜歡我,對嗎?”

    容月抖了抖,下意識想掙回手來,但齊瑄稍稍加重力道,一副絕不放開的模樣,她不想激怒他,只能放棄。

    她不知道何為喜歡,只是在聽到齊瑄用低啞深情的聲音說愛她時,整個人抑制不住地顫抖,像是銘記多年的缺憾終于得以圓滿。

    好像,她確實曾一心期盼他回應她的情意?

    所以,她應該是喜歡他的吧?

    可,若他們兩情相悅,齊煜又在其中扮演著什么角色?他是那樣光風霽月的一個人,斷不可能做出橫奪兄弟所愛的事情,那她為什么會嫁給齊煜?

    腦海中的記憶再度混亂,可欠下的債、容巍的期許、過往的情意,不斷在她眼前浮現,讓她即便心存疑慮,不敢輕易答應齊瑄,可看著他亮閃閃的眼神,又無法狠下心拒絕。

    思慮半晌,她只能折中道:“能不能先暫停婚事,我想等齊煜回來,再問一問他。”

    如果齊煜當真如歸鶴所言那般也喜歡她,那么在恢復全部的記憶之前,她都不能跟齊瑄在一起……除非,齊煜真的對歸鶴有意,那么她只能成全。

    “好。”齊瑄垂下眼簾,黑鴉羽般的睫毛遮住晦澀不明的眼神。

    其實他向來走一步看十步,運籌帷幄,從未失手,唯獨這一次,他沒能掌控好局面……或者說,他壓根就沒想把事情扳回原定的軌道。

    婚期都已定好,他絕不可能再放開容月,那么便不能讓齊煜帶著解藥出現在容月面前,他必須得占得先機,逼迫齊煜主動退讓。

    于是他難得對容月耍了次心機,一邊制造出婚事暫停的假象,一邊把即將立后的消息給傳遞了出去。

    齊煜在三日后返回京都,并直接找到齊瑄,招呼也不打,直接揮舞起拳頭,重重砸向他面門……冰涼的寒風停在咫尺之遙,見齊瑄不躲,齊煜在最后關頭停住了手。

    “她是自愿的嗎?”半晌,齊煜才啞著聲音問道。

    齊瑄不退不避,眼神直白:“容巍回來,容家即將重現昔日榮光,誰能逼她?齊煜,你該放手了!”

    齊煜眼眶泛紅,臉色霎時蒼白,好一會兒才哽咽著,輕道:“好好,待她。”簡簡單單的四個字,卻像抽走他全身的力氣,他眼神愴然,身形踉蹌,狼狽地轉身。

    離開前,卻沒忘記丟過來一個瓷瓶:“解藥。”

    第42章 休書

    容月在聽說齊煜回宮的第一時間,就趕去之前的宮殿找他。

    剛進入殿內,她便發現,這里又恢復了原來的凄冷破舊,那些奢靡富麗的布置,已隨著她的離去徹底消失。

    她眨眨眼睛,似乎意識到什么,快步闖入齊煜的寢殿。

    齊煜正在收拾行李,聽到腳步聲也沒有抬頭,把所有顫抖都藏在止不住的動作里,直到確定自己已能控制住臉上的表情,他才直起身來,并探手從枕下摸出一封書信,遞過去。

    容月一眼就瞥見最右邊的兩個字:休書。

    順王齊煜,因常年駐守邊關,不知歸期,存亡難料。有妻容氏年少,情緣立此休書,任從改嫁,永無爭執……伏愿娘子千秋萬歲。

    眼淚毫無預兆地砸在了紙面上。

    容月捏著休書,胸口發悶,身體止不住地顫抖。

    齊煜眼里有痛色一掠而過,他伸出手,想替她擦去臉上的眼淚,伸至半途,又收回去,從懷中掏出一方淺藍色手絹,遞到她面前:“我們當年的婚事,實在是太委屈你,既沒有媒人賓客,也沒有三書六禮,我甚至都沒能留下來陪伴你……我對此一直心懷歉意,這些年是我對不起你,你不用介懷,更不必難過。”

    “皇后之尊,無可比擬,唯你配得起,我衷心祝福你們。”

    “往后若有需要,你依然可以來找我,我會全力幫你。即便我們不再是夫妻,也還是朋友,不要跟我生分了。”

    齊煜說得艱難,但臉上始終笑著,神情也一如既往的溫和,任誰來瞧,都看不出破綻。

    至少容月沒看出他有yb團隊半點兒難過,便以為這是他的真心話,也恍然明白自己在他心里可能并不怎么重要……明明三個人的舞臺,只余兩人攜手就是最好的結果,可她并沒有覺得輕松,甚至有種說不出來的難過。

    最終,她也沒接他的手絹,自己抬袖擦去眼淚,然后強裝輕松,笑問道:“那你會留下來參加婚宴嗎?”

    “你希望我留下來?”齊煜反問。

    “嗯,”容月不敢說自己不太希望他走,只輕輕詢問道:“我們不還是朋友嗎?”

    齊煜斂眸,沉默了許久,久到容月意識到他可能不太愿意,立刻就要放棄的時候,他才點頭答應:“好。”

    容月松了口氣。

    捏著休書愣了會兒,實在找不到其他話說,而齊煜也不再看她,尷尬半晌,她吶吶道:“那我走了。”

    “嗯。”

    簡簡單單的一個字,終于帶了點兒顫音,可容月只顧著狼狽逃離,故沒發現他含笑的眼眶中,帶著淚意。

    在這件事之后,婚期很快重新籌備,或者說,暗地里的準備就一直沒停止過。哪怕距離大婚還有數日,整個宮城已經到處貼滿雙喜字,人人臉上都帶著笑容,滿城喜慶。

    唯獨容月,越來越緊張,越來越懼怕……甚至到了想逃跑的地步。

    容巍一副過來人的模樣,安慰她這是每個人都必須要經歷的階段,而容家從來沒有逃兵,必須勇敢地克服一切恐懼。

    她便只能壓抑著情緒,等待大喜之日來臨。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