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5章 恢復_明月天涯何所惜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5章 恢復

    第45章 恢復

    容月被關押在一間狹小的牢房中。

    四周的光線很暗,不時傳來悉悉索索的響動,像是有什么小動物在跑來跑去,遠處還傳來凄厲的慘呼聲,十分滲人。

    她無暇他顧,抱著膝蓋,坐在只鋪著干草的石床上,默默梳理著腦海中的記憶。

    “齊瑄,我喜歡你,是想嫁給你的那種喜歡,你喜歡我嗎?愿意娶我為妻嗎?”

    “既然你懷疑我,那我也沒什么好辯解,她的死,我確實有不可推卸的責任,yb算我欠你兩條命。”

    “好,我如你所愿。”

    “齊瑄,求求你,放過我吧!”

    過往的記憶,她全部想起來了,被齊瑄逼至無路可退時的絕望,以及一躍而下時的釋然,也包括在邊疆時,齊煜以自身血肉熬藥,并細心照顧她的時光。

    呆愣良久,容月抬手,取出放在荷包里的鳳佩。

    這是齊瑄贈予她的定情之物,同時也代表著皇后的身份。

    她怔怔地盯著它,直到牢房外傳來“咕嚕咕嚕”的聲音。容巍來探望她了,并主動告知道:“陛下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但還沒有蘇醒,順王去追北塞余孽了,所以得委屈你繼續在這里住上幾天。”

    容月倒不覺得委屈,她看著門外消瘦的身影,眼眶里浮現出淚花。雖然已經哭過一次,但沒有記憶的她跟記得全部的她,感情是不一樣的。

    “你,”瞧著她泣不成聲的模樣,容巍敏銳地察覺到異樣,然后一語道破:“恢復記憶了?”

    容月含淚點頭,等情緒平復,她抹掉眼淚,輕問道:“哥,如果我想退婚,你會怨我嗎?”在糊涂時應下的婚事,怎能作數呢?更何況她彼時答應,本就是因為愧疚,現在知道自己不欠齊瑄,那么婚事自然該取消。

    容巍一怔,想問為什么,但見她情緒堅定,知道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追問緣由,便點點頭:“好,退吧,有任何問題哥哥都給你扛著。”

    容月用力地“嗯”了一聲。

    在牢房里住了兩天,齊瑄蘇醒過來,得知容月被關在地牢,立刻命人前來請她出去。

    容月沒有拿喬,梳洗一番,溫順地跟著宮人入宮,甚至在撞見太后時,還面色如常地施禮問安。

    太后冷哼一聲,看都不看她,直接離開。

    宮人滿臉憤懣,容月倒是沒什么感覺,直接進入面前的寢殿。因為傷全部在背部,齊瑄是背朝上,頗為別扭地躺在明黃色的被褥里。

    聽到腳步聲,他慢慢扭過頭來,看見她,彎眉一笑,神情卻有些遺憾……若他沒有受傷昏迷,此時他們便已是名正言順的夫妻了。

    容月多少能猜到他心思,便柔聲道:“你好好養傷,其他事情暫時都不要想。”見他嘴唇微干,她轉身端來一杯溫水,拿著瓷勺舀水,慢慢沾濕他的唇。

    “月兒,”齊瑄愣愣看她一會兒,隱隱覺得她有些疏離,瞧著自己的眼神也與前些時日不同,他有些慌,猛然握住她的手:“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容月的手一抖,勺子里的水便落了些在他頸間,她掏出手絹,慢慢替他擦去,卻沒有回答他。

    齊瑄急了,掙扎著要起來,卻牽扯到傷口,痛得他倒吸口涼氣,又倒回床褥間。

    “別亂動,萬一傷口崩裂,你又得遭罪,”容月急忙抬手壓住他,斂了斂眸,回道:“是,我已經記起過去。”

    齊瑄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

    第46章 大結局

    容月此時的神情太過安靜,像是無愛亦不恨,就仿佛齊瑄這個人,再也無法在她心里留下任何痕跡。

    “月兒,對不起,是過去的我太過愚蠢,不信你,錯怪你,還……欺負你,”齊瑄立刻道歉,眼神真摯,語氣誠懇,只恨不能把自己的心捧出來讓她瞧一瞧:“我知道錯了,我保證再不會強迫你做任何你不愿意的事情,你再給我個機會,好嗎?”

    容月本想等他身體好些再跟他談這些事情,但眼下既然已經被挑明,她也不想再給他無謂的希望,于是拿出鳳佩,輕輕放在他床畔。

    “月兒!不要!”齊瑄猛地瞪大眼睛,甚至不顧傷口,拿起玉佩就要塞回給她,但容月往后退了一步。

    “陛下,我曾經,是真的深愛過你,像飛蛾撲火一樣,哪怕身體被灼得遍體鱗傷,也從未后悔。朝兒曾勸我放棄,我告訴她,除非死過一次,再喝下忘川水,我才能忘記。”

    所以,她那時自戕,是因為放棄了他。

    為了放棄他,她也放棄了自己。

    齊瑄的眼睛驀地紅了。

    恍然明白,即便他們現在只隔著短短的距離,卻像是一道天塹,任他如何努力,也無法再跨越過去。

    可是,他等了那么多個日夜,怎么甘心呢?“月兒,你是不是還在恨我?不如你也戳我一劍好嗎?”

    說著,他便要起身去拿武器給她。

    容月很怕他身后的傷口崩裂,急忙阻攔他:“你別亂動,不要命了嗎?”

    斥責的語氣里,含著濃濃的關切,齊瑄眼睛一亮,心里生出幾分希望:“月兒,你還在意我,對嗎?你可以恨我,可以罰我,可以對我為所欲為,只要別跟我撇清關系就好,好嗎?”

    容月有些無奈,但最終也只平靜地看著他:“陛下,我們已經兩清了,我心里無怨亦無恨,不管您現在是如何看待我,我只將您視作君王……您的健康關系蒼生,關心您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欠他的,她已還清,而他欠她的,也在舍身救她時一筆勾銷,他們之間是真的兩清了。

    齊瑄只覺萬箭穿心,痛不堪言,嘴唇哆嗦好半晌,才啞聲問道:“所以,在我跟齊煜之間,你終是要選擇他,是嗎?”

    “陛下,我只是個凡人,會笑會哭會難過也會痛,您踩碎我的自尊,是他幫忙撿起來,您摧毀我的榮耀,是他幫忙修補,甚至連我滿目瘡痍的身體,也是他用自己的血肉填滿……。”

    齊瑄不想再聽下去,倉皇地打斷她的話:“你是不是要報恩?我幫你報答他,哪怕他要皇位,我都可以讓給他!”

    他真的太害怕失去她,怕到忘記齊煜早就已經放棄這個位置。

    “當年,我靠近您,也是因為感激,可是您覺得我后來喜歡上您,是因為報恩嗎?”容月還是笑著,眉目平和:“陛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