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章 爆出秘密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章 爆出秘密

    “什么事?你怎么突然這么嚴肅?”

    林語嫣看著她,猶豫了幾秒,說道:“其實何耀東在我上大學期間追過我,我沒答應。”

    樂悠悠笑的無所謂:“這件事我知道,結婚那天他跟我說過,那時我和你還不認識,你沒必要放在心里。”

    “但我想說的事情,不是這件事……”林語嫣蹙眉說道。

    她的表情,讓樂悠悠有絲緊張:“語嫣,你可別扎我心啊!別告訴我,你和何耀東有一腿,雙重背叛老娘可承受不起。”

    林語嫣搖頭,嘆氣道:“三個月前,我去出差,參加設計師研討會,晚上大家聚餐時喝了點,你知道我酒量不好,回到酒店時都快站不穩了……當時在電梯里碰到了何耀東,他剛好來談生意,就說要送我回房間,我沒多想就讓他送了。他把我送到臥室后,就……就想對我圖謀不軌,我當時嚇得想給你打電話,胡亂按錯鍵,卻錄了音。”

    說完,她拿出手機,打開了音頻。

    樂悠悠的臉色有絲泛青,但她沒說什么,選擇聽錄音。

    何耀東:“語嫣,今晚讓我遇見你,真是天意!成為我的女人吧……”

    林語嫣:“何耀東,你無恥!你放開我!”

    何耀東:“你真美……”

    林語嫣:“你再不放開,我就報警了!”

    何耀東:“給我吧……”

    林語嫣:“你給我滾!再不滾,我就把這件事告訴悠悠!”

    何耀東:“林語嫣,你裝什么清純!真他媽沒勁!”

    最后,音頻里傳來重重的摔門聲。

    此刻,林語嫣內心挺忐忑的,她緊張地盯著樂悠悠。

    瞞了三個月的事情,這次因為自己要離婚,不想再隱瞞下去。

    沉默的五分鐘里,樂悠悠不間斷的抽了兩支煙,林語嫣就這樣一言不發的陪著她。

    她真的很擔心,她和悠悠的友情會因為這段錄音而終結。

    當樂悠悠將煙蒂掐滅時,想好了決定:“行,這次我陪你!何耀東這個賤男人,老娘也忍夠了!這次竟然將主意打到你的身上,真是觸犯到了我的底線!語嫣,你回去準備一下,趁早跟蕭毅然離婚,等我把離婚協議交給法院后,我就搬出何家,以后我們一起住,你覺得這個提議如何?”

    她的話,讓林語嫣頓時眼睛酸澀,一把抱住了她:“悠悠,我剛才真是怕死了,怕你不要我了!”

    樂悠悠抱著她,手輕撫著她的背:“傻瓜,是何耀東這個畜生不要臉!我不會把罪過怪到你頭上,我們真是難姐難妹,連離婚都趕在一起了……”

    “悠悠,今晚我回去還要捉奸呢,你等我的好消息!我會盡快跟他離婚!”

    “行了,別哭了,蕭毅然這種賤人,讓他有多遠滾多遠!你知道的,我命好生下來就是富二代,所以離婚老娘也離得起,你搬出來后,我那三處房產你隨便挑一處,我住哪都行,以后我們就是失婚者聯盟了。”樂悠悠一副女王范兒。

    破涕為笑的林語嫣放開了她,隨意在桌上抽了張紙巾擦了擦眼淚:“我現在沒地方去,能去你那嗎?捉奸還得等到晚上……”

    “你開玩笑呢,以后我家就是你家,今晚老娘也不回老宅了,就去我那套復式公寓吧,晚上我們倆好好大吃一頓,聊通宵,罵死這兩個賤男人!”樂悠悠拉起林語嫣就走。

    “好,就這么辦!”

    有了樂悠悠這個鐵閨蜜,林語嫣內心暖暖的,其實離婚也不可怕。

    死守著一個不愛你的男人,才是最可悲的。

    ……

    下午四點,本市最繁榮金融商業區。

    在巍峨聳立冰冷的商業樓中,有一棟高入云端的最高大樓。

    冷氏集團是全亞洲最大的商業帝國。

    此刻,坐在頂層總裁辦公室的男人,手里正拿著一份資料。

    姓名:林語嫣

    年齡:25歲

    婚姻狀況:已婚。

    工作單位:東陵設計工作室。

    ……

    她居然結婚了?

    冷爵梟放下資料,望著窗外隱隱飄過的浮云若有所思。

    黑如墨的眼眸中染上一絲冷意。

    “穆天,你出去吧。”

    首席秘書穆天面無表情,他回道:“是,冷總,那我先出去了。”

    穆天剛打開總裁室的大門,就見一位高大帥氣的男人走進來。

    “謝謝。”

    穆天頷首:“不客氣,唐總。”

    總裁室的門被輕輕關上。

    唐文軒那雙桃花眼的黑眸中透著濃厚興趣,他隨意往真皮沙發一坐,手里轉著蘭博基尼的車鑰匙,調侃道:“我聽說有人昨晚在我的夜色會館搶單?把新來的前臺小妞都氣哭了……”

    冷爵梟將關于林語嫣的資料隨手放進抽屜,沒有看唐文軒,繼續之前的工作。

    冷總一言不發,受忽視的唐文軒站起身走到辦公桌前。

    “你真是變態工作狂!周六也不休息……老實交代,昨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那女人真給了你五百萬?”唐文軒左眼角下的那顆淚痣妖嬈多情,容貌陰柔俊美,氣質不凡。

    冷爵梟抬眸,看了他一眼:“恩,給了。”

    “我暈!她是誰啊?是哪家的豪門千金?”唐文軒一臉興奮,等著聽下文。

    “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你不會連對方是誰都沒搞清楚,就上了她吧?”

    “恩。”

    冷爵梟的惜字如金,真是急死了唐文軒:“我靠,這不像你的作風啊?冷總一年只挑幾個女人解決生理需求,哪一個不是精挑細選,這次怎么回事?”

    面對唐文軒的不斷追問,冷爵梟隨意的往椅背上一靠,語氣清冷:“昨晚我去夜色找你,你不在,剛好有個女人要找頭牌,昨晚我就帶她走了。故事講完了,唐總可以走了嗎?”

    “天哪……反常!太反常了!有她照片嗎?讓我看看她長什么樣,要知道當時前臺小妞先找的我,我嫌棄長得丑……現在想來,能夠入你的眼,想必是很不錯了。”

    “沒照片,你可以走了。”

    “……”

    唐文軒見冷爵梟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知道是套不出話來了,掃興離開:“沒勁!我去找慕白打牌,晚上你過來嗎?”

    “再議。”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