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3章 故意刁難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3章 故意刁難

    林語嫣望著離她十米遠的唐文軒,他手里正牽著一只哈士奇大狗。

    她沒理他直接往前走就當看不見。

    走過他身邊時,不動聲色的唐文軒忽然攔住她的去路,就連那只哈士奇也是狗仗人勢的擋住她。

    “你讓開!”此刻的林語嫣就像很容易被激怒的小豹子,滿眼都是憤怒。

    唐文軒一身休閑服,語帶不屑道:“據我所知,你身上的西裝絕對不是冷爵梟的衣服,到底是誰的?”

    林語嫣呼出一口怨氣:“我為什么要告訴你?”

    他眉峰輕佻,調笑道:“你當然有義務告訴我,我身為冷爵梟的好朋友,如果他的女人背著他劈腿,我可是會對他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呢……”

    一想起冷爵梟那張惡魔般的完美俊臉,林語嫣心底就有絲后怕。

    她怕唐文軒去亂說話,面色不佳的解釋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沒背叛他……”

    “這樣敷衍的解釋我可不接受,你還是沒說清楚原因。”他的黑眸里泛起濃厚的興趣,完全沒有想放過她的意思。

    林語嫣氣的閉目不想再理他,努力平復心情后睜開了眼睛,她兩步略過他就要繼續往前走,可大狗沖到她面前狂叫,她嚇的抱緊著雙臂僵在一邊。

    唐文軒的嘴角揚起一絲得意的笑容,戲謔道:“你看,你不說清楚,連我的狗都不答應。我的狗脾氣不太好,你要是惹惱了它讓它咬你幾口,你就得去醫院打狂犬疫苗了!反正醫藥費又不多,就算賠個幾次我也不會心疼。”

    林語嫣一臉怨恨的看著他:“你到底想知道什么?我都說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唐文軒正色道:“這樣吧,你跟我回家一趟,你穿成這樣去打車也太丑了吧?我家里有女式衣服我可以借給你穿,你現在好好想想怎么跟我解釋清楚這件事。解釋好了,今晚看到的事情我可以不告訴冷爵梟。解釋不好,你就等著他找你算賬。你如果現在想走也可以,就別怪我去給他傳話了……”

    “你!”林語嫣氣得快炸了,這一個兩個的都威脅她!

    她恨不得買把槍這三個可惡的男人都突突突了!

    想到冷爵梟那殺人的眼神,她沒骨氣的跟著唐文軒走了。

    走了足足得有十五分鐘,終于走到唐文軒所在的別墅。

    林語嫣驚訝他住的地段,沒想到他真的住在這片小區。

    “以前從沒在這一帶見過你?”她忍不住問道。

    唐文軒正拿鑰匙開門,他轉身看了她一眼:“原來你住在這里……”

    等兩人進屋后,他帶著她去了廚房,給她倒了一杯果汁:“不好意思,我昨天剛搬進來,家里沒什么喝的,除了水就是果汁了。”

    “不用了,我不想喝。”

    林語嫣一副拒絕的冷酷模樣,讓他嗤笑道:“瞧你這防備樣兒,你不會以為我會在果汁里下藥吧?你想的也太多了吧?”

    她冷漠的掃了他一眼:“我只是說我不想喝,我又沒說什么,是你自己想太多了吧!”

    “好了,我不和你吵!說吧,身上為什么穿著件男人的西裝?”唐文軒慵懶的坐在高腳凳上,一臉審問的架勢。

    她自我嘲笑道:“我真是不敢相信,我居然會被你威脅!你一不是我男朋友,二不是我老公,甚至連朋友都算不上!你憑什么審問我?”

    唐文軒雙手靠在吧臺,嬉笑道:“就憑我是冷爵梟的好朋友!我知道他的脾氣,他碰過的女人,除非他不要!不然要是被他知道戴了綠帽……你可是會死的很慘!”

    他眼底如蛇蝎般的幸災樂禍,讓林語嫣在心底臭罵了唐文軒一頓!

    果然,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惡魔的朋友也是惡魔……

    林語嫣不可自控的腦補了下被冷爵梟掐脖子的場景,畢竟這事又不是沒發生過。

    為了避免今后無休止的盤問,她嘆氣說了實話:“我之前回家和我老公去談判了,為了離婚的事情。談判不成,不歡而散,就這樣。”

    這樣的回答,倒是讓唐文軒始料未及,他甚至都開始相信林語嫣除了冷爵梟之外,其實背地里還有別的男人……

    可怎么也沒想到,這個他腦子里在猜測的男人竟然會是她的老公!

    “你結婚了?”唐文軒有些不可置信,看著她也不過是二十歲左右的樣子。

    林語嫣冷哼道:“我已婚很奇怪嗎?”

    “結婚了還勾搭冷爵梟,你也夠騷的……”唐文軒說的毫不留情,眼底有絲不掩飾的輕視。

    “你別什么情況都不了解就對我隨便評價!我老公婚內出軌在先,我才想要和他離婚……至于冷爵梟,碰上他純屬我倒霉!是個意外!”林語嫣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她的解釋,讓唐文軒心中一喜,聽到她這樣形容冷爵梟,沒來由的有點暗爽。

    他憋著笑,假意嚴肅道:“那對不起了,看來是我誤會你了……”

    “沒錯!你就是誤會我了!剛才我也解釋過了,我走了!”林語嫣轉身就要離開。

    “等一下!”

    她怒著眼轉身道:“你有完沒完?”

    唐文軒站起身走到她面前,輕笑一聲:“呵,你別一副想殺了我的表情,我又沒惹你!何況當初你往我眼睛里噴東西,害的我洗眼睛洗了一小時,膝蓋上的淤青到現在還沒消散,我都不和你計較了,難道你還記仇?當初算我說錯話了,我們扯平了還不行?”

    聽他主動提到上次那件事,林語嫣沒說話。

    想起之前的事情,說實話,她確實也有點心虛,語氣就軟了下來:“那你還有什么事?”

    唐文軒略過她往樓上走去,語氣隨意道:“你跟我上來,我樓上房間有新的女款衣服,你自己上來挑一件,你總不能穿成這樣回去吧?”

    林語嫣一愣,看了下自己這副鬼樣子,從別墅出來到現在,她的一只手始終抓著領口為了不走光,手都快抽筋了。

    “那……謝謝你了。”

    唐文軒隨手一揮,無所謂道:“行了,上來吧。”

    林語嫣跟著他上樓后,去了一間很大的衣帽間,里面全是沒拆吊牌的衣服,還都是大牌,隨便一件就需要十幾萬……

    她詫異的拿起一件最便宜的夏季上衣,走進浴室換衣服去了。

    等她換好衣服走出來后,唐文軒背靠走廊欄桿處望向她,眼底閃過一絲驚艷稱贊道:“人美穿什么都好看!即使挑了件最保守的也被你穿出一種制服感……”

    林語嫣撇嘴道:“滿腦子的不正經!你這一整間的名牌衣服是為了帶女人過夜時獎勵她們的吧?”

    想起上次他在車里跟她講條件的收買她,林語嫣就肯定了唐文軒是個花心男人。

    還有,冷爵梟當初也親口承認了這一點。

    唐文軒那雙勾人的桃花眼正看著她,他嘴角微勾曖昧道:“真聰明,不過你只說對了一半。這些不僅僅是我隨手送她們的禮物,有時候是因為我扯破了她們的衣服……”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