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6章 前夫糾纏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6章 前夫糾纏

    林語嫣反駁道:“我什么時候逼你道歉了?”

    那時都是蕭毅然自己死皮賴臉的纏著她道歉。

    蕭毅然兩手握住她的一只小手,語氣有些討好道:“好好好,是我主動跟你道歉行了吧?”

    他的突然親近令林語嫣反感的抽回手,她的眼眸中有了絲惆悵:“過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

    望著那只抽回去的手,蕭毅然心間劃過一絲不甘心,不甘心就這樣真的放走了她。

    他認真對她道:“一小時前陸小桃剛走。”

    聽到陸小桃這個名字林語嫣就氣的站起身,蕭毅然一手大力拉住她的手臂,他有些生氣道:“你能不能先聽我把話說完?”

    林語嫣用力拽了拽手甩不開他,她側身怒著眼說道:“我和你已經離婚了!我們之間沒什么好說的!你快放手!”

    看著她這副倔強的樣子,蕭毅然內心涌起一絲欣喜,他把林語嫣的行為視為吃醋的表現。

    他將她的手臂往沙發上一拽,林語嫣重心不穩就要往后倒,蕭毅然讓她坐在了他的腿上,猜到她要掙扎就手臂環抱著她堅決不讓她逃走。

    “蕭毅然你快放開我!”林語嫣氣的都想咬人了。

    蕭毅然說道:“林語嫣,你給我五分鐘的解釋機會,五分鐘一到我就放你走。”

    林語嫣又掙扎了下完全掙脫不開,男女之間的力量懸殊真是天生的差別。

    她努力平復了情緒冷聲道:“你想解釋什么?快說!”

    蕭毅然依舊抱著她死死的不敢松開,他呼出一口氣說道:“今晚我跟陸小桃分手了。”

    林語嫣身形一僵,黑眸中有了絲復雜的情緒,但她冷笑道:“你和她分手也好結婚也罷都與我無關!”

    她的冷漠讓他有絲失望,蕭毅然一個側身就將林語嫣放倒在了沙發上,迅速壓住她,他專注的望著她說道:“我是為了你才和她分手的!”

    望著蕭毅然這副向她興師問罪的表情,林語嫣笑的更為嘲諷了:“蕭毅然,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當初我們是因為她而離婚的!你現在反過來是在我責怪我嗎?”

    見他眼神愣住,她繼續道:“我說過了你和她的事情跟我沒關系,你愛怎么樣就怎么樣!快放我離開!”

    蕭毅然正想要說什么,這時林語嫣包里的手機響了,他看到她眼中明顯有了一絲緊張和恐懼。

    他黑眸微垂想了下果斷放開了林語嫣,立刻從地上撿起林語嫣的包從里面拿到了她的手機。

    林語嫣急的要去搶奪,可蕭毅然比她高出很多,蕭毅然舉起了手,林語嫣就是竄跳著去搶也是夠不到。

    她氣的坐在沙發上,她不想管了。

    蕭毅然站在她的不遠處,將手機放下來一看來電顯示,上面的名字很特別,林語嫣把對方設定為‘神經病’。

    他看了林語嫣一眼,她沒有看他,可林語嫣不自然的手卻讓蕭毅然看出了緊張。

    蕭毅然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的奸夫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按下了接聽鍵率先說道:“喂,你是誰?”

    此刻正在老宅別墅剛走出大門的冷爵梟腳步一頓,黑眸頓時變幻莫測,他的聲音極其好聽但卻很冷:“你又是誰?”

    蕭毅然直接回道:“我是林語嫣的老公。”

    坐在沙發上的林語嫣立刻沖他嚷:“你胡說什么!我們已經離婚了!”

    在手機那頭的冷爵梟眸色一暗,他聽到了林語嫣的聲音,他道:“據我所知你們已經離婚了,林語嫣現在是我的女人。”

    離婚是事實,蕭毅然也沒再揪著不放,他笑的坦然:“不錯,我是和她離婚了但也能復婚!我和她還有事情要談就不和你多說了!”

    說完蕭毅然就率先掛斷了。

    別墅那頭的冷爵梟收起手機寒著臉離開了。

    此刻的林語嫣莫名開始心慌慌,她都能想象到冷爵梟現在是副什么表情,她立刻站起身走向前,對蕭毅然說道:“把手機還給我!”

    他也沒再堅持把手機遞給了她,蕭毅然的臉上雖帶著笑意,但眼中卻早已經是冰封的雪山,他一字一句道:“你真是他的女人?他到底是誰?”

    林語嫣沒好氣道:“是,我是他的女人!至于他……你得罪不起。”

    見她要走,蕭毅然一手拽住她:“語嫣,我和陸小桃分手了!你知道是為什么嗎?”

    林語嫣沒有問他只是冷聲道:“放手。”

    “離婚這件事,我后悔了。還有,我很想你。”

    他一放開她,林語嫣就打開包間的門離開了。

    在門自動關上的那一霎那,她聽到了他說的話。

    林語嫣腳步一頓感覺到心中沉悶的痛楚,她邁著虛無的步子離開了。

    等她剛走出夜店的大門,冷爵梟的短信就來了:限你一小時回別墅。

    他根本不需要提到任何威脅足夠令林語嫣畏懼他,一想到母親,他的命令她不敢不從。

    林語嫣坐上了停在夜店周圍的出租車離開了。

    當她快到冷爵梟的別墅時,樂悠悠打來了電話:“我說語嫣啊,你到底坐什么車來的?就算坐牛車都到了好嗎?你現在在哪呢?”

    “悠悠,我現在有事先回去了,我改天再去找你吧。”

    樂悠悠一聽林語嫣的聲音有點不對勁,她問道:“你沒事吧?”

    “我沒事,你好好和你朋友玩吧。”

    “行,那你自己多小心,有什么事隨時給我打電話。”

    “恩。”

    林語嫣麻木的將手機放進包里,腦子里想著在臨走前蕭毅然對她說的最后一句話。

    離婚這件事,我后悔了。還有,我很想你……

    她的眼中漸漸染上了薄霧,不爭氣的掉下了眼淚。

    蕭毅然的話就像一根又細又長的針,刺穿了她的心臟卻讓她不敢一口氣狠狠的拔出。

    就這樣慢慢折磨著的她……讓她痛的窒息。

    當林語嫣走進別墅像行尸走肉般回到她的房間時,一打開門她就僵住了。

    房間里坐著一個人,他就坐在窗邊的沙發椅上,背著月光猶如暗夜中的鬼魅悄無深吸的散著陰寒之氣。

    她本以來冷爵梟會在他自己的臥室,卻沒想到他在守株待兔。

    “關上門。”

    冷爵梟平淡無波的話卻讓她的身子微微抖了抖,她那只膽怯的手慢慢將門關上了。

    他沖她勾了勾手指:“過來。”

    林語嫣的腳步頓時像是灌了鉛,她害怕的不敢走過去。

    “別讓我說第二遍。”

    最終她還是走到了他的面前,但心臟跳動的厲害,整個大腦都能感受到心跳的劇烈。

    冷爵梟忽然站起身離她很近的站著,才過了幾秒他一把將她推倒了,他怒氣橫生的問道:“你身上的味道是誰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