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7章 聽話標準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7章 聽話標準

    林語嫣心中一驚,趕緊抓起她的衣服聞了聞,上面有雜七雜八的煙味還有蕭毅然的男士香水味。

    她看了冷爵梟一眼解釋道:“之前我去夜店找我朋友了,不巧碰到了我的前夫。”

    冷爵梟站在背光處,她看不見他臉上的表情,但她能感覺到他身上的陣陣寒氣。

    林語嫣擔心他不相信她再次解釋道:“我和他不可能復婚!我既然答應當你三個月的情人,這段時間內我絕對不會找別的男人,你別這么輕易懷疑我行嗎?”

    她的聲音里有隱忍的委屈和怒氣,冷爵梟黑眸一暗冷聲道:“我沒有懷疑你,你不用這么緊張。我知道你不敢背叛我,因為背叛我的下場……你承受不起。”

    冷爵梟慢慢踱步往門口走去,在扭動門把手時說道:“洗完澡后來我房間。”

    等他一走,林語嫣頓時有些氣虛直喘氣,她害怕的以為他又要掐她脖子了。

    趴了一會兒后,林語嫣爬起來去洗澡了。

    ……

    半小時后她走進了冷爵梟的臥室。

    臥室的燈光很暗,暗紫色的燈光讓整間臥室看起來曖昧卻感覺詭異,只因冷爵梟。

    他雙手枕于腦后,一雙鷹眸盯著他的獵物乖乖走近。

    見林語嫣穿著一件保守的睡裙,冷爵梟蹙眉說道:“以后不許穿衣服睡覺,聽明白了嗎?”

    林語嫣心里罵了句:暴露狂,你以為人人跟你一樣!

    “有本事就當面罵出來。”他的聲音很冷,嘴角帶著一絲戲謔。

    林語嫣眼底有絲心虛頓時不敢看他,他看她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就眉峰一挑說道:“你再站下去天都亮了。”

    她聽出他話語中的怒氣不敢再耗時間,林語嫣乖乖走過去。

    等她一躺進去就趕緊蓋被子,房間里的冷氣一向開的很足,她有點怕冷不像冷爵梟還真空著上身。

    冷爵梟側身將她隨意一拉就抱進懷里,林語嫣的臉頰瞬間有點紅,她明顯感覺到他什么也沒穿。

    修長有力的手指捏著她的下巴,冷爵梟瞇著黑眸望著她,他說的很認真像是一種承諾:“林語嫣,我說過讓你當我三個月的女人,時間一到我就會放你走,這段時間只要你乖乖的聽話,我保證不會為難你的家人。”

    她問道:“什么叫乖乖的聽話?”

    他嘴角微勾:“不許忤逆我。”

    林語嫣撇嘴不滿道:“那你要是叫我去死呢?難道我也得乖乖的去死?”

    “愚蠢。”

    他一臉懶的解釋的表情,這讓她意識到剛才的話確實有點過了。

    見她乖乖閉嘴不說話了,冷爵梟有耐心的說道:“聽話的標準就三點:一是跟我在一起時,不準和其他任何男人有曖昧不清的關系。二是當我想要你的時候必須無條件的服從。三是我不高興的事情你都不能碰。”

    果然是地下情人的標準,毫無尊嚴可言!

    他的這三點,哪一點她都不想答應,可她沒有選擇。

    她的沉默讓他的眼底有了絲愉悅,事實上她除了同意沒有任何和他談判的資格。

    這個世界上,誰站在生存鏈的頂端誰就是主宰者。

    誰抓住了對方的命門就有了絕對的優勢。

    冷爵梟望著這個誠服于他的女人,心中涌起狩獵者的征服感。

    幾分鐘后,他低語道:“放輕松,我想要你學會享受……”

    冷爵梟看著這個小女人越來越變的迷人魅惑,漸漸的,他心中有了絲不安。

    只要一想到將來她在別的男人懷里時也是這副表情,心里瞬間就像被利爪抓破了皮肉,辛辣刺激還隱隱有些作痛。

    他忽然掐住她的脖子狠狠的問道:“說,我是誰?”

    林語嫣頓時有些喘不過氣,她的眼神迷離而又渙散,聲音里帶著隱隱的厭惡和嬌弱:“冷爵梟……”

    當他的名字在她口中說出,冷爵梟立刻放開她的脖子低下了頭,將雙唇移向她。

    夜還很漫長,而現在只是剛剛開始……

    ……

    三個小時過去了,林語嫣終不敵他的強悍昏睡了過去,冷爵梟也只好作罷放過了她。

    為她蓋好被子將空調調高了后他就去洗澡了。

    等他洗完澡后就去了書房打了一個電話。

    一小時后,樓清寒提著醫藥箱來到了別墅。

    冷爵梟跟他交代了幾句,樓清寒點點頭就隨著他走進了臥室。

    看到林語嫣兩只白皙修長的手臂就露在外邊,冷爵梟突然轉身將樓清寒推出了臥室。

    兩人重新回到書房后,樓清寒就問他:“怎么了,你又改變主意了?”

    冷爵梟蹙著道:“你身邊有沒有得力的女助手可以幫你打針的。”

    他的話讓樓清寒有些錯愣,他想了想道:“有啊,不過現在她在醫院值班,就算馬上趕到別墅也需要一個多小時。”

    冷爵梟聽了后沒說話,樓清寒忽然想到了什么驚異道:“冷爵梟,你的問題很嚴重啊!”

    “我有什么問題?”

    樓清寒搖頭感嘆道:“你剛才突然叫我走出臥室,是不是怕我看到不該看的?可林語嫣都睡著了蓋著被子呢我能看到什么?你謹慎的程度和古代的帝王有一拼啊!”

    “我就差隔著簾子用金線為她隔空診脈了!”樓清寒眼底依舊很震驚。

    他的話讓冷爵梟不自然的轉身過,他冷聲道:“無稽之談。”

    樓清寒也不跟他爭辯,嘆氣問道:“那你要不要我給助理打電話?不就是打一針鎮定劑嘛,要不你自己給她打?你當初不也讀過兩年醫學院,打針這種事情一點也難不到你。”

    冷爵梟轉身看了他一眼說道:“行吧,那你把鎮靜劑準備好。”

    ……

    二十分鐘后,冷爵梟送樓清寒走出別墅。

    樓清寒上車前忽然說道:“爵梟,你要是真喜歡林語嫣就好好對她吧,我一個堂弟和林語嫣曾經是大學的同班同學,我堂弟說她是個好女孩……”

    冷爵梟寒著臉說道:“樓清寒,她不是你妹妹,我也用不著你管。”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