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1章 童年陰影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1章 童年陰影

    “對!至少以我對冷總的了解。我父親是冷家的管家,他從小看著冷總長大,這些事情都是我父親告訴我的。”

    穆天的話讓林語嫣明白了原因,原來冷爵梟動不動掐她脖子是因為有心病。

    她能夠理解童年陰影對一個人的一生影響有多大。

    忽然間,林語嫣心里泛起對冷爵梟的同情,甚至還伴隨著一絲心疼。

    她對穆天道:“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穆天的嘴角有絲笑意:“不客氣,老實說,冷總對你挺特別的,你是第一個在冷總身邊這么久的女人。”

    這些話林語嫣就不愛聽了,她笑的有些諷刺:“你是不是也想告訴我這是我的榮幸?我該向他感恩戴德?”

    穆天立刻解釋道:“林小姐,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只想說冷總從未談過戀愛,他對男女之間……”

    “穆特助,你想多了!不要用‘戀愛’這種字眼來形容我和他的關系。他根本不懂得尊重一個人,更加不懂什么叫談戀愛!”林語嫣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她一想起穆特助幫冷爵梟開脫的說辭就覺得好笑,果然還是一個鼻孔里出氣,她怎么能妄想有人會真的幫她。

    看著她有些氣沖沖離去的背影,穆天站在原地深深的嘆氣。

    他怎么會不懂,可冷總情感上的事情他又無法管,他自然是站在冷爵梟這一邊的。

    “穆天,你的話是越來越多了!”

    穆天心驚的轉身看到冷爵梟就站在不遠處。

    一想到剛才的話可能都被冷爵梟聽到了,穆天趕緊低頭道歉:“冷總,對不起!是我多嘴了,我只是不希望林小姐誤會你……”

    冷爵梟揮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他望著無邊無際的大海說道:“說了就說了吧,反正我也是來向她道歉的。”

    穆天呆愣著看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冷總居然要向林小姐道歉?

    冷爵梟側臉掃了穆天一眼,見他這副吃驚的模樣,他的嘴角揚起一絲自嘲:“她之前說‘有種你就掐死我’,這句話我在十五歲時也對我父親說過。”

    冷爵梟望著海平面,語氣里有隱隱的懺悔。

    他發自內心的一句話卻讓穆天的眼眶紅了,他激動的說道:“冷總,我真替你高興……”

    冷爵梟寒著臉走向他:“收起你的眼淚,我都替你丟人。”

    穆天趕緊擦掉眼淚,連連點頭道:“冷總,你教訓的對!我錯了!”

    冷爵梟沒再理他獨自離開了。

    穆天想起林語嫣離開時的神情,他就有些擔心,擔心冷爵梟和林語嫣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大。

    想到林語嫣都能讓冷爵梟反省自己的言行,穆天就覺得林語嫣是個好的存在。

    他很快跟上冷爵梟的腳步主動說道:“冷總,女人都需要哄,你剛才說是來向林小姐道歉的,那你現在就去吧……”

    冷爵梟瞇眼看著他:“你為什么嘛這么上心?”

    “我只是覺得林小姐出現后,你的臉上多了很多笑容。”

    “是嗎?”冷爵梟的腦中劃過那張倔強的小臉,心中確實有絲愉悅的感覺。

    穆天繼續道:“冷總,你還記得讓我查林小姐偷刪網頁的事情吧?你后來也看到了,林小姐這是想著法的要離開你,她根本不被你的美色……”

    “嗯?”

    穆天狗腿的給了自己一個嘴巴子,他尷尬道:“對不起,是我用詞不當!我是想說林小姐根本不被你的外表和財富吸引,她一心想著要離開你,這樣的女人真的不多了!”

    “在物質橫流的世界中,就連我都覺得林小姐是稀有物種!”

    冷爵梟冷笑著反問道:“她是稀有物種?她之前還在飛機上跟我要一個億……”

    穆天這會兒真想說自己的老板是白癡,可他怎么敢又不是嫌命太長。

    他冷靜的分析道:“冷總你好好想想,如果她真是個貪錢的女人,她應該想著法的討你歡心在你身上拼命撈錢才是,為什么還巴不得離開你?你用心想想她的一言一行,你就明白了她是真的喜歡你還是討厭你。”

    穆天的話讓冷爵梟陷入了沉思。

    此刻冷爵梟和穆天已經走到了船艙里的酒柜處,一名金發碧眼的男服務員被穆天打發走了。

    為了避免冷爵梟誤會他和林語嫣的關系,穆天主動澄清道:“冷總,我之所以幫著林小姐說話,只是覺得林小姐很適合你,其他的事情我也沒資格說什么。我只想問你一句話,你舍得她回頭跟她的前夫復婚嗎?”

    聽穆天提到林語嫣的前夫,冷爵梟的臉色立刻陰沉了下來。

    穆天一看冷爵梟的神情就繼續道:“你讓我留意蕭毅然的動向,上午我剛收到郵件,歐陽說蕭毅然和陸小桃已經分手了,而且他也沒有主動去追求王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林小姐的關系。”

    “行了,你不必再說,這些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是,冷總。”

    穆天走后,冷爵梟走到酒柜處給自己倒了一杯伏特加。

    他的黑眸中閃著冰封,想起蕭毅然這個男人,冷爵梟拿起酒杯抿了一口。

    呵,蕭毅然還想著和林語嫣復婚……

    休想!

    ……

    晚上在酒店房間里,冷爵梟剛洗完澡脫了浴袍就往她旁邊躺。

    背對著他的林語嫣假裝已經睡著了。

    他盯著她隱隱顫抖的后背親了上去,一手掰過她的香肩說道:“林語嫣,你以為裝睡我就不碰你了?”

    林語嫣睜眼對他道:“冷爵梟,你想要那就快點,我想早點睡覺!”

    這種掃興的話一說出他的興致確實減了不少,但也不想輕易放過她。

    他說道:“行,你去拿吧。”

    她明知故問:“拿什么?”

    冷爵梟的眼中閃過一絲不耐煩:“你說是什么?如果你不想拿,那今晚就不用!”

    見他的臉低下來,林語嫣緊張的用雙手撐住他,她繃著臉說道:“這怎么行!萬一懷孕了怎么辦?”

    “那你要不要去拿?你自己決定。”

    他眼底一副什么都可以的表情,還是讓林語嫣最終起身去拿了。

    見她一臉不情愿的走出臥室,冷爵梟的嘴角揚起一絲嘲笑。

    蠢女人,還以為他沒看見那一幕。

    林語嫣慶幸臥室在游泳池的對面看不見,她偷偷來到游泳池邊,身上只穿著件睡裙俯身低著頭在花叢中找。

    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她身后響起好聽的男人聲:“你是不是在找這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