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93章 明爭暗斗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93章 明爭暗斗

    此刻林語嫣身邊圍著好幾個女設計師,現在快到午飯時間了,大家也有些放松了。

    “不會是你老公送的吧?”

    “都結婚了,你老公還送玫瑰花真有情調啊!”

    那些不合時宜的話不斷傳來,林語嫣心一橫說道:“你們誤會了,不是我老公送的,我已經離婚了……”

    為了避免以后還會聽到這種話,林語嫣直接將真相說了出來。

    聽到真相的女同事們個個面色復雜,場面一時有些尷尬。

    這時不遠處的白雪走過來主動為她解圍,她笑道:“語嫣的老公婚內出軌,真不是個東西!咱們語嫣這么年輕漂亮有的是資本,看,追求者都把花送到公司了!”

    幾句話就讓周圍八卦的女同事了解的七七八八,她們分別安慰了幾句林語嫣后就各自回座位上了。

    因為她們看到總監顧不凡就站在不遠處,雖然距離午飯時間還差五分鐘,但坐回去裝裝樣子也好。

    白雪沖林語嫣投了個和善的笑意后也回到了座位。

    此時,剛把玫瑰花放下的林語嫣才看到了顧不凡的存在,她的眼神有些不自然,想起她和他上次在咖啡廳的不歡而散,林語嫣至今有點害怕面對顧不凡。

    如果不是冷爵梟堅決不同意她辭職,而她又喜歡設計,不然真不會選擇重回設計部。

    顧不凡只是神色平常的看了她一眼就徑直走回總監辦公室了。

    林語嫣重新落座想著顧不凡的那一眼,心里隱隱有些不是滋味,雖然和他可能再也當不成朋友了。

    但如果只是簡單的上下級關系也不是不好。

    想通后她也不再糾結于過去了,她看了地上的玫瑰花一眼,這么一大捧要是放在桌上還真放不下,而且也太礙眼了。

    玫瑰花簽收時她已經看到了對方的署名,上面寫著:你的大寶。

    雖然白雪對其他女設計師說不是林語嫣前夫送的,可事實上這個叫大寶的男人正是蕭毅然。

    這是蕭毅然的小名。

    因為無法拒簽,剛才快遞人員說即便是要丟掉也得她本人自己丟,他們快遞公司只負責把花準確無誤的送到。

    林語嫣拿出手機給蕭毅然發了條微信:以后不要再給我送花了,在公司太招搖。

    很快蕭毅然就回了:語嫣,能不能再給我一個機會?

    看到他回的信息,她才想起明天是8號,是她身份證上的陽歷生辰。

    可這一天也是當年她父母離婚的時間。

    如今,她和蕭毅然也離婚了。

    林語嫣黑眸里是滿滿的失落,她快速回了條信息:你不用再為我花這么多心思,我的決定不會改變。

    當坐在自己總裁辦公室里的蕭毅然看到她的這條信息時,深深呼出一口氣,無奈且無力。

    自從他和陸小桃又發生關系后,他已經將陸小桃介紹去別的公司上班了。

    他承認心里有些心虛,就怕有一天林語嫣來他公司看到陸小桃的存在,那他就算有兩張嘴也說不清。

    林語嫣遲遲不肯原諒他,蕭毅然意識到這會是場持久戰。

    但好在冷氏的董事長冷祁山已經回國了,他相信這和他偷偷匿名發出去的郵件有關系。

    他心里明白像冷氏這種大家族是永遠不會接受林語嫣的,她無權無勢無地位,豪門之間只會強強聯手,就算是婚姻也會和利益有關。

    蕭毅然手里盯著那條信息,再次打出一句話:語嫣,媽這幾天病已經好了,但就是特別想見你,不知道你什么時間有空可以回家一趟,看看她老人家好嗎?

    他的懷柔策略他一直相信對林語嫣有效,什么苦肉計親情戲,只要有效果他都會用。

    想起冷爵梟這個擁有一切的男人,蕭毅然的內心深處就嫉妒的發狂。

    如果連他的前妻都給奪走了,他會覺得自己的人生真的很失敗!

    ‘篤篤篤’的敲門聲響起,蕭毅然收起手機:“請進。”

    辦公室的門被一位三十幾歲的男人推開,他是新來不久的男秘書董云。

    “蕭總,前臺處有位姓陸的小姐找您。”

    一聽來人蕭毅然的眼眸頓時有些不耐煩,他說道:“告訴她就說我很忙現在不方便見她。”

    “好的蕭總。”

    董云很快又關上門出去了。

    他一走,蕭毅然有些煩躁的將手機往桌上一丟,自從那晚他主動去找陸小桃后,這個女人就像蒼蠅一樣黏上了他!

    想徹底劃清界限他心里又有點舍不得,至少在沒追回林語嫣之前,陸小桃確實可以偶爾幫他解決下生理需求。

    但陸小桃的轉變讓他覺得頭疼,好像這個唯利是圖的女人開始真的愛上他了……

    這就變得有點棘手了。

    ……

    時間到了下午五點,冷爵梟和穆天一起乘專屬電梯去地下停車場。

    早上一大早老太爺冷國賓就打來電話,讓冷爵梟晚上回老宅吃飯。

    爺爺冷國斌的要求,只要冷爵梟能夠答應他一般都會辦到。

    等他們都坐上車后,穆天看了眼后視鏡不遠處的一輛黑車,他道:“冷總,這輛車已經跟蹤我們有一段時間了,真的不需要處理嗎?”

    冷爵梟正在閉目養神,他隨意道:“蕭毅然既然這么相信私家偵探,就讓他跟著吧,他玩不出花樣來。”

    “是。”

    “蕭毅然和陸小桃還有聯系嗎?”冷爵梟忽然問道。

    說到這件事,穆天握方向盤的手都有些激動:“冷總,你果然料事如神!蕭毅然前幾天已經去找過陸小桃了,他一直待到第二天上午十點才離開。”

    冷爵梟倒是絲毫感覺不意外,他忽然睜開諱莫如深的黑眸,語氣頗為諷刺:“像他這種偷吃的男人,有過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林語嫣這個蠢女人要是念舊情難免會心軟,必要時只能拿出證據才能讓她死心。”

    論手段穆天只服冷爵梟,也許他不太知道怎么討好林語嫣,那是因為冷爵梟從來都是被別人討好。

    可要是論實戰玩心機,蕭毅然這種初次茅廬的小角色,冷爵梟從未放進眼里。

    “冷總,據線報,董事長很可能這幾天就會找上林小姐,看來又會是過去那一貫的方式。當初你找過的那些女人,董事長都派人用錢重新打發了一筆,難怪那些女人沒一個敢來再糾纏的。”

    穆天內心很是不解,總覺得董事長的手伸的有點長,就連自己親兒子的私人感情都要管。

    冷爵梟的黑眸望向車窗外,車剛駛離地下車庫開上馬路,一道刺眼的陽光被擋在車窗外。

    他微瞇著眼說道:“我倒是有些好奇,不知道林語嫣會如何應付我家老頭子……”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