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98章 配不上他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98章 配不上他

    兩天住院觀察后林語嫣就出院了。

    出院后的三天里冷爵梟勒令她必須休息,不然就把她從設計部再重新調回當他的實力助理。

    林語嫣自然是妥協了,她也樂的清閑,帶薪休假誰不喜歡?

    被人扎了毒針這樣的事情她不想對任何人說,不希望家人和朋友擔心。

    何況到現在幕后主使人都還沒抓到,還是保密的好。

    現在時間是下午四點半,林語嫣開著一輛白色的寶馬車正趕往一家中餐廳。

    冷爵梟的爹,傳說中的董事長冷祁山終于還是找上門了。

    她身為公司的員工,無論于公于私她都不可能拒絕見冷爵梟的父親。

    即便她的內心很是忐忑,但該來的總是要來。

    總不能什么都沒努力過就打了退堂鼓。

    ……

    四十分鐘后,林語嫣停好車后走進了本市最著名的中餐廳。

    來這里用餐的客人不是商界名流就是明星富豪,餐廳實行會員制,一般土豪大款根本沒資格辦卡用餐。

    林語嫣因為要見的人是冷祁山,當她向服務業說出自己的姓名時就被很快帶到了包廂。

    還沒見面,冷祁山就給了她一個下馬威。

    用事實暗示林語嫣,她在現實世界中是什么樣的真實存在。

    雖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林語嫣還是鼓起勇氣推門走進了包廂。

    一進包廂才發現包廂里空無一人,甚至連個服務員也沒有。

    林語嫣看了下手表才發現她早到了十分鐘。

    她環視了下包廂,整個包廂的風格和感受令她有些壓抑。

    無形中又在提醒著她是個無權無勢無地位的普通白領。

    而她的五百萬就在昨天被自己的親生父親借去周轉資金了。

    林翔承諾她一周之內就會還給她。

    聽到自己的父親遇到了這么大的經濟危機,震撼之余,林語嫣自然是毫不猶豫的就借了,更何況她現在也暫時不著急買房。

    雖然沒有了那筆錢在身邊,心里多少會有點不踏實,但她相信自己的父親,一定可以在生意上起死回生。

    這么多年了,周轉資金這樣的事情也不是一回兩回了,林翔每次都能逢兇化吉。

    就在林語嫣雜七雜八的思緒間包廂門被人推開了。

    一見走進來的人她立刻站起身。

    進包廂的冷祁山身后跟著與他年齡相仿的男人,應該就是他的秘書。

    “你就是林語嫣吧?”冷祁山雖已經是五十幾歲的人了,可保養的非常好,看起來頂多也就四十多歲。

    他的容貌氣宇軒昂非常俊美,典型的那種帥大叔,一身意大利定制的高級西服,身高也足有一米八八。

    林語嫣有絲緊張但還是挺住了:“您好,我是林語嫣。”

    冷祁山已經走了過來,他在那張大氣磅礴的八仙桌旁坐了下來,神情不怒自威:“林小姐,坐。”

    她立刻坐下來,林語嫣不禁感嘆冷爵梟的父親果然也是人中之龍,渾身的氣場雖沒有冷爵梟那樣霸氣強勢,但那張沒有笑容的容顏看了就給人一種壓迫感。

    就算你想自信勇敢,可隱隱會被他久經商界名流中的尊貴傲氣而低頭。

    “林小姐,你很緊張嗎?”冷祁山那雙深沉的眸子有絲輕視的看了她一眼。

    林語嫣四兩撥千斤:“您是冷氏的董事長,而我只是一個小員工,看到您自然會緊張。”

    冷祁山沒有說話,在他細細打量一番林語嫣后,他開門見山道:“林小姐,恕我直言,你配不上我兒子。”

    這樣極不給面的拋出一句話,林語嫣的臉色微變,她不免想起顧不凡當初的提醒。

    她不卑不亢道:“董事長……”

    “現在不在公司,你不必稱呼我為董事長。”

    林語嫣抬眸看著他那雙諱莫如深的眼睛,心里強撐著勇氣,她改口道:“冷先生,我知道我無權無勢的身份確實配不上爵梟,但我從沒想過要進冷家的大門,您大可放心。”

    她的話并未讓冷祁山有絲毫的滿意,他冷笑一聲道:“林小姐,既然你覬覦的不是冷家兒媳婦位置,你又何必委屈求全當我兒子的情人?圖什么呢?如果是錢的話,我可以給你,保證你一輩子衣食無憂。”

    他的話一說完,林語嫣不自控的笑了起來,就連冷祁山的手段,顧不凡都說對了。

    看來顧不凡當初真是說的一點也沒有錯。

    “林小姐你不必覺得好笑,你現在還年輕,你可以信誓旦旦的說你是因為喜歡我兒子才會跟他在一起。可等到以后你的目標會慢慢變大,地下情人的身份不會再令你滿足。你會開始覬覦別的位置,可冷家永遠不會接受你這樣的女人,就連冷爵梟也不會接受你。”

    林語嫣沒有說話,眼底隱隱有絲苦澀,她舍不得離開冷爵梟才會讓冷祁山有機會坐在這里羞辱她。

    但她還是遵從本心:“既然您認為您的兒子不會接受我,現在您就急著趕我走是不是太心急了?”

    冷祁山冷哼一聲道:“你不要以為我是怕冷爵梟愛上你才急著讓你離開,我可以實話告訴你,下個月9號就會是冷爵梟的訂婚宴。這件事情早在半年以前就已經定下來了,冷爵梟是有未婚妻的人。如果林小姐還知道什么是禮義廉恥,我希望你早點辭職離開冷氏集團,也離開冷爵梟。”

    當這個重磅消息突然被扔出來的一瞬間,炸的林語嫣大腦一片空白。

    她臉色的蒼白讓冷祁山終于有了絲笑意,他繼續道:“看來我兒子并沒有把這件事告訴你?可想而知,你在他心中的地位只是個上不了臺面的情人。如果林小姐跟我兒子談的真是愛情而不是金錢,我想林小姐知道該怎么選擇了。”

    此時林語嫣再也待不下去,冷祁山的話不斷回響在她的耳邊,她一直靠著單純的喜歡而支撐著她那顆猶豫不決的心。

    可當她聽到冷爵梟已經在半年前就訂婚的消息時,林語嫣的整顆心急速的往下沉……

    現在她連說服自己的借口和勇氣都沒有了。

    也許是冷祁山的消息太過震撼,林語嫣始終想走的雙腿無力的僵在原地,她甚至站不起來。

    冷祁山望著林語嫣像是遭受了重大的打擊,他看向羅秘書。

    羅秘書心領神會的從公文包里拿出一張銀行卡遞給他。

    “林小姐,這里是五千萬,我代表冷家補償給你的損失。拿著錢離開好好享受你的人生,愛情這種東西你到最后會發現是世界上最無用的東西。”

    說完,冷祁山就將銀行卡放到了桌上帶著秘書離開了包廂。

    等林語嫣回神看到那五千萬的銀行卡時,已經是五分鐘以后,

    她立刻站起來拿起銀行卡就追了出去。

    就在走廊的拐角處她狠狠撞進了一個男人的懷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