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7章 坦誠相告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07章 坦誠相告

    林語嫣一時不明白景瑞話中的真實含義,她面有難色道:“白先生的意思是?”

    雖然她故意將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在白景瑞身上,可心里的緊張早已讓她的手里全是冷汗。

    冷爵梟即便是不說話就這樣靜靜的坐在沙發上,對她都是最強勢的存在。

    拼命想忽略他,可那顆不安分的心因為冷爵梟的存在而跳動的劇烈。

    “林小姐,你真的不知道我在說什么嗎?我身后的冷先生他之前不是你的老板嗎?而且你還是他的女人……”

    林語嫣立刻打斷白景瑞:“白先生,請你不要這么說……我已經辭職了。”我也不再是他的女人。

    冷爵梟那雙萬古不化的冰眸一瞬不瞬的望著林語嫣,最終他待不下去了忽然站起身。

    “景瑞,我們先走了。”

    他的手臂很紳士般的標準彎曲,身邊的漂亮女人立刻向前勾住他的手臂,兩人宛如一對完美的璧人令人驚嘆艷羨。

    白景瑞道:“慢走不送。”

    等他們離開后,白景瑞的視線再次投到林語嫣的身上。

    他忽然鼓起掌來,眼底有絲欣賞。

    林語嫣不明所以的望著他。

    “林小姐,我很肯定的告訴你,你的試用期已經過了。”白景瑞走向沙發處坐下。

    她問道:“對不起,白先生,我真的不懂你在說什么……”

    白景瑞低笑道:“你不妨過來坐下,我會告訴你想知道的答案。”

    林語嫣走過去在適合的距離坐了下來。

    他道:“面對過去的上司和共枕的男人,林小姐能夠不臨陣脫逃公私分明,這一點我很欣賞。我需要一個有專業精神的實習助理,沒有經驗沒關系,熟悉一段時間總會慢慢適應。”

    白景瑞的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林語嫣有絲無奈道:“看來白先生已經知道我和冷爵梟過去的關系了。”

    “恩。”

    她不解的問道:“既然白先生知道,那你為什么還要錄用我呢?”

    他輕笑道:“林小姐,我說過我需要一個公私分明的實習助理,我自然也是一個公私分明的人。你之前和冷爵梟是什么樣的關系我并不關心,你只需要管好你的工作就足夠了。”

    林語嫣想起離開的女人,她輕輕問道:“白先生我想知道剛才離開的女人和冷爵梟是什么關系?因為你剛才說以后我會經常面對他們……”

    白景瑞神秘的一笑:“我以為林小姐已經明白她是誰。”

    他的話讓林語嫣的心瞬間一沉,難道這女人就是冷爵梟的未婚妻……

    雖然她的心絲絲抽痛,但還是強迫自己微笑:“白先生,我想請問我什么時候開始工作?”

    林語嫣雖在強顏歡笑,可眼底的那層憂傷和痛楚怎么會逃得過他的眼睛。

    既然如此喜歡冷爵梟,為何選擇離開?

    一向不管別人私人感情的白景瑞第一次有了八卦之心,他眸色沉了沉問道:“在我告訴你工作時間之前,我有最后一個問題想問林小姐,希望林小姐能夠如實回答。”

    為了得到這份工作,為了證明她的專業度,也為了證明白景瑞沒有看錯她,林語嫣平靜道:“白先生請問。”

    “我想知道林小姐和搖滾歌星謝斌的真實關系,在網上爆出的一組照片可不是合成照那么簡單……”

    白景瑞看她的眼神沒有鄙夷沒有輕視,有的只是令人看不透的深邃。

    想起那組網上的照片,林語嫣很是無奈,照片的角度很是微妙,雖然沒有任何暴露的地方,可她就靠在謝斌的懷里睡覺兩人抱在一起,有很大的想象空間。

    林語嫣本想讓冷爵梟誤會到底,可她沒有想到她和謝斌在一起睡覺的照片會被人爆了出來。

    當時她都急的給謝斌打電話了,謝斌說他會派人處理這件事。

    這件事對她的影響力太大,母親王彩霞昨晚打電話過來跟她聊了一個多小時,說老家那邊的親戚全部知道了。

    為了不讓親戚們誤會林語嫣出軌了,王彩霞只好坦白了林語嫣已經離婚的事實。

    為了讓親戚們相信,王彩霞還不惜拿出蕭毅然出軌的證據給他們看,可最后的結果也不過是換來親戚們的閑言碎語。

    說現在的年輕人都太隨便了,把婚姻當兒戲,說林語嫣好好的一個姑娘去了大城市就變了……

    “林小姐?”

    白景瑞的聲音喚回林語嫣的神游,他的一個問題讓她瞬間想起了這些亂七八糟的事。

    林語嫣嘆氣道:“如果我說我和謝斌只是普通朋友,根本沒有和他發生任何不正當的關系,白先生你會相信我嗎?”

    她隱隱有些自嘲的語氣中讓白景瑞有些不忍,他認真道:“我信。”

    林語嫣的眼眶泛起一絲酸澀:“白先生為什么信我?”

    白景瑞低笑出聲,他眸色一轉自信道:“就憑我的直覺和人生閱歷。”

    雖然她是第一次見白景瑞,可他的人品在林語嫣的心中更加真實可信了。

    在離開時,白景瑞告訴了林語嫣的工作時間。

    兩天后正式開始上班,她需要跟他去江東市的影視城跟組拍電影。

    林語嫣走后,白景瑞拿起放在沙發隱蔽處的手機,屏幕顯示通話中,對方正是冷爵梟。

    “怎么樣,都聽清楚了?這是你想要的答案嗎?”白景瑞的語氣中有絲隱隱的笑意。

    此時在開車的冷爵梟說了句:“我在開車,掛了吧。”

    白景瑞冷哼一聲道:“矯情。”

    ……

    車上,電話一掛斷,一直坐在副駕駛的王佳倩輕笑道:“你看,就連景瑞都相信了,我也覺得林語嫣沒有撒謊!這下高興了吧?她并沒有背叛你!我八成是謝斌自己派人拍的那些照片,你看網上那些角度像是刻意擺拍過的。”

    她的話并未讓冷爵梟臉色有絲毫喜悅,他冷冷道:“林語嫣這個蠢女人!我家老頭子隨便說個訂婚宴就把她嚇跑了,就這點膽識以后怎么有能力獨當一面!”

    王佳倩倒是為林語嫣打抱不平了:“爵梟你這也太強人所難了,你一邊讓她當你的地下情人,一邊都不事先告訴她,這要換成是我,我也會立刻離開你!”

    “何況你家那位董事長說的話肯定好聽不到哪里去,林語嫣畢竟成長在一個算是比較普通的家庭里,哪里像我們這樣從小就開始經歷各種算計了……”

    她的話多少開解了冷爵梟的心結,但他還是生林語嫣的氣。

    “這個白癡,如果不跪著回來求我別想得到我的原諒!”

    王佳倩掃了眼冷爵梟,她笑道:“喂,你女人一定會有不少狼惦記著,她這種自立自強的小美女最討男人喜歡了,你別仗著自己有張萬人迷的臉就高傲過了頭,小心等不到她的回頭,她倒是被別的心機男給泡走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