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0章 你同情我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0章 你同情我

    林語嫣正猶豫間,他們的身后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

    聲音極其好聽又低沉:“思辰。”

    冷思辰看向來人,他那張一直冷漠的臉有了絲笑意:“堂哥!”

    林語嫣在聽到男人聲音時整個頭皮都僵住了,樂悠悠已經轉身看到了冷爵梟。

    她輕輕說了句:“語嫣,是冷爵梟……”

    林語嫣低著頭不肯轉身。

    倒是冷爵梟透過冷思辰的視線掃了眼不遠處的林語嫣和樂悠悠。

    “堂哥,你朋友剛來接機說是要感謝我呢,還說要請我吃飯。”冷思辰的目光已經落在了林語嫣的身上。

    冷爵梟清冷的開口道:“哦,是誰?”

    樂悠悠沖著冷爵梟尷尬的笑笑,她一指林語嫣:“是她。”

    再怎么想裝聾作啞裝看不見,林語嫣總歸要面對現實,她轉身道:“嗨,好久不見。”

    見她這么沒心沒肺的跟自己打招呼,冷爵梟寒著臉轉身道:“思辰,走吧。”

    冷爵梟對林語嫣的不待見,讓冷思辰有絲微妙的眼神掃了眼林語嫣。

    林語嫣看著孤傲的背影無奈的撇嘴,心里很不舒暢,心里有團火焰頓時躥起的老高。

    自從分開后,他作回了高高在上的男神。

    而她也作回了當初的自己。

    本該再無交集的兩人,可總是在周圍朋友圈里有瓜葛的遇到,林語嫣氣呼呼的在想她是不是該換掉整個朋友圈!

    ……

    五分鐘后,樂悠悠和林語嫣走出了機場準備坐出租車回去。

    沒想到看到不遠處的冷思辰就站在路邊,他沖林語嫣她們揮手。

    樂悠悠興奮的拉起林語嫣的手就往前走。

    待她們走到冷思辰的面前后,冷思辰主動開口道:“林小姐,不知道你說中午請我吃飯的事情還算數嗎?”

    “算數!當然算數啊!”樂悠悠一口答應下來。

    相反林語嫣卻糾結的掃了眼車里的男人,冷爵梟正坐在駕駛位上。

    “那說定了,請你們都上車吧。”冷思辰破天荒的當起了紳士為她們打開車門。

    林語嫣一臉假笑的被樂悠悠推進了車里。

    等她們都坐好后,冷爵梟掃了眼后視鏡就將車開走了。

    車上,坐副駕駛的冷思辰問道:“這次怎么是你親自來接我?讓忠叔派司機來接我就行了。”

    “是我家老頭子來讓我接你的。”

    冷思辰笑道:“大伯真是太客氣了。”

    冷爵梟隨意問道:“二叔身體怎么樣?聽說前兩天他還住院了?”

    “恩,沒什么大礙,他就是疲勞過度,很多事情完全可以派別人去辦,非得親力親為……”

    兩個男人就這樣聊起了家常,后座的兩位美女尷尬的一言不發不敢打擾。

    等車廂里暫時安靜下來后,冷思辰忽然看向后座道:“真對不起,我和堂哥聊著聊著就把你們給忘了。”

    “呵,沒事沒事。”樂悠悠忙揮手笑的一臉燦爛。

    林語嫣看著這個徹底淪陷的好閨蜜心里真是又高興又為她擔心,這么癡迷一個男人真的好嗎?

    ……

    一個多小時后,冷爵梟將車開到了東皇中餐館。

    林語嫣坐在車里簡直傻眼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偏偏選了這家餐館。

    頓時讓她想起了那天見冷祁山的場景。

    見她遲遲不肯下車,冷思辰問道:“林小姐,這家餐廳你是不是不喜歡?”

    林語嫣抬眸看到樂悠悠一臉期待的眼神隱隱還透著焦急,她默默將心底的悲傷壓回去,笑的很自然:“沒有啊,如果你喜歡這家餐廳,我們就在這里吃。”

    “恩,每次我來,我和堂哥都會來這里吃飯,林小姐你不用擔心,我不會讓你請客的。”冷思辰為林語嫣打開了車門。

    她下車后對他說了聲謝謝。

    上次她與冷祁山見面根本沒有吃飯,而是像一場鴻門宴。

    現在故地重游,她倒真想吃吃這里的飯菜。

    想起網上爆出的人均價格,林語嫣笑的更燦爛了。

    比起當初被扎毒針差點腦死亡的悲劇,豪請一頓也不算什么了。

    幸好她今天出門把所有的銀行卡和信用卡都帶上了。

    等四人進了包廂時,林語嫣還沒坐下就先去了洗手間。

    看到林語嫣反常的一面,樂悠悠也跟著去了。

    包廂里就剩下兩位極品帥哥在那看菜單,身邊的服務員眼睛都看直了。

    平時也見過不少豪門或影視圈的俊男美女,但今天這四位都太過養眼,讓她們覺得能夠在東皇中餐館當服務員簡直是三生有幸!

    ……

    包房的洗手間內,霸氣奢華的中式裝修風格讓人耳目一新。

    樂悠悠站在林語嫣旁邊問道:“語嫣你臉色不太好,你身體沒什么不舒服吧?如果你是擔心這里的消費真的沒必要,我說過我買單!”

    “不用!我確實欠了冷思辰父親一個人情,既然沒機會見到他的父親,我感謝冷思辰也是一樣的,請一頓飯的錢我還是有的。”

    “那你臉色為什么這么不好?”

    林語嫣語氣微涼:“上次冷爵梟的父親就是約我在這里見的面,還是同一個包廂。”

    這話讓樂悠悠頓時炸毛了:“什么?那你怎么不早說!冷爵梟他是不是故意的?我去這我不能忍!”

    她拉起林語嫣就走:“算了,我就算再怎么喜歡冷思辰,也不能把我的快樂建立在你的不痛快之上!這頓飯我們不吃了!我們現在就回去!”

    林語嫣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別,現在走已經晚了,如果我表現的越是在意恐怕冷爵梟越得意,他能夠故意帶來這里讓我心里添堵,我偏不隨他的意!我們就要興高采烈的吃!”

    “可是語嫣……”

    “別可是了!走!”

    等兩人作好思想工作走出包間時,桌上的菜已經上了兩道。

    林語嫣和樂悠悠回到了她們的座位。

    剛坐下沒多久,冷思辰問道:“堂哥,8月11號那天你去哪了?手機一整天關機。”

    冷爵梟的黑眸微微一頓,他沒有回答。

    冷思辰似乎想到了什么:“是去看你母親了嗎?”

    “恩。”

    聽到這樣的答案,冷思辰眼底有絲感慨:“你的這個習慣一堅持便是二十五年,難為你了。”

    冷爵梟平靜道:“沒什么為難的,我的出生便是我母親的死忌,反正我也從沒想過慶祝什么。”

    坐在身邊的林語嫣整顆心被揪起,她才知道原來冷爵梟遲遲不肯說出是這樣的原因。

    一想到他從小沒有親生母親的疼愛,有個嚴厲專政的父親,林語嫣的眼睛就感到酸澀。

    雖然她很小的時候父母就離婚了,但親生父母對她都很好,對她的那份愛并未缺失,父母如今也都健在。

    如果不去比身份地位財富,林語嫣甚至覺得她比冷爵梟幸運多了。

    冷爵梟望著這個低垂著頭偷偷抹眼淚的女人,語氣調侃的問道:“林小姐你這是在同情我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