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41章 另有隱情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41章 另有隱情

    鐘美華的話讓陸展鵬冷笑了一聲:“鐘美華,管好你自己吧,別人的事情你也管不著……”

    他轉身離開了。

    站在原地的鐘美華生著悶氣,對林語嫣的恨意又添三分!

    她就這樣一直瞪著林語嫣的背影完全消失也不走。

    陳梅看了她一眼:“美華姐你別生氣了!我表姐就那樣,你別跟這種騷貨一般見識……雖然她是我表姐,但我不得不老實說,她真的就是一公交車,是個男人就可以上!我現在都懷疑當初我姐夫跟她離婚,很可能就是因為冷爵梟的關系……”

    這話頓時吸引了鐘美華的全部注意力,她驚詫道:“你說誰?”

    陳梅不以為然:“冷爵梟啊,冷氏集團的總裁,亞洲梟雄,冷氏家族的大少爺,美華姐沒聽說過嗎?”

    鐘美華翻白眼道:“笑話!冷爵梟的赫赫名聲誰沒聽說過?你這不是侮辱我嘛!”

    “對不起美華姐,我沒有這個意思……”陳梅有些緊張道。

    “哈哈哈,梅梅你別緊張,我也沒惡意,我們走吧,你好好跟我說說林語嫣和冷爵梟的事情!”鐘美華伸手去挽住陳梅的手臂就像親姐妹似的。

    陳梅看著平時只有在屏幕里看到的絕世美人此刻跟她當起了朋友,心里不難一陣激動。

    當王蘭蘭找到她時,陳梅還有些不敢相信,現在鐘美華對她的親近讓她巴不得把林語嫣的隱私全部抖出來。

    “冷爵梟之前是我表姐的老板,不過私底下她就是冷爵梟的玩物,我親耳聽到有一次她被冷爵梟在房間里玩的大哭大叫的,當時她還進了醫院呢……”

    ……

    兩小時后,劇組里一場場的戲開始緊鑼密鼓的拍攝了。

    拍攝都還算順利。

    白景瑞和謝斌出外景去拍打獵的戲了,而林語嫣一直在武術指導下練習明天的一場打斗戲。

    因為林語嫣之前沒有練過基本功,一下子也學不了太難的武打動作,所以武術指導教給她的也是那種視覺上容易有欺騙感的動作,易學易上手,再加上后期的電腦特效也會很出彩。

    練了半小時后,武術指導讓林語嫣休息下。

    林語嫣就準備回白景瑞的化妝間去吃點東西,練習打斗戲太消耗體能,她早已經餓了。

    ……

    等她到了化妝間,不出五分鐘,冷爵梟安排在劇組的小山來找她了。

    小山敲門后走進了化妝間,他輕輕把門虛掩上走到林語嫣面前小聲道:“林小姐,這是有人讓我遞給你的紙條,看完以后你就銷毀。”

    林語嫣蹙眉問道:“是誰給你的紙條?”

    “冷先生手底下的人。”

    她心中一喜立刻想到了冷爵梟,她再次問道:“是冷爵梟嗎?”

    小山慎重的點了下就離開了。

    他走后,林語嫣立刻走到門口將門鎖上。

    她馬上打開那張紙條看,上面不是手寫字體而是用電腦打印出來的,內容寫著:被抓走的罪犯并不是真兇,小心陸展鵬的武術替身阿布,也小心陸展鵬,他們都有嫌疑。

    看完后,林語嫣的表情頓時凝重起來,還以為嫌犯被抓住了,沒想到并不是真兇……

    群演為什么要去主動投案自首呢?

    為什么要頂替罪名?

    就在林語嫣百思不得其解時,她的手機響了。

    她走到化妝鏡前的桌上拿起手機一看,是個陌生來電。

    劃開屏幕按下了接聽鍵。

    “喂,請問你是不是林語嫣林小姐?”

    林語嫣一聽對方是個女人聲音,而且年齡不大頂多三十幾歲。

    她問道:“我是林語嫣,請問你是誰?”

    對方道:“你好林小姐,我是被抓走的跟組男演員老婆,我想告訴你,我男人沒有辦那種事!他是有苦衷的,是有人威脅他抓了他的把柄才讓他冒名頂替了罪名,他是為了我……”

    林語嫣沒有很快下定義,她問道:“你能說的具體點嗎?”

    “好,我說!其實我年輕時當過小姐,后來遇到我男人他對我很好,我就跟他走了,后來也跟他結婚了……那時他還是個臨時群眾演員,我就跟著他到處跑,兩年前他好不容易跟劇組簽了合同變成跟組演員了,收入比以前高了很多也穩定多了。”

    “但就在你的事情上新聞后,我男人收到陌生人的電話威脅,說如果他不去頂罪,就把我過去當過小姐的事情去告訴我的公婆,我公婆本來就不太喜歡我,現在我懷孕三個月了,如果公婆要是知道了我曾經當過小姐,一定會逼迫我男人跟我離婚的!我男人為了保護我就去認罪了……還有,對方給了我們二十萬作為報酬!”

    說到這里女人哭了,她繼續道:“我們的生活確實很缺錢,但我男人被抓走后,我每時每刻都覺得良心不安……我真的辦不到讓他為了我背下那種的罪名,以后他出獄后該怎么面對他的親戚朋友?我也不希望我們將來的孩子被人罵!真正的罪犯還沒繩之于法,你要小心……如果可以,等抓到真正的罪犯時,你能不能出庭幫我們作證?”

    林語嫣此刻已經很震驚,沒想到事情竟然會是這樣,難怪冷爵梟安排的人會給她遞紙條,原來早就知道真正的罪犯在背地里使了手段。

    “你放心吧,如果到時候需要我出庭,我會幫你們的。你男人現在跟辦案人員說出實情了嗎?”

    女人哭泣道:“太晚了!人證物證具在,而且還是我男人投案自首的,作案細節都對上了,現在再翻案太晚了,辦案人員根本不信他,還認為他想狡辯逃避法律的制裁……我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林語嫣想了想道:“謝謝你把真相告訴我,我會讓我朋友去了解下情況,回頭再給你打電話行嗎?”

    “行行行,真的太感謝你了林小姐!這是我的手機號碼,一旦有什么新的消息你可以隨時聯系我!”

    “好,那就先這樣吧,再見!”林語嫣掛了電話。

    這件事完全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圍,她能想到的只有之前幫助她的白景瑞和冷思辰,可他們兩個已經幫過她一次了。

    她不想將這個復雜的包袱再丟給他們。

    目前唯一能想到的人就是冷爵梟了。

    林語嫣望著手中的紙條不再猶豫按了冷爵梟的手機號。

    可他的手機一直沒人接。

    過了十分鐘后,穆天用冷爵梟的手機回給了林語嫣。

    “林小姐,我是穆天,請問你有什么事嗎?”

    林語嫣心下一驚:“穆特助怎么是你回的電話?爵梟呢?他沒出什么事吧?”

    穆天此刻站在第一人民醫院重癥監護室的病房外走廊上。

    他輕聲解釋道:“不要擔心,冷總沒事……有事的是冷總的爺爺,老太爺腦梗住院了到現在都還沒醒,冷總一直陪在病房里,因為醫生說要看老太爺今晚能不能度過危險期,如果不能老太爺很可能今晚就……”

    不吉利的話沒說下去,但林語嫣自然是完全懂了,她突然心疼起冷爵梟來,此刻她真希望可以陪在他的身邊給他力量。

    可冷爵梟的爺爺生病,恐怕冷家的人都會在,她沒有資格在那種場合出現。

    林語嫣說道:“我沒什么事,讓他安心陪爺爺吧,希望爺爺沒事。”

    這幾句話她也是說的艱難,如果冷爵梟爺爺真的有個萬一,她都不知道該怎么安慰他。

    穆天道:“林小姐,冷總其實之前為了你的事連會都不開了……”

    短短兩分鐘,穆天將之前冷爵梟來江東市,但又急匆匆走了的事情解釋了下。

    林語嫣握著手機早已淚如雨下,她之前還冤枉他了,沒想到他這么雷厲風行為她來過江東市……

    “穆特助謝謝你……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穆天聽出她在電話里哭了,他道:“林小姐,請原諒我不能和你多聊了,董事長去樓下抽煙了很快就會上來……”

    “好,我明白了!穆特助請你幫我轉告爵梟,讓他好好陪他爺爺吧,我這邊的事情我完全可以自己處理!讓他別為我擔心!謝謝你!”

    “好的,我會轉告給冷總,那林小姐你在江東市自己多小心。”

    “謝謝,我會的,再見。”林語嫣流著淚收起了手機,她為自己責怪冷爵梟而愧疚。

    同時也為冷爵梟爺爺的事情而擔憂。

    可對于他爺爺的事情她無能為力,只能祈求老天保佑他爺爺度過危險期。

    對于她來說,如何抓到隱藏在暗處的罪犯,她只有自己想辦法了!

    這時,門外有人敲門。

    林語嫣趕緊擦了下眼淚,清了清嗓子問道:“誰啊?”

    門外響起一個好聽的聲音,隱隱帶著笑意:“林語嫣,我是陸展鵬啊,我從編劇手里拿了改過的那場戲,你想看看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