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46章 自殺原因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46章 自殺原因

    冷思辰帶著林語嫣到了酒店的地下停車場。

    好友徐浪的黑色吉普車暫時借給了他,作為在江東市出行的交通工具。

    兩人上車后不久,冷思辰就接到了父親冷云長的電話。

    他微微蹙眉,這么晚了冷云長還打電話,看樣子有什么要緊的事情。

    沒多想就接了。

    “思辰你現在是不是在江東市?”冷云長問的單刀直入。

    冷思辰道:“對。”

    冷云長下了命令:“你現在立刻想辦法回市里用最快的速度!你大伯之前瞞著沒告訴我們,你爺爺腦梗昏迷現在還在重癥監護室,他的情況很不樂觀!”

    冷思辰心下一顫手心有些發寒,如果情況不是很遭,父親不可能讓他連夜趕回去。

    “好,我會趕到!”

    冷思辰掛了后,坐在副駕駛的林語嫣已經聽到了談話內容,這才想起冷思辰的身份。

    “我很抱歉,關于你爺爺的事情。”她的神情有絲糾結。

    他沒回話先將車開走了,過了一會兒冷思辰道:“你無需向我道歉,我爺爺的事情又不是你的錯!不過等我們到了醫院后,恐怕我不能陪你回老家看你母親了,因為我也要乘直升機回市里。”

    林語嫣擺擺手:“不用你陪我回去,我們各自回去看家人就好!”

    冷思辰側臉看了她一眼:“希望我們的家人都沒事。”

    “會沒事的!一定會的!”說著的同時林語嫣的眼淚掉下來,她完全不能去想母親王彩霞的事情,一想就會害怕的不知所措。

    他眸色一沉,想起林語嫣母親自殺的事情,他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安慰她,只是說了句:“你回去的路上,如果你母親沒事了還希望你能夠給我打個電話。”

    “恩。”

    林語嫣低著頭默默的掉眼淚,冷思辰這會兒在打電話給徐浪,電話接通后,他跟徐浪說明了原因。

    徐浪立刻答應會跟院長父親去借直升機,讓冷思辰帶著林語嫣直接去醫院就好。

    ……

    四十分鐘后,林語嫣和冷思辰到了江東市一家私人醫院的大樓樓頂。

    樓頂停著兩架醫用直升機。

    時間緊迫,林語嫣和冷思辰都沒有過多耽擱,彼此道別后就各自上了直升機。

    一個回老家沙民縣,一個回市里,兩架直升機一起飛往兩個不同的方向。

    ……

    幸運的是在林語嫣快到沙民縣時,她接到了弟弟劉光明的電話,母親王彩霞被推出急救室已經沒事了,只需要住院繼續觀察幾天。

    林語嫣激動的又哭又笑,但一想到王彩霞自殺的行為,她的心又變的沉重不堪,如果不解開母親心里的死結,回頭王彩霞又去尋死可怎么辦?

    這一切都只能等她到醫院后再想辦法了。

    由于沙民縣的醫院里不讓降落直升機,飛行員只好將直升機降到了體育中心,林語嫣對飛行員點頭哈腰萬分感謝后匆匆離開體育中心去街上打車了。

    二十分鐘后,林語嫣到達沙民縣的公立醫院。

    她在出租車上付了錢后就下了車,邊走邊給劉國富打電話,可手機還是打不通處在關機的狀態!

    林語嫣不免心從火燒,母親自殺這么大的事情,劉國富居然玩失蹤!

    她覺得母親吃安眠藥自殺的事情八成和劉國富有關!

    林語嫣急匆匆往住院部的方向走去……

    ……

    五分鐘后,林語嫣推開了王彩霞所在的病房。

    一推開門就看到小姨王彩月跪在地上,看她的樣子好像跪了有一會兒了。

    弟弟劉光明率先看到林語嫣,眼中有抹喜色:“姐姐你到了!”

    林語嫣沖他點了下頭立刻走到王彩霞的另一邊,王彩霞之前背對著病房門口。

    等她站到王彩霞的面前時,看到王彩霞的臉色白的跟紙一樣,眼眶紅腫,眼淚不斷的低落在枕頭上,神情呆滯一臉生無可戀。

    平時還算會打扮的母親如今卻是這副憔悴不堪的模樣,林語嫣的心瞬間就像是被絞肉機給絞爛了……

    “媽,我來了。”林語嫣哽咽的說了一句,她順手拉過旁邊的椅子坐在王彩霞的面前。

    可王彩霞的眼神只是微微閃了閃但還是沒有看她,仿佛陷入在自己的世界中。

    母親不理她當林語嫣是透明的。

    林語嫣內心無奈極了,她望向跪在地上的王彩月問道:“小姨,你為什么要跪在地上?”

    王彩月將臉埋的很低隱隱抽泣中,面對林語嫣的提問,她的身子有些微抖。

    就憑王彩月跪在地上這一點,林語嫣就能想到一定是她作了什么對不起母親的事情,不然用得著下跪這么嚴重嗎?

    “小姨,如果你真的想解決問題,希望你把事情的真相告訴我。”林語嫣已經有所推斷,也許母親選擇自殺跟小姨王彩月也有關系。

    她想起弟弟光明之前說的話,母親是在給劉國富送完夜宵回來后才情緒崩潰的。

    一定是發生了什么強烈刺激到她的事情!

    打擊到以至于讓王彩霞想到了自殺!

    劉國富一直關機不出現,王彩月此刻又跪在地上,不得不讓人有了一些不該有的猜測……

    ……

    大概五分鐘后,王彩月調整了下情緒,她抬頭對劉光明說道:“光明,你去給你媽媽買點吃的,醫院的伙食不好……你媽媽洗了胃,現在胃里沒東西,你給你媽媽買點瘦肉粥,再買點饅頭,小姨給你錢。”

    劉光明站起身說道:“我兜里有錢!”

    他看向林語嫣:“姐姐,我去去就回,你照顧好媽媽。”

    “你放心吧這里有我,路上自己小心點,你吃完了再回來。”林語嫣臉色平靜強撐著內心的各種情緒。

    現在劉國富不在,這個家里就剩她這么一個大人,她必須堅強起來不能在醫院哭,要給弟弟光明有安全,還要給母親王彩霞力量。

    劉光明走后,病房里就剩下林語嫣,王彩霞和跪在地上的王彩月。

    旁邊那間病人昨天剛出院,病房里沒外人,此刻正好方便她們說些隱秘的家事。

    此時王彩月跪著嘆氣道:“語嫣,你媽媽的事情是我和劉國富的錯,這一點我不會抵賴的!”

    林語嫣心中一沉,眼神冰冷的盯著王彩月一言不發,心里已經有個答案……

    王彩月一雙手死死拽緊著花襯衫的一角,終于她抬眸望向林語嫣道:“因為我和劉國富有那種關系被你媽當場看到了……”

    林語嫣的表情是意料之中,還不等她說話,一直側躺的王彩霞突然坐起來沖著王彩月吼道:“王彩月你個不要臉的女人!你對得起我嗎?你就這么缺男人?非要找劉國富這個挨千刀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