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47章 姐妹鬧翻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47章 姐妹鬧翻

    親耳聽到母親罵自己的親妹妹,林語嫣的心隱隱有些高興,就怕王彩霞啥也沒反應,能生氣證明還有人氣兒,事情也還有回轉的余地。

    王彩月一看自己的姐姐終于罵她了,臉上也高興起來:“姐,你罵的對!我是該罵……是我一時糊涂才會作出這種沒臉面的事情!可是我的老姐姐啊,你千萬不能尋死啊!你要是真死了,我的良心這輩子也不會心安啊!”

    林語嫣蹙眉望著又哭成一團的王彩月心里隱隱有些唾棄,小姨平時看起來挺正經的,守寡的這幾年也沒聽說找過什么男人,這轉眼就跟自己的姐夫偷情,不管是人品還是道德素質都瞬間打了折扣。

    她不免對身為長輩的小姨產生了輕視感。

    何況王彩月真正傷害的人是王彩霞,也間接的傷害了她和弟弟劉光明。

    “王彩月你真是沒良心!你前陣子下崗沒工作了是誰給介紹工作?你嫌累不想上班我就讓你來我的小超市幫幫小忙,每個月開給你三千塊的工資在沙民縣也不算低了!你倒好賺我的錢還睡我的男人?有你這種白眼狼嗎?”王彩霞紅腫著眼睛開始數落起王彩月。

    她想起昨晚去送夜宵時,親眼看到劉國富和王彩月在儲物間里茍且就覺得惡心,當時王彩月和劉國富只是脫了褲子,兩人趴在紙板箱鋪成的簡陋墊上就像兩只發情的狗。

    氣得王彩霞扭頭就走,回到家里后越想越生氣,想到自己的老公和親妹妹的背叛,王彩霞沖動之下吞了半瓶安眠藥……

    聽著親姐姐的指控,王彩月心里自己是很不舒服,可一想到王彩霞竟然會沖到到自殺,王彩月在心里是真的怕,怕萬一人死了事情鬧大,她和劉國富都被抓了可怎么辦?

    此刻就算王彩霞往她臉上扔東西她也會忍著。

    王彩月低著頭掄起袖子哭的那叫一個可憐:“姐你罵吧罵吧,只要你心里舒坦了我什么怨言也不會有的,是我對不起你……”

    她一邊在哭心里一邊死命的再罵劉國富這個慫男人,王彩霞出事到現在就沒見他出現過!

    導致她現在自己一個人承擔著所有的罵名。

    林語嫣就這樣冷眼旁觀著自己母親罵親妹妹,說實話,這種事情她作為晚輩有一點說不上話的感覺。

    而且她覺得母親把心中的委屈和憤怒發泄出來才好,憋在心里只能是把自己給氣死。

    王彩霞罵了得有二十幾分鐘,倒沒有罵的很難聽,畢竟她和王彩月是同父同母,有些罵人的詞是罵不出來的,不然把她們的父母都給罵進去了。

    現在王彩霞也罵累了,她轉頭看向林語嫣道:“語嫣你不是在拍戲嗎?怎么趕回來了?媽和你小姨的事情讓你見笑了。”

    林語嫣立刻拉住王彩霞的一只手:“媽,你說的這叫什么話!我們是一家人!你這次可是真的太沖動了,你說你都多大年紀了還學那些極端的小青年學自殺,我幸虧沒心臟病不然要英年早逝了!”

    “呸!你才多大年紀啊,年紀輕輕就說死!晦氣,以后不準再說了!唉……你媽我當時真是氣瘋了,鉆進牛角尖出不來了,想著死了也好一了白了,可沒想到被你弟弟給送進醫院了沒死成……現在我也罵夠了,這件事情媽已經想開了。”王彩霞忽然老了好幾歲,一夜之間,林語嫣甚至從母親的發頂處看到一撮多出來的白頭發。

    林語嫣自然勸不出離婚那種話,她只是說了句:“媽,既然事情已經這樣了,如果你和劉叔叔過不下去了,你就讓劉叔叔自己出去租房子,小超市的話你就再找個人幫你忙,找這種小工還是很容易的。”

    她的話馬上讓跪在地上的王彩月反感:“語嫣啊你怎么能夠勸你媽媽和你劉叔叔分居呢?他們在一起都十幾年了,哪能說分就分?”

    “姐,我和劉國富就有過兩次,我和他沒真正的感情!我從沒想過要和他一起過啊!你放心我以后不來小超市幫忙了,我會自己去找個工作或者我直接就不工作了,我女兒小梅說不定很快就成大明星了我就可以享清福了!”王彩月此刻早已經沒了眼淚,從王彩霞說想開了的那一瞬間起,她心中僅剩的那點愧疚感蕩然無存。

    她想著總歸是自家姐妹,不可能真為了一個男人從此老死不相往來了。

    王彩霞冷笑一聲:“王彩月你可真夠想的美!小梅這才剛開始演戲你就指望她能當大明星?明星哪是這么好當的!我女兒在影帝身邊當助理要去演戲也要先通過試鏡,小梅一個野雞大學的在讀學生何德何能就能馬上當明星?”

    林語嫣有點無語,這兩姐妹是開始攀比自家女兒的節奏嗎?

    王彩月聽到王彩霞數落起她的女兒陳梅來,她氣的直接爬起來,因為跪的有點久腳步還沒站穩差點又跪下去,這一幕讓王彩霞樂的笑出了聲:“活該!”

    “王彩霞!你不要太過分了!是我對不起你,你別我把女兒扯進來!我女兒至少還很年輕前途無量!你女兒可就不一定了!年紀輕輕離婚不說還和男明星爆出酒店開房的爛事,還差點被群眾男演員給糟蹋了……別以為我們是個小縣城啥也不知道,現在是互聯網時代我也是看新聞的!”王彩月此刻已經是一片怒容。

    林語嫣心里一片哀嘆,現實永遠比電視更狗血,從認錯的苦情戲畫風一轉變成了宅斗……

    “小姨,你別忘了,我就坐在這里呢,我聽的到。”林語嫣不咸不淡的說了一句。

    王彩月此刻是什么也管不著了,反正臉也已經丟了,她沖著林語嫣橫道:“在就在唄,你聽到了又怎么樣?你和你媽都是一個德行都是離婚的命!”

    她這句話徹底激怒了王彩霞,王彩霞順手抄起柜上的白色瓷杯就砸了過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王彩月你一臉克夫相!克死了自己的老公還有資格說我們?你給我滾!”

    王彩月的額頭被砸到了,還被砸出了血,她一摸看到血跡也不叫喊只是寒聲道:“王彩霞,我已經向你道歉下跪,你也罵了,現在你把我砸傷我不跟你計較!你別把我和劉國富的事情都算在我頭上,他要是個好男人也不會背著你出軌!你我姐妹的情分到今天為止,以后你死了去地下見爹娘別哭訴是我欺負你!劉國富這種男人我嫌窩囊我才不稀罕!”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