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56章 告別劇組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56章 告別劇組

    到了晚上八點,林語嫣剛拍完最后一場夜戲,樂悠悠打電話來跟她告別。

    她要陪著她父母去一趟國外,說遠在國外的大伯得了癌癥已經是最后幾天了。

    林語嫣在電話里表示了她的問候和遺憾,兩人說了沒幾句,樂悠悠就匆匆拿著行李箱去江東市的機場趕飛機了。

    這件事情讓林語嫣的心情也莫名沉重了些,她想到冷爵梟的爺爺也時間不多了,她甚至開始擔心在他爺爺活著時能不能見到曾孫出生……

    當林語嫣在劇組的化妝間里卸妝時,在江東市一處高檔私人會所里的冷爵梟正在等一個人。

    十分鐘后,人到了。

    冷思辰穿著一身休閑服推門走進冷爵梟所在的包廂。

    包廂里的陳設極其簡約,是北歐的裝修風格。

    冷色調的沙發和茶幾一看就是男人會喜歡的調子,這間包廂是專門讓客人用來談事閑聊的。

    準確的定義是抽雪茄和品洋酒。

    冷爵梟已經在抽雪茄,他略有所思的望著冷思辰說道:“來了,坐。”

    “堂哥,有什么事情不能在電話里說,非要當面找我談?”冷思辰已經走到冷爵梟的對面,一派輕松表情坐下了。

    他的話起了一個直白的開頭,這讓冷爵梟接下來說的話也更為順暢。

    “思辰,有些話如果我不趁早說,我怕你會浪費更多時間。”冷爵梟抽了一口雪茄后拿起靠近他的阿瑪尼男式手包,他打開后從里面拿出一個信封。

    冷思辰一直注意著他的舉動,他的視線自然是落到了信封上。

    冷爵梟將信封放在茶幾上推到了冷思辰的面前。

    “你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作為一個男人有這樣的隱疾我很理解你。但林語嫣不能成為你的解藥。因為她是我的女人。”冷爵梟的話中毫無警告的語氣,卻在無形中給人一種窒息的壓迫感和隱隱的威脅感。

    他的話當下就讓冷思辰的臉色白了三分,他眸色有些冷,直接問道:“是徐浪告訴你的?”

    冷爵梟的黑眸注視著他:“你為什么先不看看信封里的照片。”

    經他這么一提醒,冷思辰的眼眸立刻再次望向信封,他微蹙著眉拿起信封,猶豫了兩秒最后打開了……

    照片上正是他當初偷偷出入林語嫣酒店房間的那一幕。

    啪一聲,冷思辰將照片暗扣在了茶幾上,他的表情有些微怒:“你調查我?”

    冷爵梟將身體微微前傾說的理所當然:“保護我自己的女人,我責無旁貸。作為你的堂哥,我可以原諒你這一次出格的行為。但絕對沒有下一次!”

    當再一次聽到冷爵梟將林語嫣說成是他的女人,冷思辰不可能再裝作聽不到,他嘴角有絲微微的嘲諷:“堂哥,你別忘了,你答應了爺爺的請求。在爺爺面前從未食言的你,難道真的要為林語嫣打破你自己的原則?”

    冷思辰的話就像一根刺悄無聲息的扎進冷爵梟的心里,但他的表情依舊處事不驚,坦然自若道:“我對爺爺的承諾我不會食言,這一點你無需擔心。如果徐浪治不好你,我建議你換醫生,如果有需要我可以介紹醫生給你。”冷爵梟的臉上并未嘲諷之意,有的只是一副生意場上的表情。

    這樣帶有恥辱的秘密被自己的堂哥知道,冷思辰的臉色自然好看不到哪里去。

    他拿起照片抓進掌心捏成了一團,望著冷爵梟的眼睛站起身說道:“我當初想出錢讓她幫我治病,林語嫣倒是挺有骨氣不肯接受還臭罵了我一頓。現在我才明白,原來她是抱上了你的腿,林語嫣這種女人,你居然也會要?堂哥,你的品位不過如此!”

    說完后,冷思辰一臉桀驁的離開了包廂。

    這時候,不遠處的抽象風格屏風背后走出一個男人,正是穆天。

    他走到冷爵梟的面前說道:“冷總,需要繼續派人跟蹤冷思辰嗎?”

    冷爵梟沉默了幾秒,他抬眸望向穆天:“不必跟了,剛才我已經和他攤牌,以思辰的脾氣他絕不會再找林語嫣。你可以在不同的場合安排幾個女人讓他認識,等他治好了隱疾,自然不會再惦記林語嫣。”

    “是,冷總。”

    冷爵梟又問道:“我父親發現何春蘭出軌的事情了?”

    穆天回道:“是的,董事長這兩天都在忙著處理何春蘭的事情,據線報說董事長已經秘密在找律師了,可能會和何春蘭離婚。”

    “很好,就讓老頭子忙著去處理他自己的婚姻吧。”冷爵梟將未抽完的雪茄架在了玻璃煙灰缸上的凹槽中。

    他繼續道:“林語嫣出國的事情處理的怎么樣了?”

    “明天上午十點就可以拿到所有的相關文件。”穆天一臉肯定。

    冷爵梟站起身單手扣上自己的西裝紐扣,他掃了眼穆天:“讓導演把林語嫣的戲盡快拍完。”

    穆天頷首道:“冷總放心!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

    ……

    林語嫣在江東市的時間過的飛快,不知不覺就過了三星期。

    她在電影狐中的戲份全部率先拍完。

    今天是她離開劇組的時間,很快她就要和冷爵梟出國旅行一段時間。

    冷爵梟告訴她,當初他和她的第一次旅行因為江瑤瑤割腕自殺的事情而倉促回了國,他一直想找個機會彌補她。

    剛好她的戲拍完了,林語嫣也想找個時間好好休息下了。

    當晚,她與劇組里的主要人員一起吃了散伙飯。

    最舍不得她離開的自然是白景瑞。

    那些他心中曾經的妄念,在被林語嫣說出要給冷爵梟生孩子后而徹底打消了。

    當林語嫣走出酒店包廂跟眾人道別時,白景瑞的目光就一直追隨著她。

    最終他還是從包廂里追了出來。

    “語嫣,我送你吧。”白景瑞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阿杰。

    林語嫣明白了白景瑞的意思,她對阿杰道:“阿杰你先去地下停車場把車開出來,待會我們直接在酒店門口見。”

    阿杰點頭:“好,林小姐,有什么事情你隨時給我打電話。”

    “好的。”

    等阿杰離開后,白景瑞說道:“爵梟的人很盡職。”

    “是啊,阿杰這人話不多,但辦事認真嚴謹,我當初還以為身手好的人心思不會那么細膩,沒想到是我想的頭腦簡單了……”林語嫣有些自嘲的笑笑。

    白景瑞也笑了下,之后,他正色道:“語嫣你真的想好要和爵梟在一起了嗎?冷家的兒媳婦不好當,我見過爵梟的父親包括他的爺爺,都是不會輕易改變自己想法的人。”

    林語嫣的表情并不輕松,她笑的有絲無奈:“瑞哥我明白你的意思。怎么說呢……愛了就是愛了,只要爵梟有信心面對,我沒理由退縮!我就當是好事多磨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