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57章 終于懷孕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57章 終于懷孕

    在這段拍戲的時間里,白景瑞不止一次在林語嫣的眼中看到,她在提起冷爵梟時的那種一臉幸福感,仿佛她所有的笑容都是為了冷爵梟而燃燒,作為一個默默暗地里喜歡她的男人,白景瑞只能將那一種單相思深埋在心中。

    他伸出右手道:“語嫣,我真心的祝福你!希望你和爵梟去國外后玩的開心,等電影上映時,如果你有時間一定要和我去參加首映禮。”

    林語嫣也伸出右手:“謝謝瑞哥的祝福!也謝謝瑞哥在這段時間特別照顧我!我向你保證,首映禮我一定會參加!怎么說這也是我第一部參演的電影!”

    兩人在彼此的祝福和道謝中互相告別。

    白景瑞一直把林語嫣送到酒店門口,親眼看著林語嫣上車離開酒店……

    他站在原地不動,仿佛感覺到是他親手送走了自己的愛情,眼神中不經意間流露出傷感和無盡的思念,以至于在他身邊走過的客人都不敢出聲打擾。

    影帝啊影帝,偶爾走過幾個白景瑞的粉絲激動不已卻不敢靠近。

    白景瑞黑眸中的悲傷在空氣中蔓延,直到助理小崔前來尋他了,他才回神重新回到了酒店里的包廂。

    而當初在劇組只是客串的謝斌,在林語嫣因為母親王彩霞吃安眠藥自殺回老家的第二天,他就被人在網上爆出吸食毒品的丑聞!

    事情發生后,謝斌隨著經紀人立刻回去處理公關危機了。

    此后沒有再回到劇組,這件事情也沒人主動在劇組提起。

    因為白景瑞對林語嫣說過一句,也許謝斌吸食毒品的事情是被人陷害的。

    在不知道真相的情況下,導演嚴禁劇組里的人散播謠言和八卦。

    這是個被丑聞詛咒的劇組,人人自危都小心謹慎,不敢再招惹是非。

    從謝斌被迫離開劇組離開江東市起,他的手機就一直處于關機狀況。

    所以林語嫣即便是原諒了他,想在他飽受丑聞窘境時給予一點她的鼓勵和安慰,可聯系不上也只能選擇沉默了。

    ……

    兩天后,林語嫣和冷爵梟一起回到了市里,在國際機場乘坐他的私人飛機飛往馬爾代夫了。

    在飛機上,林語嫣身上蓋著空調毯,她剛吃下一塊蘋果。

    而坐在她身邊的冷爵梟手里拿著精致的磁盤,他拿起一片橙子又要往她的嘴里塞。

    林語嫣雙眼有些迷糊的說道:“我好困,不想吃了……”

    “乖,吃了再睡,你需要每天都保持充足的維生素。”他的語氣溫和而又寵溺,可眼中卻是不容置疑。

    自從開始造人計劃,冷爵梟是讓林語嫣夜夜當新娘,每個晚上都不讓她休息。

    而林語嫣的例假也已經成功的推遲了三天。

    這件事讓冷爵梟更加慎重起來。

    他不像林語嫣一樣盲目的認為是例假推遲而已……

    他敏銳的直覺告訴他,林語嫣很可能已經懷孕了!

    林語嫣在無奈之下吃了一整盤的水果沙拉后睡著了。

    ……

    在馬爾代夫的度假時間過的比拍戲時還快,轉眼就過了一個多月。

    從小到大,這是林語嫣第一次享受過的最長假期。

    完美男友冷爵梟在這一個月里,除了例行每天的視頻會議外,把所有的時間都用來陪她。

    對林語嫣極盡寵愛。

    多少次林語嫣都以為自己只是陷在一個美夢里,沉浸在幸福中讓她完全走出了當初離婚的陰影。

    就像從未受過傷。

    她好幾次暗自感嘆,也許她和蕭毅然的愛情就是上帝開的一個玩笑。

    或者只是一場她人生中的考驗。

    在馬爾代夫的每一天,她感覺整個時間都慢下來了,她可以慵懶的像只樹懶一樣躺著不動,想吃了就會有一雙殷勤的大手遞給她食物。

    “在想什么?”冷爵梟此刻正懷抱著她躺在舒適的躺椅上。

    林語嫣笑道:“在想還沒等到孩子生下來,我就胖成豬了!”

    他的黑眸中閃過一絲柔情,手輕輕撫上她的肚子,他親了下她的發頂:“傻瓜,你一點都沒胖……除了這里……”

    那只不安分的男人手在即將摸上時,林語嫣及時按住他:“你別折磨我,也別折磨你自己,頭三個月不能有那種事!”

    林語嫣已經懷孕一個多月,而這一個多月的時間成了冷爵梟最煎熬的酷刑。

    天天面對美人美景卻只能看看美景,面對美人就連摸都已經被禁止了……

    冷爵梟剛想說什么,他的手機響了,他從旁邊的小桌上拿過來一看是穆天的私人手機號,但名稱被設置成了‘冷祁山’。

    林語嫣也看到了。

    “語嫣,我去接個電話,是我父親。”

    她點點頭沒說話。

    冷爵梟拿著手機走進了內室,在走進書房關上門后他才說道:“什么事?”

    穆天說道:“冷總,我只是提醒你,兩天后是你的婚禮。”

    他的話讓冷爵梟足足停頓了五秒。

    冷爵梟面無表情的回道:“我知道。”

    “林小姐的母親和弟弟在昨天已經抵達倫敦了,三天后,林小姐的弟弟可以正式在貴族學校上學了。”

    “恩。”一切都在他事先的安排中,冷爵梟問道:“還有事嗎?”

    穆天猶豫了下說道:“有一件事情關于林小姐的父親。”

    冷爵梟微微蹙眉,覺得有絲好奇,林翔的經濟危機完全已經解除了。

    他還讓穆天派人在林翔的公司投資了五千萬,上次聽到穆天匯報情況時,還說林翔已經將虧損的局面扭轉開始大幅度的盈利了。

    “無關公事,我要說的是林翔的私事,林翔在一個星期前跟他的妻子離婚了,兩天前已經和別的女人登記結婚,還在沙民縣大辦了一場婚禮。”

    穆天的話讓冷爵梟想了兩秒:“和他結婚的女人是誰?”

    “陸小桃。”

    冷爵梟冷哼一聲:“林翔一把年紀了還真是老當益壯,看來他并不知道陸小桃當過小三這件事。”

    穆天也忍不住說道:“沒想到陸小桃的報復心理這種重!得不到蕭毅然就去報復林小姐的家人。”

    冷爵梟正色道:“這件事情先不要管,畢竟是林翔的私事。如果陸小桃只是看重林翔的錢就隨她。”

    “是,冷總。”

    ……

    到了晚上十點,冷爵梟在和林語嫣吃完宵夜后離開了馬爾代夫。

    對林語嫣的說辭是公司出了緊急的事情,需要他回國當面處理。

    冷爵梟在馬爾代夫都已經陪了她一個多月,林語嫣自然是深信不疑也不敢耽誤他的工作。

    她甚至幫著他一起收拾行李。

    等他拉著行李箱即將離開時,林語嫣忽然抱住他:“爵梟,要不我和你一起走吧?”

    冷爵梟輕輕的抱住她:“不是說好了,你留在這里等我回來。”

    她的眼睛紅了:“我舍不得你走……”

    “我知道,我保證我會盡快趕回來,我讓歐陽和阿杰都留下保護你。”他的眼神充滿愛意而又溫柔,望著已經懷上他孩子的心愛女人,他的心在動搖。

    可惜他不能。

    “語嫣,我走了,照顧好自己,我在你的錢包里放了一張銀行卡,今后無論你去哪都可以使用,沒有限額。”他極力克制著自己想留下來的沖動,快速親了下她的額頭后拉著行李箱就離開了。

    他甚至連親她雙唇的勇氣都沒有。

    就像之前他們說好的那樣,她不送。

    林語嫣止步于房門口,親眼望著冷爵梟和十名黑衣特種兵保鏢離開了海景大別墅。

    而剩下的三十名黑衣保鏢一直輪班保護著林語嫣。

    ……

    到了凌晨三點,林語嫣失眠了。

    在沒有冷爵梟的陪伴下,她忽然間感覺到無盡的孤單和寂寞。

    一個多月的朝夕相處已經讓她習慣了每天看到冷爵梟。

    突然間的分開,她的心仿佛空了一大塊。

    林語嫣情不自禁的撫上自己的肚子輕語道:“寶寶,爸爸只是暫時回國,他很快就會回來陪我們,你爸爸說還要陪我們去國外生活一段時間呢……”

    她不會知道,冷爵梟回市里是去結婚,但新娘不是她。

    而冷爵梟也不會知道,他與林語嫣這一別,便是痛入骨髓的七年。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