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1章 我有苦衷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61章 我有苦衷

    歐陽沖著唐文軒恭敬的頷首后便離開了廚房。

    歐陽走后沒多久,林語嫣吹完了頭發已經換了衣服走進廚房。

    她站在不遠處看到唐文軒一臉所思的在用剪刀剪活蝦上的觸角,動作還有些像是泄憤似的,他手上的大蝦不斷的在反抗。

    林語嫣終于出聲道:“唐大廚,是不是忘記怎么燒菜了?你這一臉苦仇大恨的至于嗎?”

    唐文軒聞聲望去看到滿頭秀發散落在兩肩的林語嫣,她精致美麗的素顏都讓人驚嘆不已,即便是看慣了美女的他在面對林語嫣這樣的天然耐看的漂亮女人時,心里還是會悸動不已。

    而這個已經懷孕的傻女孩在異國他鄉面對著他,她愛的男人卻背著她在結婚……

    “語嫣,我有點無聊,你來陪我聊會天吧。”他再次將注意力集中到手里的蝦。

    林語嫣走到他的對面,她淺笑道:“你想聊什么?”

    唐文軒故作輕松道:“就來聊聊你和冷爵梟的事情吧,你之前說他爺爺和父親還沒有接受你,萬一他們一直不接受你,那你怎么辦?”

    這個問題很刁鉆是林語嫣一直在回避的話題。

    她的臉色有些變的不自然,笑容也漸漸的沒了。

    她想了下后認真說道:“如果一直不接受我,哪怕等我生下孩子后也不接受我,那我就等,等他們接受我為止。”

    林語嫣的執著讓唐文軒心里一緊,心里有些發悶,他又假裝隨意的問道:“如果冷爵梟娶了別的女人,你會作何感想?”

    雖然只是個假設問題,但這個問題一深入的思考還是讓林語嫣心里感覺發疼。

    她平靜道:“如果他娶了別的女人,那我和他又算什么呢?我是他包養的小三嗎?我不會讓我的孩子處在這樣復雜的環境中。雖然這樣的事情還沒有發生,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會選擇離開冷爵梟。”

    這樣的事情已經在發生!

    她的話讓唐文軒手中的剪刀瞬間傷了手掌,鮮血頓時大片的涌了出來……

    “天哪!你怎么這么不小心!你等等啊,我去客廳找醫藥箱……”林語嫣急匆匆的離開廚房了。

    沾血的活蝦已經掉進玻璃器皿中,唐文軒放下剪刀,面色發沉的走到水槽處打開水龍頭沖洗傷口。

    傷口很疼,他微微蹙著眉,可他的整顆心擰成了一根麻繩,讓他矛盾不堪的倒抽一口冷氣。

    他的腦中出現了兩個人,一個是身為林語嫣朋友的自己很想說出真相,不想讓林語嫣繼續被蒙在鼓里。

    而另一個就是冷爵梟的朋友,他恨不得立刻飛回國闖進他們家庭內部的秘密婚禮,將冷爵梟一拳打飛……

    但是他不能!

    唐文軒知道冷爵梟曾經承諾過他爺爺的請求。

    他只是沒想到,林語嫣會成了冷爵梟背后的女人……

    他突然意識到他這段時間與世隔絕,將很多事拒之門外,刻意與外界疏遠,用孤身旅行的方式在悼念一段他不舍放棄的情人關系。

    卻最終發現,待他重新接觸身邊的朋友時,有些事情已經成了一件棘手的問題……

    他不知道該怎么樣去完美的處理這件事。

    好像不管他怎么選擇,對林語嫣的傷害已經造成了……

    “唐文軒你發什么呆呢!你的傷口再這么沖水,傷口都要被你泡的發白了……”林語嫣已經將水龍頭關上了,她一手拉過他的手臂。

    “你快來客廳,醫藥箱我已經打開了,紗布和消毒水都已經準備好了!”

    唐文軒就像個木偶一樣被她拉著走了。

    兩人剛坐下,林語嫣的手機響了。

    她從茶幾上拿起來一看是冷爵梟打來的,她接起后立刻道:“爵梟,你等等啊,我先把唐文軒手上的傷口處理下,待會我回給你……”

    “語嫣先不要掛電話!你把手機給唐文軒,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他說。”冷爵梟的聲音顯得有些焦躁和陰寒。

    林語嫣眼神一頓看向唐文軒,而唐文軒拿起一塊紗布按在自己的傷口上,從林語嫣的手中接過手機走向浴室。

    待他走進浴室后,唐文軒鎖上了門。

    他冷聲道:“冷爵梟,歐陽這么快就向你匯報了?你這么著急是怕我對林語嫣說出真相嗎?”

    “唐文軒,你是怎么知道這件事的?”

    唐文軒大笑一聲,寒著臉說道:“笑話!你真以為你選擇盡可能低調的結婚就不會被人知道了?別天真了,難道歐陽那家人會對別人守口如瓶嗎?人家是光明正大的嫁女兒又不是當小三,用得著藏著捏著嗎?我好歹也是這個圈子里的人,你能暫時欺騙林語嫣,可你騙得了我們這幾個人嗎?”

    “我猜白景瑞和慕白,樓清寒都還不知道吧?冷爵梟,我告訴你!紙包不住火!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更別說你結婚這樣的大事了!”

    冷爵梟無奈至極的說道:“我有我的苦衷,語嫣那邊我自然會找個合適的機會告訴她。但我希望她不是從你的口中知道這件事,如果你把她當朋友就別輕易傷害她。”

    “哈哈哈……冷爵梟,我沒想到你也會有這么自相矛盾的時候,我傷害她?你真是太可笑了!真正傷害她的人是你!”

    “我剛才已經問了林語嫣假設的問題,我敢肯定她不會接受這個被小三的恥辱身份,我曾經看錯過她,如今你也看錯她了,她不是那種你用金錢就可以收買的女人!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收場!”

    他的話讓冷爵梟寒著臉一時無言以對。

    聽不到冷爵梟的話,唐文軒看了眼自己的手掌說道:“我不跟你說了,老子還要處理傷口!你的事情我暫時不會說,但我只給你一星期!如果一星期后你不說,我就告訴她!我身為她的朋友也要一碗水端平!”

    ……

    此刻同樣站在洗手間里的冷爵梟依舊還在老宅,他將水龍頭的水給關上了,之前為了怕門外的人聽到他和唐文軒的對話,他小心謹慎的在應對。

    腦子里緊緊繃著的一根弦他感覺快到崩斷的時候……

    他有過十幾次的沖動想不管不顧的離開老宅,這個婚他媽的不結了!

    可內心深處的孝道最終還是將他捆綁住了,爺爺還能活多久,其實誰都沒有底。

    如果林語嫣愛他,最多等他幾年,他一定可以將這樁可笑包辦的婚姻處理掉,只是需要時間……

    而最重要的是,他之所以輕易的答應了爺爺的請求,也因為冷祁山以一個秘密交換讓他接受了冷國賓安排的婚姻。

    冷爵梟當初還很傲慢的拒絕冷祁山,他猜測冷祁山要說的秘密是關于冷思辰是他同父異母的弟弟,可他早在三年前就知道了。

    基于冷祁山對冷思辰也沒什么過多的特殊照顧,讓冷云長這個早年喪偶又失去生育能力的二叔成了冷思辰的父親,他沒什么好介意的。

    冷思辰是有名的律師,完全不靠他冷爵梟,也不會沾冷氏集團的邊。

    等冷祁山退出董事會后,整個冷氏都是冷爵梟他一個人的。

    冷思辰這個不知道真相的‘堂弟’,冷爵梟完全可以繼續扮演好他的堂哥。

    如果不是因為冷思辰是他的親弟弟,就光憑他曾經潛入林語嫣酒店房間的事情,冷爵梟一定會派人給冷思辰吃點苦頭。

    看著這個從小被過繼給二叔當親兒子的親弟弟,冷爵梟心中不免有絲憐憫,只要冷思辰不觸犯到他的底線,很多事情他都可以既往不咎。

    可這個秘密并不是冷祁山要交換的籌碼。

    冷爵梟依然記得當時的場景,他激動的差點將這個秘密告訴林語嫣。

    冷祁山告訴他,他的親生母親并不是難產死的,而且也沒有死。

    一直還活著!

    知道自己的親生母親還好好的活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會對這件事無動于衷,包括冷爵梟。

    他迫切的想知道真相,為什么他的母親會棄他而去?

    他要當面找到她問個清楚明白!

    等知道真相后在午夜夢回時也不會再深入骨髓的問‘為什么’!

    可內心深處的疤痕他不想這么快對著林語嫣揭開。

    他不想從她的眼中看到同情和憐憫。

    這個還不知道真相的秘密,他選擇了暫時放在心里。

    或者說的直白點,他對林語嫣還是有所保留的,辦不到事事坦白。

    ……

    就在冷爵梟打開洗手間門的一瞬間,他一眼便看到站在門后不遠處的歐陽蘭蘭。

    歐陽蘭蘭的頭上盤著一個溫婉優雅的新娘發髻,一張古典式的美人胚子臉,容貌精致秀美,白皙修長的頸項猶如高貴的白天鵝,一米六八的完美比例身材并不多見。

    她一身高級的白色蕾絲長禮服顯得氣質超群,腳下那雙奢華的施洛華水晶鞋令人一眼便知道她是新娘。

    歐陽蘭蘭學的是播音主持,她望著當初一見鐘情的男人用甜美好聽的嗓音說道:“爵梟,到了給爺爺敬茶的時間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