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2章 傷一輩子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62章 傷一輩子

    冷爵梟不動聲色的看了她一眼:“恩,走吧。”

    見他略過她直接往前走,歐陽蘭蘭忍不住喊道:“爵梟。”

    她這話里有話的感覺并未讓冷爵梟轉身,他背對著她問道:“什么事?”

    見他沒有轉身,歐陽蘭蘭也不生氣,她柔聲細語的說道:“從今天開始以后我們就是夫妻了,我知道這場婚姻是我們雙方爺爺定下的,對你來說可能有些突然,對我來說也很突然……”

    冷爵梟這時轉過身望著她說道:“不錯!對我來說確實很突然,你應該知道我為什么會答應這門婚事。”

    歐陽蘭蘭聽到他這樣說,臉色頓時難堪了三分。

    既然冷爵梟把心里話說在前面,歐陽蘭蘭也覺得有必要說出她的感受:“我知道沒有任何感情基礎的婚姻對彼此確實會有心理障礙,但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只要你給我一個機會,我會學著當一個好妻子……”

    她眼中閃爍的希望讓冷爵梟泛起一絲淺淺的冷笑,他忽然走近幾步低頭望著她一字一頓道:“我不想騙你,我不會愛你的,至于你想當一個什么樣的妻子跟我無關。”

    說完他轉身離開。

    歐陽蘭蘭望著遠去的高大身影,心跳狂亂不已。

    冷爵梟那張驚世駭俗的俊美容顏,讓她的心就像同時有幾百只野貓在抓撓似的。

    28年來,她從未對哪個男人如此心動渴望,當初爺爺歐陽城拿著一本商務雜志問她是否愿意嫁給這個封面上的男人時,歐陽蘭蘭的眼睛都直了!

    她看到冷爵梟和王佳倩在封面上的完美照片羨慕不已,恨不得照片里的女人是她。

    歐陽蘭蘭當時毫不猶豫的說愿意!很愿意!非常愿意!

    爺爺歐陽城笑了笑說道:看來我的乖孫女是真的喜歡他啊!好,這件事情就包在爺爺身上了……

    事情很順利,雙方家人都同意后,婚事就很快定了下來。

    歐陽蘭蘭本以為冷爵梟對她也可能是一見鐘情,可沒想到,他的目的無非就是為了他爺爺。

    但不管怎么說能和冷爵梟結婚這件事,她是如愿以償了,所以她絕對不會放棄追求冷爵梟!

    他這樣的男人走到哪里都是聚光燈一樣的存在,她必須近水樓臺先得月!

    爺爺歐陽城還側面提醒過她,讓她用智慧管好自己的男人,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先懷上冷爵梟的孩子。

    今晚的洞房花燭夜,歐陽蘭蘭早已經在心底渴望無數遍了!

    她紅著臉也快速往客廳的方向走去……

    ……

    兩小時后,冷思辰和父親冷云長先開車離開了,歐陽一家人也準備離開冷國賓的別墅。

    冷家的人將歐陽一家人一起送到了別院里。

    歐陽家的司機已經等在了車旁。

    母親朱丹拉著歐陽蘭蘭往前面的花壇走近了十幾步,她有些略微尷尬的小聲說道:“蘭蘭,媽要提醒你,女人的初夜還是挺煎熬的,你忍忍就過去了……”

    母親的話讓歐陽蘭蘭的耳垂都紅了,她看了眼不遠處的冷爵梟,黑眸中星星點點全是女兒家的那種癡迷和嬌羞。

    朱丹順著她的視線也看向自己的女婿,朱丹嘴角淺笑道:“真是女大不中留,你說你當初才見了他的雜志封面就把你迷的五迷三道的……”

    “那時候他還差點娶了王佳倩,那女人的家庭和冷家倒還真是門當戶對,但我們歐陽家也不差!雖然我們歐陽家比不上冷家的家財萬貫,但我們好歹也是讀書人的后代!以后他要是對你不好,你就告訴我們,我相信以你爺爺和他爺爺老戰友的生死交情,他爺爺一定會站在你這邊的!”

    朱丹就算對冷爵梟這個完美的女婿萬分滿意,但心里就是隱隱的擔心!

    這種極其優秀的男人真是太扎眼了,以后免不了總有狐貍精想辦法往前湊,女兒歐陽蘭蘭因為眼高從未跟男人談過戀愛,現在看了一眼就急著嫁了,她難免要為唯一的女兒擔心。

    歐陽蘭蘭看著母親一臉擔心的表情笑道:“媽,你別東想西想了,爵梟已經是我老公了!我相信他會對我好的,我們倆算是包辦婚姻,以后免不了需要有段磨合期。”

    朱丹點點頭覺得女兒說的也在理,她看了眼不遠處在等她的歐陽復說道:“行吧,那我們走了,從今天開始你就嫁為人婦了,凡是要寬容些,不能像過去一樣耍小孩子脾氣,要孝順公公孝順爺爺……”

    “媽,你就別嘮叨了,說的太久會讓冷家的人有什么想法的,你們回去吧,時間不早了,爺爺也該回去休息了。”歐陽蘭蘭此刻的心一直在冷爵梟身上。

    而冷爵梟的眼神已經出現有點不耐煩,礙于冷國賓的關系才依舊站在原地沒有離開。

    歐陽蘭蘭就怕冷爵梟因為她的家人而感到生氣。

    他要是心情不好就會影響今晚洞房的氣氛了……

    朱丹嘆息道:“好,媽不說了,才剛嫁過來就幫著冷家人說話了……最后媽再說一句,晚上你和爵梟行房事時不要有保護措施了……爵梟爺爺巴不得早點抱上孫子,你要是能夠在頭一胎就為冷家生下曾孫,那以后你在冷家就更有地位了!”

    歐陽蘭蘭微微垂眸害羞道:“媽,這些我都知道……”

    “爵梟爺爺為什么堅持今晚讓你和爵梟住在老宅,這其中的用意你要懂……”

    朱丹還在說,不遠處的歐陽復喊道:“朱丹,我們該走了,時間不早了別耽誤孩子們休息。”

    丈夫這么一提醒,朱丹立刻拉著歐陽蘭蘭往前走。

    兩家人互相道別后,歐陽家老爺子和歐陽夫妻坐著車離開了。

    等車子開遠后,冷國賓拄著拐杖側身對歐陽蘭蘭說道:“蘭蘭,真是委屈你了,今晚讓你和爵梟住在我這老頭子的地方,你放心啊,明天你們就能回去住新房。”

    歐陽蘭蘭一臉甜笑:“爺爺您說的哪里話,這里很好!只要爺爺愿意,我和爵梟可以一直住在老宅陪您老人家。”

    “呵呵呵……蘭蘭的話讓我這老頭子真開心啊!蘭蘭快跟我進屋,爺爺帶你去今晚的婚房,房間里的喜字都是爺爺親手貼上去的……”冷國賓已經轉過身,歐陽蘭蘭殷勤的趕緊去攙扶著他的手臂一起往前走。

    在他們身后的冷祁山轉身望了眼冷爵梟,看到冷爵梟正在低頭發短信,冷祁山蹙眉低聲道:“你跟我來。”

    冷爵梟抬眸掃了他一眼:“你肯把地址給我了?”

    “哼,你以為我會食言?”冷祁山已經往客廳方向走去。

    冷爵梟看到發給林語嫣的短信已經發送出去后,他快速收起手機大步向冷祁山的方向走去。

    ……

    十分鐘后,冷祁山在書房里將一張放在保險箱的老舊明信片放到了辦公桌上。

    “這是你出生滿100天時,你媽媽在西雅圖寄來的明信片,據我所知,她到現在為止還住在原來的地方……你要是真想知道真相,你就去找她吧。”冷祁山的表情有絲復雜,他從桌上拿起煙盒抽出一支煙。

    冷爵梟的黑眸里是千思萬緒,嗓子眼里像是堵著刺痛的棉花讓他說不出話。

    這張陳舊的明信片就像是即將打開潘多拉盒子的鑰匙,他手指微顫的拿起明信片。

    他看到明信片上除了地址,姓名,郵編,在空白處就寫著一句話:孩子,祝你一生幸福平安。

    除了一句祝福的話,他的前半生里就沒有出現過‘母親’這個人。

    普通家庭里的母愛和點點回憶,他統統都沒有,一片空白。

    冷爵梟站在原地盯著那張明信片足足五分鐘沒有說話。

    直到他轉身要離開書房時,一直在抽煙的冷祁山忽然說道:“爵梟,我知道一直欺騙你母親的事情讓你已經記恨上了我,可我那是為了保護你!我也知道我這樣說,你可能覺得我很虛偽,但我要說的是,沒有一個父親會不愛自己的親生孩子……”

    冷爵梟猛地回頭低吼道:“你說這種話你自己會信嗎?如果你真的愛我,為什么在我小時候你常常恨不得要掐死我?”

    這句埋藏在心里多年的話一旦說出就無法收回,冷祁山的手頓時一僵,手指間的煙灰瞬間掉落在了地毯上。

    冷祁山威嚴的黑眸中出現了從未有過的悔恨和難堪,他表情復雜多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冷爵梟始終死死盯著冷祁山的眼睛,見冷祁山始終一言不發,冷爵梟放棄了等待答案他轉身就要走。

    當冷爵梟拉開書房門的一瞬間,冷祁山忽然沖著他的背影說道:“爵梟!當年的事情是因為你媽媽給我造成的心理傷害太大了,我……”

    那句梗在嗓子眼里的“對不起”最終沒能說出口。

    “聽我一句勸,如果可以不要去找你媽媽,不知道真相并不重要,因為真相往往更傷人……”

    隨著冷祁山的話落,書房的門關上了,冷爵梟走了。

    冷祁山眼神有些落寞和心痛,仿佛他一下子回到了過去,雙腿有些隱隱的無力感,他頹然的坐在了真皮轉椅上。

    他一瞬不瞬的望著落地窗外的夜景出神,黯然神傷的自語道:“兒子,愛情這東西容易傷人一輩子!這就是我為什么不讓你娶林語嫣的原因……不想讓你走上我的老路……”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