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3章 只是愚孝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63章 只是愚孝

    整整一個晚上冷爵梟都待在自己的書房,歐陽蘭蘭在新婚之夜獨守了空房。

    天剛蒙蒙亮,冷爵梟就離開了老宅別墅。

    當冷爵梟的車駛離別墅時,歐陽蘭蘭站在三樓婚房的落地窗邊,親眼看著自己的新婚丈夫離開了,她那張憔悴的美人臉何嘗不是一夜未睡。

    “冷爵梟,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歐陽蘭蘭的眼底是道不盡的委屈和不甘心,眼淚瞬間滑落,五指拽著金色的窗簾漸漸揪成了拳。

    而此時正在開車的穆天對后座的冷爵梟說道:“冷總,到了機場隨時可以出發。”

    “好。”冷爵梟若有所思的望著手機發呆,他知道現在這個時間林語嫣還在睡夢中。

    既然決定了就不再猶豫,他快速的發短信給她:語嫣,我有急事要去一趟西雅圖,我會盡快回到你的身邊,我想你。

    ……

    等林語嫣睡到自然醒看到短信時,冷爵梟已經乘坐私人飛機飛往西雅圖了。

    她有些微微蹙眉因為心里是真的很想念他,但她又不想像個黏人的小女朋友一樣纏著他。

    左思右想,手還是不受控制的撥打了他的手機。

    而冷爵梟的手機出于關機狀態。

    她微微嘆息一聲,最終給他發了個短信:我等你,我也想你,還有我們的寶寶也很想你。

    發完短信后,心中那種惆悵和對冷爵梟無盡的思念就像溢滿的水,讓林語嫣的心口有些窒息感,她選擇立刻起來去洗了個澡。

    三十分鐘后,她走進廚房倒了一杯溫開水喝了幾口,剛想打內線電話,讓海景房別墅里的管家可以讓廚師來準備早餐了,門口就在這時響起了門鈴聲。

    林語嫣往門口的方向走去,十幾秒后,她走到門口處的可視屏幕上一看,看到屏幕里正站著一對男女。

    看到門口的那張女人臉,林語嫣有些興奮的立刻打開了門。

    門一開,穿著一身綠色沙灘裙的王佳倩立刻微微俯身抱住了林語嫣。

    “語嫣我們終于又見面了!”王佳倩松開她滿臉笑容。

    林語嫣激動道:“你們怎么會來馬爾代夫?”

    王佳倩沖她眨了下眼睛:“我們知道你們在這度假,所以來看看你們!爵梟呢?他還在睡覺?”

    她的假裝不知道演的很到位,其實王佳倩知道冷爵梟剛參加完婚禮,也知道冷爵梟去國外了。

    而冷爵梟也事先跟王佳倩說好,讓她在指定的今天到馬爾代夫后多陪林語嫣幾天。

    等他見完母親后就會回到馬爾代夫。

    冷爵梟把唐文軒已經知道真相的事情告訴王佳倩了。

    “爵梟他前兩天回國了,因為公司里有急事,我今早起來時看到他的短信,他說他要去趟西雅圖……”林語嫣的眉宇間說不上很難過,她只是盡量保持著平靜。

    王佳倩點點頭表示理解,她側身就對她的特種兵男朋友說道:“一刀,你怎么還愣著?快把門口的行李拿進來啊!”

    在門口不遠處還站著阿杰和歐陽,可見他們都已經互相見過面。

    一刀身材魁梧結實,身高足有一米九,他的臉看起來很剛毅皮膚也有些黝黑,一看就知道是常年風吹太陽曬的累積。

    他算不上有多帥,但看著非常陽剛,很有軍人的氣質。

    “佳倩,你都不問問林小姐的意思嗎?我們直接這樣登堂入室不太禮貌吧。”一刀的眼角掛著絲柔和,面對心愛的女人時,鐵血的男人也能變成繞指柔。

    林語嫣笑道:“哎呦,你倆快進來吧,我光只是這樣看著就覺得像被喂了狗糧呢……”

    這時候一個戲虐的聲音響起:“我以為我起的也夠早了,沒想到有人比我還要早啊……”

    唐文軒手里拎著一個保溫盒走到他們面前。

    王佳倩看了他一眼有絲詫異:“你不是失蹤了嗎?怎么突然會出現在這?”

    “誰跟你說老子失蹤了?我不過就是花了點時間游歷了半個歐洲,突然想來馬爾代夫釣釣魚碰巧見到了林語嫣……”唐文軒一雙桃花眼從頭到腳掃了眼王佳倩。

    站在王佳倩身旁的正牌男友一刀的臉色有些僵,黑眸里透出寒氣。

    唐文軒倒也識相:“大哥你別這樣看著我,我只不過看了你女朋友一眼,她又不會少塊肉,你別以為過去當過特種兵就處處職業使然,繃著一張臉嚇唬誰呢?”

    王佳倩和一刀相視一眼,眼中都有些疑惑,唐文軒怎么會知道他們的關系……

    林語嫣感覺出有點不對勁,她馬上澄清道:“佳倩,你們倆的關系是我告訴唐文軒的,昨晚我們倆吃飯聊天,后來聊著聊著我就把你和一刀的照片給他看了,我是不是說了不該說的話?”

    “沒事,我們進屋吧。”王佳倩攬住林語嫣的肩膀率先走了進去。

    一刀將行李箱推進屋了。

    唐文軒跟在身后也進屋了。

    歐陽和阿杰看到房門關上后就離開了。

    歐陽對著別墅外的保鏢交代了幾句后就離開了,他還要和廚師去指定的酒店餐廳看每天的新鮮食材。

    阿杰等歐陽走遠后,他立即轉身獨自往自己的住處走去。

    待他走進獨立式的單身酒店房間后,他一臉深沉的掏出私人手機打了個電話。

    電話接通后,阿杰直接問道:“事情安排的怎么樣了……”

    ……

    此時林語嫣的別墅里,一刀受王佳倩的眼神示意讓他假裝對這套海景房感興趣,好客的林語嫣帶著他一間間的去看了……

    而王佳倩拽著唐文杰的手走進了離客廳最近的洗手間里。

    等她一鎖上門,王佳倩一臉警告道:“唐文軒,林語嫣和冷爵梟之間的感情事,你最好不要管!不要當個多管閑事的人!”

    唐文軒背靠著瓷磚墻面,掃了眼他身上的一只玉手,笑的毫無畏懼:“我要是偏要管呢?難道你還能讓你的特種兵男友殺我滅口不成?”

    他的話自然是個玩笑,可王佳倩的話并未任何玩笑之意:“你別對我嬉皮笑臉的!爵梟的苦衷,你不會不知道!語嫣又是個固執的女人,這件事情處理起來本來就很棘手!你就別再添亂了!”

    “王佳倩,你老實告訴我,當初你和冷爵梟要訂婚的消息也是假的吧?你倒是很仗義,為了幫他解除婚約,不惜找人偷拍你和你男友在一起的‘出軌’證據,讓爵梟的父親一氣之下立刻退了婚,可你不會想到,爵梟的爺爺早已經有了最理想的欽定孫媳婦……”

    唐文軒的話讓王佳倩的手松開了他的領口,她盯著他的眼睛問道:“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走到盥洗臺的鏡子面前,把被她揪出褶皺的領口輕輕去撫平。

    唐文軒透過鏡子望著身后的王佳倩說道:“最討厭的就是你們這種人,自以為辦事滴水不漏,殊不知漏洞百出!我身為唐文傳媒的總裁,這些年還是有幾個資深的狗仔可以用的,我真要查有什么是我挖不出的?你以為你們身邊的人個個都是死士不會透露一點消息嗎?”

    唐文軒的話讓王佳倩的臉色白了一分,仔細想想,有豐厚資源的人真要查點什么自然不會是毫無所獲。

    “不管任何時代都有一個共同點,有錢好辦事……”

    王佳倩不想再聽他的那套現實理論,她不耐煩的低吼道:“如果你還當冷爵梟是你的朋友!你就不要抱著唯恐天下不亂的心態去攪和這件事,但凡爵梟還有其他辦法他不會這樣去刻意傷害林語嫣,如果林語嫣能夠理解他,他也不需要背負這么多的心理壓力……”

    唐文軒憤然的出聲打斷:“王佳倩你說夠了沒有?你聽聽你自己說的話,身為女人你根本沒有站在林語嫣的角度看待問題!”

    “如果是你的男人這樣對你,瞞著你跟別的女人結婚,你會怎么想?”

    這一問讓王佳倩頓時啞口無言。

    唐文軒笑的不屑:“就算冷爵梟不愛那女人,但他故意欺騙林語嫣這是事實!誰他媽的都別想否認!也別他媽的用什么苦衷給我找借口!你這么幫冷爵梟說話,無非就是因為你把冷爵梟當真朋友,而林語嫣呢?有誰站在她這邊?”

    面對此時已經轉身望著她的唐文軒,王佳倩的眼底涌上一絲歉疚。

    她捫心自問,她為了冷爵梟這個好友故意在這段時間與林語嫣成為朋友,向林語嫣主動示好,目的無非就是想等將來有一天需要她來勸說林語嫣時,她能有一個合適的立場。

    如果她只是冷爵梟的好朋友,自然沒有完全的說服力,但她一旦和林語嫣也成為朋友,甚至是好朋友,那有些話說起來就會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唐文軒望著王佳倩復雜矛盾的眼神就猜到她已經有所反思,他的眸色有絲回暖不再那么冰冷和充滿敵意了。

    他微微嘆息平靜道:“冷爵梟的家庭我不是不清楚,但我說實話我并不同情他,至少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不會這么選擇!我不會在出賣自己愛情的基礎上去盡所謂的孝道,這種孝順在我看來只是愚孝!如果我能夠得到真正的愛情,我會不惜一切代價!”

    王佳倩回神抬眸望向他,她笑的有絲輕視:“唐文軒,你不用把愛情說的這么高尚,我不信你會為了愛情而拋棄你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你看看我,我再怎么愛一刀也沒有和父母翻臉,我也辦不到一走了之去私奔,我可以為一刀去死,但我不能拉上我的父母。”

    “你現在的觀點無非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等你真正遇上兩難全的愛情時,我相信你不會完全不想關于權衡利弊的問題,人吶,總是說別人很容易,等自己遇到相同的問題時就不會那么想了……”

    唐文軒不想再繼續討論這個問題,在離開時掃了眼王佳倩,他一臉決絕的說道:“就像我跟冷爵梟說過的,我就給他一周的時間,一周后他要是不向林語嫣坦白,我會親口告訴她!林語嫣有權知道真相!”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