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6章 上門哭訴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66章 上門哭訴

    面對王彩霞,冷爵梟強迫自己恢復一副談笑風生的模樣,他一臉笑道:“阿姨,事情是這樣的,語嫣的手機不小心掉游泳池了,現在手機壞了暫時不能用。等我們去找你們后,我會重新給她買手機,您不用擔心。”

    王彩霞這才放心道:“原來是這樣,那我就放心了。你們現在在哪啊?語嫣在你身邊嗎?”

    她的話讓冷爵梟微微蹙眉,他繼續撒謊道:“我們已經回市了,語嫣在臥室睡覺,我在開視頻會議。”

    一聽到他說在開會,王彩霞立刻道:“哎呀不好意思啊,阿姨打擾你開會了!我沒什么事情,有什么話等你們出國后再說吧。爵梟啊,阿姨謝謝你這么細心的照顧語嫣,遇上你真是我們語嫣的福氣……”

    王彩霞的話讓冷爵梟聽的受之有愧,可他還不能表現出來,也只能是僵著臉繼續客套著說話。

    很快電話就掛了,面對林語嫣的親生母親,這是冷爵梟第一次接電話手心冒冷汗。

    他實在沒有勇氣告訴王彩霞真相。

    因為就算王彩霞知道了目前的情況,對尋找林語嫣這件事來說也不會有任何幫助。

    林語嫣已經失蹤了,他不能再讓林語嫣的母親和弟弟出事。

    遠在國外的王彩霞和劉光明身邊,已經憑空多了不少便衣保鏢。

    手機還沒放進西裝兜里,忽然又有來電。

    冷爵梟一看是高隊長的電話,他是秒接。

    “冷先生,據我們派到那邊警探提供的新線索,有不少游客在網上提供了那天拍攝的風景人物照片,我們在這些照片中發現,有一名中年婦女很可疑,她走進那家餐廳時那輛輪椅上根本沒有人。”

    “而等你的保鏢出事后,那名婦女再將輪椅推出來時就多了一個女人,在游客提供線索的照片中看到,當時那名婦女推著輪椅去乘坐觀光潛水艇了。我們已經順著這條線索去查,但如果阿杰這個嫌疑犯再次喬裝利用假護照出入境,查起來依然很難……”

    高隊長面色嚴肅很不樂觀,如果阿杰事先策劃好了完美的逃跑路線,那他的反偵察能力就很強,這給跨國辦案的警探們會很棘手。

    連這個有名的鬼才高隊長都覺得棘手,冷爵梟的心忽然往下沉了三分。

    “高隊長,以你過往的辦案經驗來看,阿杰綁架林語嫣最大的可能目的會是什么?”

    高隊長沉思了幾秒:“恕我直言,真的不好判斷。如果對方是為了贖金,應該早就有所行動。但對方一直沒有跟你有任何的聯系,顯然是不想暴露一點線索讓我們找到。”

    “據我對犯罪心理的初步推斷,他很可能是為了什么人而綁架林語嫣,冷先生,阿杰這個人和你真的沒有什么過節嗎?哪怕是間接的。”

    阿杰的底細早在用他之前,冷爵梟已經讓他的四名黑客團徹底查清楚,阿杰是個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根本沒有什么親人,并且冷爵梟和阿杰之間也沒有什么過節。

    “沒有過節,但他的身份也許我需要再派人查一次。”冷爵梟不禁懷疑,也許阿杰的身份已經出現了新的變化是他們沒有發現。

    “那好,我們隨時保持聯系。”高隊長接受了這件案子后也頗有壓力,整整兩天睡了不到三小時。

    ……

    一小時后,冷爵梟回到了自己的別墅。

    回到別墅時已經晚上十點了。

    待他和穆天一起走進別墅大廳時,大廳里的人讓冷爵梟心中瞬間生出一絲極大的煩躁感,但他沒有表現出來。

    冷國賓拄著拐杖從沙發上站起,眼神有些不悅道:“爵梟,既然你已經從國外回來了,為什么沒有回你的新房住?你忘了你的婚房里還有一位新娘子在等你回家嗎?”

    站在冷國賓身邊的歐陽蘭蘭默不作聲,一副乖巧又受了委屈的新婚妻子模樣。

    林語嫣的事情讓冷爵梟都忙瘋了,他早忘了這個名義上的新婚妻子。

    他此刻已經心累至極,已經辦不到對冷國賓和顏悅色。

    冷爵梟只是平靜的說道:“爺爺,這段時間我都會很忙,需要處理很多公事,您早點回去吧,我現在要上樓去開視頻會議。”

    說完他直接往樓梯的方向走去,從始至終他都沒有正眼看歐陽蘭蘭。

    冷爵梟的冷漠和眼底一閃而過的厭惡,就算沒有對著歐陽蘭蘭,但歐陽蘭蘭的心還是受到了暴擊,全程的無視才是最傷人的利器。

    新婚之夜獨守空房,新郎在新婚第二天就飛去了國外,回來后又不回婚房住,完全將新婚妻子當成透明人,歐陽蘭蘭即便是再怎么安慰自己,此刻也忍不住的哭了。

    這當著所有人的面,她感覺她的臉算是丟盡了。

    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冷家的太太,甚至連個傭人都不如!

    歐陽蘭蘭這一抽泣,冷國賓那張老臉頓時氣的通紅,他用拐杖重重的一錘地面怒吼道:“兔崽子!你給我站住!”

    冷爵梟走到一半轉身望著冷國賓,他眼底的不耐之色全然暴露再無隱藏。

    他的態度讓冷國賓忍不住罵道:“爵梟你真是太過分了!你把蘭蘭究竟當成了什么人?她已經是你的合法妻子,就算你們不是自由戀愛,但感情是可以培養的,你就算是再忙也要懂得關心你的妻子,你這樣冷落她,當初你為什么要答應娶她?”

    林語嫣的失蹤讓冷爵梟完全失去了敷衍的能力,如果冷國賓和歐陽蘭蘭不來找他麻煩,他根本想不到要去處理歐陽蘭蘭這件事。

    現在既然他們來了,那就把話說清楚。

    “爺爺,我是答應了您娶歐陽蘭蘭,但我沒有承諾必須對她好,愛就更不可能了!您要是愿意,她還是您的孫媳婦我沒有意見,如果您不想看到我一直冷落她,我可以和她離婚,我不介意。”

    冷爵梟平靜的話語傳進冷國賓的耳中頓時感到氣血上涌,他隱隱有些站不穩,歐陽蘭蘭眼力不錯馬上去攙扶:“爺爺,您沒事吧?”

    她的眼淚嘩嘩的往下流,冷爵梟的話她不是沒有聽到,只是不敢去細想,假裝沒聽到而已。

    冷國賓捂著心口氣的有些發抖:“混賬東西!你說的這叫什么話……你真是氣死我了!”

    冷爵梟并未走下樓,他看向穆天:“穆天,送我爺爺回去,歐陽蘭蘭你留下,我有話對你說。”

    歐陽蘭蘭害怕冷爵梟說出更多傷她的話,她有些怯懦的看著冷國賓哽咽道:“爺爺……”

    冷國賓激動的抬頭問道:“你要對蘭蘭說什么?”

    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當著在場所有人的面,冷爵梟黑眸一沉忽然望向歐陽蘭蘭:“你不就是怪我在新婚之夜沒有跟你洞房嘛,今晚我就補給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