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8章 好友心事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68章 好友心事

    冷爵梟的問話讓四位黑客相互間看了看,最后一致點頭。

    但黑客隊長還是說道:“不過這些只是我們的目前推測,萬一我們都錯了呢?誰也說不準。”

    “阿杰和夏天這兩個人重點去查!我這邊和高隊長也會隨時互通消息。”

    冷爵梟關了電腦屏幕,此刻他需要冷靜冷靜。

    如果真的是夏天指使阿杰所為,那阿杰潛伏在他身邊的兩年簡直是細思極恐……

    冷爵梟甚至不敢想象下去。

    他有些遲疑的望著手機出神,長那么大第一次出現驚慌失措的恐慌,這種身心巨累的感覺已經將他神經繃的無法放松,一種強烈的窒息感撲面而來,讓他有種要發瘋的既視感!

    那種想睡卻怎么也睡不著的崩潰狂躁讓他很想痛快的去打一架……

    冷爵梟關了書房的燈,書房里一片漆黑,他獨自坐在落地窗前的單人沙發椅上,手指間的小紅點忽明忽暗,濃濃的煙霧從他的口中沉重而又虛無的噴出來。

    他想象著林語嫣現在所處的環境,她是不是遭受了虐待……

    她是不是還健康的活著?

    她肚子里的寶寶還在嗎?

    各種不幸在他腦中橫沖直撞,他感覺到自己的心一次次被撞的血肉模糊……

    深入骨髓的恐懼和痛楚從他的血液中漸漸散出來,他夾香煙的手指開始細微的顫抖起來。

    冷爵梟感覺到不能再繼續單獨待下去,他怕自己承受不了這一切,忽然哪一天拿武器殺了自己。

    將煙頭狠狠摁滅在煙灰缸,他拿出自己的手機給白景瑞打了一個電話。

    ……

    一個多小時后,白景瑞和冷爵梟同時出現在一家拳擊館。

    他們各自換了拳擊服,戴上了拳擊手套和護齒牙套,彼此間凝視著對方,兩張剛毅俊美的男人臉在幽暗的燈光下顯得陰森森的。

    兩人對望了足足一分鐘,終于在最后一秒忽然揮拳相向。

    冷爵梟和白景瑞都打的很投入,雙方都沒有保留全力出擊,好像心中壓抑的太久極力需要得到發泄……

    二十分鐘后,他們同時累癱在了拳擊臺上。

    兩人的臉上都掛了彩。

    冷爵梟率先將牙套吐在一邊,此刻他感受到心中的恐懼少了一點點,身體的酸疼和深沉的疲憊感讓他有了幾秒放空的狀態,什么也不用想。

    白景瑞躺了一會后爬起來走到臺下拿了兩瓶礦泉水,再次上臺時朝空中扔去一瓶水。

    冷爵梟徒手接住,他坐起身單腿屈膝,一手搭在膝蓋上打開礦泉水喝了幾口。

    “爵梟,我知道你現在很煎熬,但你要撐下去!語嫣還等著你去救!發生這種事誰都想不到,你自責也沒有用。”

    白景瑞從當初對他的破口大罵轉變到現在的冷靜,用了一天的時間去調整。

    林語嫣出事后,不僅僅是他,包括唐文軒,謝斌,顧不凡都來責怪冷爵梟!

    因為人是冷爵梟的保鏢給綁走的。

    這一點,冷爵梟難辭其咎。

    至于謝斌和顧不凡為什么會知道林語嫣失蹤的事情,因為冷爵梟發動了這些可用的力量去共同尋找林語嫣。

    在這種危機時刻,他才不在乎謝斌和顧不凡是否還喜歡林語嫣。

    反正林語嫣已經是她的女人了,還懷上了他的孩子,她愛的男人也是他冷爵梟。

    他還顧忌那些單相思的男人作什么!

    多一個人幫忙多一分希望。

    白景瑞見冷爵梟依舊眼神空洞的望著某一處,他走到他面前,蹲下拍了拍冷爵梟的肩膀。

    “有任何需要幫忙的地方隨時告訴我!我也已經發動我的朋友圈去找了,我們不能讓語嫣失望!”白景瑞鏗鏘有力的幾句話喚回冷爵梟的神志。

    冷爵梟抬眸看向他:“景瑞,我好怕!我有種直覺,好像我找不回她了……”

    面對冷爵梟的一臉絕望讓白景瑞心頭猛的像是被刺穿了!

    冷爵梟的恐懼又何嘗不是他的恐懼?

    就算此生他與林語嫣再無情緣,但他也不要林語嫣有一絲一毫的受傷。

    眼眶酸澀的讓白景瑞突然站起來背過了身,汗珠流進苦澀的眼中變成一種辛辣刺激的痛感,讓他緊緊閉目將嗓子眼里的所有情緒都咽了回去。

    身為冷爵梟的好朋友,白景瑞最能明白他的心。

    “別說這些喪氣話!冷爵梟,我們來個約定怎么樣?如果我先找到林語嫣,我們讓她重新選擇一次。”

    白景瑞的話讓冷爵梟慢慢站起身,他被白景瑞這番奇怪的話徹底拉回了理智。

    冷爵梟望著白景瑞的背影忽然問道:“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在心中強烈掙扎的白景瑞還是轉身選擇坦然的面對他:“其實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嗎?何必明知故問。”

    冷爵梟的黑眸暗沉異常,他寒意森森的問道:“你愛上了林語嫣?”

    他問的直白,白景瑞握緊了雙拳回答的坦坦蕩蕩:“是,我愛她。”

    “呵……”冷爵梟忽然大步離開,一個帥氣的翻身,跳下了拳擊臺。

    望著什么話也不說就離開的冷爵梟讓白景瑞爆出怒火,他沖著冷爵梟的背影低吼:“我對她的愛在你眼中就這么不屑嗎?”

    這時,冷爵梟的腳步慢了下來,他轉身望向白景瑞,凝視片刻說道:“景瑞,謝謝你用這個方法激勵我!很有效!我已經沒事了,語嫣還在等著我,我不會讓她失望!”

    直到冷爵梟離開了拳擊館,白景瑞還依然站在原地。

    寂靜空曠的拳擊館里只有他一個人,忽然間,他笑了一聲。

    笑聲自嘲而又傷感。

    他知道,冷爵梟明白了他的心意。

    可冷爵梟為了不想失去他這個好朋友,卻繼續裝作不知。

    在生死面前,林語嫣的安全是第一位的,他心中的那點愛根本不值得一提。

    因為白景瑞的內心深處早已經知道一個答案,林語嫣愛的人一直都是冷爵梟。

    語嫣,只要你平安的活著,我當你一輩子的朋友又何妨……

    ……

    此時此刻,身處一座無人島的林語嫣,正在拼命扯著的布條,一塊藍色花紋的窗簾已經被她扯的破爛不堪。

    她蓬頭垢面已經整整兩天沒有洗澡了。

    她不知道深處何地,醒來的時候看到自己被關在一間老舊的木屋里。

    而她的腳上被鎖著很粗的鐵鏈如同一只野狗。

    她的腳邊是一張破舊的墊子,墊子附近還有一個木桶,供她方便使用。

    鐵鏈的長度足夠她走到窗邊,在白天的時候她已經看到木屋所處的位置,木屋被建造在圓形的城墻之上。

    城墻四周沒有任何到達地面的路,往下一眼望去,城墻足有五層樓那么高!

    就算她能解開鐵鏈從木屋里跳下去,她不死也會摔成殘廢。

    今天白天的時候,木屋的天窗里掉進了一袋食物,綁架她的人利用無人機給她扔吃的。

    逃生的本能讓她不想坐以待斃,現在就算沒辦法解開鐵鏈,先準備好繩子也好過什么都沒有。

    林語嫣的雙手早已經被磨出了血泡,疼的她一直咬牙堅持著,沒有任何工具,她只能徒手扯窗簾布。

    可她的一舉一動全部在監視之下,林語嫣不知道罷了。

    而此時在木屋附近的一處地下防空洞內,有人已經觀察了她整整一天。

    夏天終于忍不住拿著話筒對著監控屏幕開口說話了:“林語嫣,你覺得我費盡心機把你關到這里,還會讓你輕易逃走嗎?你比我想象中還要蠢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