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74章 上門提親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74章 上門提親

    時間又過去了一個月。

    蕭毅然帶著兩個保鏢開著吉普車正前往邊境的一處村莊,他要去見一位老村長。

    這個村地處偏僻,人煙稀少,村民大多數都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整個村子里的人加起來不會超過五百人。

    就在半個月前,這個村子里唯一的大學生在一個三線城市里帶頭舉辦了一次攝影展。

    一個毫無知名度的學生攝影師,拍了點關于家鄉的風土人情,本不會引人注意,可當時去三線城市談合作的蕭毅然在當地一位企業老總的陪同下去看了展覽。

    原因就是這位老總的親生兒子也拍了點另類看似很有逼格的照片,老總要炫耀自己有才華文藝范的兒子,一個攝影展自然是很好的噱頭。

    合作項目價值兩個億,蕭毅然自然樂意去看,就當是商業上的應酬。

    可去了之后他才發現,他差點失去一個尋找到真相的重要機會!

    就在攝影展上,蕭毅然看到一張黑白人物照片,女子滿身的銀器首飾,衣服華貴而又有民族特色。

    她的那張側臉僅僅只暴露了四分之一,但他還是一眼便認出了照片中的女人和林語嫣有著一模一樣的容貌!

    當天晚上,他就約見了那名男學生攝影師。

    蕭毅然出手闊綽,在咖啡屋的包廂里當場給了那男學生十萬現金。

    男學生小金是個攝影發燒友,他看中一款單反鏡頭已經整整三年了,十萬塊剛好可以買鏡頭!

    說了不到十句話,小金就將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訴了蕭毅然。

    他說,黑白照片里的女人是他們老村長的女兒叫佟瑤,今年已經二十五歲了,是老村長唯一的女兒,也是村里出了名的村花。

    小金生前的母親跟小金說過,當年佟瑤出現的很突然,村子里的人其實都知道這孩子是老村長花錢從人販子手里買來的。

    但這件事沒有人會在意,一是不關自己的事情,村子里的人都不好事,關起門來過自己的生活。

    二是老村長祖上是地主身份,有錢的村長自然沒人敢惹,但主要還是因為老村長的母親是苗疆人,那種會施蠱的苗疆人。

    這個村子里的人,沒人敢看輕村長一家子。

    小金也說了,他在三線城市上大學,接觸了互聯網以后,他自然也知道了有林語嫣這個新演員,雖然后期沒有再出現在熒屏里,但她的長相讓小金過目不忘,他也猜測林語嫣和他老家村子里的佟瑤是不是雙胞胎姐妹。

    小金當時怕老村長知道,他都不敢把佟瑤的正臉拍下來拿去展覽,怕遭到老村長的報復,畢竟老村長將佟瑤保護在與世隔絕的生活環境下,并不想讓別人知道她的生世。

    帶著小金提供的信息,蕭毅然踏上了尋找真相的道路。

    就算林語嫣還找不到,不影響他去先找到她的妹妹或者姐姐?

    ……

    此時此刻,蕭毅然帶著一套價值五百萬的新娘手工銀飾等在老村長家里的客廳。

    就在三天前,老村長昭告整個村,說要開始為女兒佟瑤招婿,招的是入贅的女婿,見面方式就是要帶著一套新娘手工銀飾來見他這個未來老丈人。

    手工銀飾先讓村里的老銀匠掌掌眼,過了第一關就可以見到老村長當面去交談了。

    等過了老村長的關,才有機會見到他的女兒佟瑤。

    王媽端著兩盤水果走進了古樸雅致的少數民族風格的客廳。

    老村長雖然帶著一家人過著封閉的邊境鄉村生活,但他要求他們學的一點也沒放松。

    所以王媽會說一口不太標準的普通話:“蕭先生,這是我們村子里自己種的水果,絕對好吃健康,你嘗嘗看!”

    蕭毅然一身高級的名牌西服,打著深藍色的領帶,顯得整個人格外精神帥氣,再加上他的儒雅氣質和俊逸的外表早讓王媽笑的合不攏嘴了。

    “謝謝王媽,普洱茶非常好,這是我第一次喝到這么好的茶。”論哄人開心,對蕭毅然來說完全不在話下,商場上的生意之道讓他已經練出了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圓滑本領。

    王媽眉眼彎彎笑的滿臉通紅,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這么英俊的男人。

    這時候,大門口邁進了一個穿著青色長袍的老年人,男人看起來也快七十多歲了,頭發灰白,高高翹起的兩撇胡子讓他不怒自威。

    他腳上穿著一雙黑色的舒適布鞋,手里拿著一根鑲著玉器的長煙斗,他就是老村長佟爺。

    蕭毅然在看到佟爺的一瞬間就往前走,一直走到大廳的屋檐下,一臉相迎的恭敬感。

    佟爺在看到蕭毅然的這副現代穿著后就對他的印象不好,可他見蕭毅然至少在表面上對他還算恭敬,他也就沒有當場趕人走。

    “你就是蕭先生?”佟爺兩手放于身后手握著煙斗走進客廳,他走到正廳的太師椅前坦然的坐下。

    蕭毅然此時已經轉身對佟爺微微俯身道:“我是蕭毅然,見過佟村長,您要求的手工新娘銀飾我已經帶來了,還請您過目。”

    佟爺從頭到腳很傲氣的掃了他一眼:“你不是我們村里人,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招婿的事情?別對我撒謊!我對撒謊的人完全不會給第二次機會。”

    蕭毅然淺笑道:“佟村長,我并不打算要欺騙您,因為我是誠心誠意想娶您的女兒。我在兩個星期前從一處攝影展上看到您女兒的照片,僅僅是一個側面就讓我念念不忘,我找到那名攝影師才打聽到您女兒的事情。”

    “希望您千萬不要責怪小金,是我三番兩次求著他告訴我的。”蕭毅然滿眼誠懇還表現出拿捏恰當的忐忑表情。

    佟爺擰眉似乎在想小金是誰,王媽在他身邊提醒了下,他才明白過來記起了小金,一個走出山村去城市里讀書的男娃子,小金一家人在村子里從來沒有過丟臉的事情,佟爺這才稍稍降了份火氣。

    他的視線開始落到了不遠處的手工新娘銀飾上,老眼微微一瞇,眼底劃過一絲滿意。

    整套銀飾光只是這么粗略一看就知道是上品,佟爺的眉宇間有絲欣賞:“不錯,年輕人,你能夠想辦法讓手工藝人老蔣的鎮店之寶賣給你,可見你花了不少心思。”

    蕭毅然不動聲色道:“佟村長,您過獎了。”

    佟爺笑了笑沒說話,過了幾秒他忽然對身邊的王媽說道:“王媽,你去叫瑤瑤出來見蕭先生,讓他們聊會兒,我去睡個午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