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80章 她毀容了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80章 她毀容了

    病房里唯一出現的男人突然說要走,林語嫣急的問道:“你別走!你快告訴我,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在哪?你們把我孩子怎么樣了?這里是哪里?我為什么會在這?我的身體怎么了?我的臉上為什么纏著繃帶……”

    這一連串的問題令東方擎頓時耳朵聽出繭,他只說了一句字:“靠!”

    面對一個情緒失控接近崩潰的女人,東方擎不想接觸,他在耳麥上按了話筒說道:“珍妮,你來病房一趟,把一些基本情況告訴這個女人。”

    說完后,東方擎看了林語嫣一眼:“你有什么問題,待會直接問我的秘書。”

    也不管林語嫣是高興還是不高興,他坐著智能移動椅子就離開了。

    “喂……”林語嫣本來還想問點什么,但忽然想起那男人說會派秘書過來,她就暫且忍下一肚子的問題。

    她的這個‘喂’讓東方擎轉身酷酷的說了一句:“女人,記住我的名字,我叫東方擎。”

    對于一個低調的億萬富翁,在整容界的科學怪人東方擎在業界人士中那是教父級別的存在。

    可對于從不關心整形方面資訊的林語嫣,對這個名字完全是陌生的存在,毫無任何聯想。

    林語嫣的沉默不語讓東方擎不悅的開口道:“我都說了我的大名,你是不是也該說下你的名字表示回禮?”

    她的黑眸微微一閃輕聲說道:“我叫林語嫣。”

    “我現在在哪?這是在醫院嗎?”林語嫣不由自主的繼續問出口。

    就在她等待東方擎答案的時候,東方擎的秘書珍妮穿著白大褂走進了病房。

    珍妮看起來非常漂亮,但又很職業,她立刻走到東方擎的身邊微微俯身問道:“老板,她的病例我帶來了。”

    東方擎把他手中的東西都交到了珍妮手上,從她的手中接過病例隨便掃了幾眼,他慵懶道:“這里沒你的事了,我來跟她說吧。”

    珍妮道:“是,老板。”

    等珍妮離開后,東方擎從智能椅子上站起,他將防護手套和護目鏡都拿下來丟在了椅子上,接著慢條斯理的開始看起病例來……

    林語嫣急問道:“東方先生,請問我的孩子在哪?他是不是在另外的病房?他一切都好嗎?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我是被獲救了嗎?”

    東方擎也不理她,繼續專注的看著病例。

    林語嫣的激動情緒早已經高亢到邊緣,如果不是身上都帶著傷,還有肚子上的傷口,她真想直接起來看看東方擎手中的病例。

    她極力忍著脾氣等待東方擎回答她的話,至少有一點讓林語嫣心中暫時心安了,她沒有再看到夏天和阿杰,她在猜測也許她被人救出來了。

    至于其中的來龍去脈她就指望著眼前這個男人告訴她了。

    就在這等待的時間中,林語嫣才有了時間去仔細看了看東方擎的整個外表。

    只見東方擎的表情有些沉重,一張陰柔唯美的男人臉長的極其妖孽,明明是個絕世美人,但他全身上下的外表特征都在時刻告訴你,他是個不折不扣的男人。

    身高一米八八猶如男模,寬肩窄腰,黃金比例的身材,一雙筆直的大長腿,一件特殊材質制成的白大褂裁剪的猶如一件藝術品,不僅不遺余力的勾勒出他勁瘦的好身材,白大褂這樣冰冷的職業服穿在他的身上,竟然專業又玩世不恭的雙重味道。

    他一頭濃密張揚的銀色短發是他的標志之一,給人一種未來的科技感和非主流的時髦感。

    十分鐘以后,東方擎將病例合上了,他抬眸就直接說道:“現在我來回答你之前的問題:第一,是我救了你,那座島嶼是我外公留給我的遺產。第二,我發現你的時候,你肚子里的孩子已經不在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你的孩子在哪。”

    “第三,你的燒傷程度很嚴重,如果你積極配合治療,預計兩年后你身體上的燒傷可以完全恢復。我能夠保證不留下疤痕,但今后的生活里你需要格外的注意防曬,因為你的皮膚會很容易灼傷和過敏。”

    終于要說到最關鍵的部分了,東方擎沒有繼續說下去,他望著林語嫣震驚不已像是處在石化狀況的表情有些猶豫。

    林語嫣蒼白無力的問道:“還有呢?”

    東方擎平靜的問道:“你確定想聽到接下來的話?要不我們改天再說。”

    她的眼淚就像開了閘的水龍頭,奔涌而出的淚水是另一個絕望的開始,她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瘋了……

    為什么在聽到東方擎的話后,她還能清醒的選擇聽下去?

    孩子沒了……

    一定是夏天和阿杰偷了她的孩子!

    林語嫣用殘存的那點理智望著他:“你繼續說。”

    見她似乎還能承受的樣子,東方擎也不再刻意隱瞞,他說的直白:“燒傷最嚴重的是你的臉,因為面部神經錯綜復雜,你的每一次微笑和哭泣都會牽扯很多……”

    林語嫣滿眼恐慌的打斷他:“我……是不是毀容了?”

    兩只手臂上都纏著繃帶的她,甚至無法觸摸自己的臉,這種在平時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動作,因為燒傷,她感覺自己現在就像一具笨拙滑稽的木乃伊。

    望著她決堤的淚水,讓一貫說話態度沒什么溫度的東方擎暫時沉默了。

    他以為她的眼淚總會停止。

    她并沒有不顧形象的嚎啕大哭,她是無聲隱忍的默默抽泣,似乎心中有太多太多的苦澀和難過。

    而哭似乎又成了她最無奈的表達方式。

    他就這樣默默站在原地足足一分鐘,最后終于不受控制的走近她。

    東方擎在距離她兩米的位置說道:“你的淚水對你的燒傷毫無幫助,而且你再繼續這么哭下去,我需要重新叫醫生來給你換藥換紗布。我可以告訴你,每換一次紗布就像生扒你的皮!雖然我獨家研制的燒傷藥膏已經達到最持久的療效,但也經不起你用眼淚去浸泡。”

    他的話很快就起到了作用,林語嫣極力克制著那肆意襲來的大痛大悲,她顫抖的哽咽道:“你實話告訴我,我的臉還可以治好嗎?”

    沒有一個人會不在乎自己的臉,如果身體的某一處受傷了,疤痕還可以用衣服來遮蓋。

    那么臉呢?

    難道永遠要戴著口罩和裹著頭巾嗎?

    如果她失去了本來的容貌,冷爵梟還會愛她嗎?

    這個最現實的問題一旦在腦中出現,林語嫣的整個精神狀態非常不好,她心里有一種深深的恐懼和擔憂……

    伴隨著再想到肚子里已經失蹤的孩子,林語嫣忽然感覺到頭暈目眩四肢無力,那種來自腦髓深處的炸裂窒息感讓她想要撞墻!

    心跳監測儀開始出現異常,林語嫣心跳的太快,她緊閉雙目像是受到了非人的精神折磨。

    東方擎臉色一變,他鏗鏘有力的說道:“林語嫣!你要冷靜!你要平復你的情緒!你的孩子我會派人去找,還有,你的臉有救!我保證能夠治好你的臉!你相信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