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83章 夏天被捕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83章 夏天被捕

    冷爵梟的問題讓佟瑤陷入深思,一時之間她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事實上,她沒有任何特殊的預感,她不知道姐姐林語嫣在世界上的哪個角落。

    又或者,林語嫣早已經死了……

    當然,這種假設佟瑤是萬萬不敢說出口的,會犯眾怒的。

    即便她自己內心已經不抱什么希望了,但她不能打擊別人心中的信念和期待。

    就在佟瑤一直思考著如何巧妙的回答冷爵梟的時候,他已經讓坐駕駛位的穆天開車離開了。

    走的時候什么話也沒有留下。

    佟瑤望著遠去的邁巴赫豪車心里有些莫名的惆悵。

    對于林語嫣被綁架失蹤的事情,對她來說真的不像其他人那么期待林語嫣的回歸。

    當年她本該也在父母的身邊承歡膝下,可運命不公,偏偏讓她被賣給了人販子!

    就算佟爺對她很好猶如對待親生女兒,可依舊抹殺不了佟爺從人販子手里將她買來的事實。

    而且這么多年讓她過著與世隔絕的邊境鄉村生活,以至于她來到市里一個月后就徹底愛上了大城市的繁華。

    她最美好的年華,親生父母都健在,嫁給自己最想嫁的男人,還有一筆遺產,佟瑤年紀輕輕過上了別人想要的生活。

    林翔和王彩霞因為對佟瑤有著無法彌補的愧疚感和罪惡感,讓他們對佟瑤是加倍的好。

    可以說是寵溺。

    只要她想吃點母親親手燒的飯菜,王彩霞是隨叫隨到,猶如一個盡職盡責的鐘點工。

    林翔見了佟瑤的第一次,就送她一套在市里的兩居室新房作為見面禮。

    蕭毅然就更別說了,因為她豐厚的嫁妝,對她更是比熱戀期還要呵護備至,一句重話都沒有,她因為初期懷孕想禁房事,蕭毅然‘毫無怨言’,至少佟瑤在心里是這樣認為的。

    就連姐姐林語嫣的好朋友樂悠悠還會時不時給她買個名牌包,佟瑤是心安理得的收下了。

    林語嫣不在的這段時間,她享盡原來屬于姐姐身邊家人的愛護,有時候佟瑤會發自內心的希望林語嫣永遠不要回來了……

    她害怕林語嫣回來后,她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寵愛都會隨著林語嫣的出現而消失。

    佟瑤目視前方一步步往回家的路走去,她眼底那一閃而過的漠視很是無情:姐姐,你受爸媽的寵愛整整二十五年了,這回該換我了……

    最最重要的一點是,佟瑤知道姐姐林語嫣的前夫就是蕭毅然!

    這個可怕的事實,曾經讓她一度擔心過,她會不會淪為林語嫣的影子成為蕭毅然的備胎?

    可愛女心切的林翔和王彩霞為了讓這個虧欠太多的女兒過的幸福,一致改了證詞,他們都‘證明’蕭毅然和林語嫣離婚的原因,是因為林語嫣出軌在先背叛了蕭毅然。

    王彩霞甚至為了這個證詞的可信度,讓樂悠悠也改口這樣說。

    王彩霞這種為彌補女兒佟瑤而中傷另外一個女兒的行為,讓樂悠悠內心頗為不恥,但在王彩霞再三的懇求下,樂悠悠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但樂悠悠說如果佟瑤來問這件事,她不否認就是,主動承認就別想了。

    王彩霞還跟樂悠悠說,如果語嫣在的話一定也會希望妹妹幸福,撒個善意的謊言也沒那么嚴重。

    可糊涂的王彩霞和林翔他們不會想到,這種一時圖心安的謊言遲早會有被拆穿的一天……

    ……

    三天后的凌晨,冷爵梟在第一人民醫院的重癥監護室站了足足一小時。

    爺爺冷國賓再一次病危。

    這一次,恐怕熬不過去了。

    病房外面站滿了人,全是來跟冷國賓道別的。

    而另外一個孫子冷思辰之前一直在國外,即便他此刻已經在飛機上趕回來了,但爺爺的最后一面,恐怕是見不到了。

    冷國賓的老戰友,歐陽蘭蘭的爺爺歐陽城在兩周前突發腦溢血去世了,當時救護車都還沒到人就去了。

    此刻歐陽蘭蘭一家人也站在病房外面等待安排見面。

    當初冷爵梟承諾王彩霞說,他會和歐陽蘭蘭離婚的事情沒有辦到,因為固執己見的冷國賓以死相逼,冷爵梟最終隱忍放棄了。

    不過從那以后,他連讓替身偶爾去敷衍下歐陽蘭蘭的機會都不給了,完全讓歐陽蘭蘭守活寡。

    而在私底下,冷爵梟瞄準了一位十八線的小鮮肉,這個小鮮肉有個極其不良的嗜好:喜歡勾引有錢人家的有夫之婦。

    在冷爵梟的精心布局下,歐陽蘭蘭成功和這枚小鮮肉邂逅。

    一名獨守空房的少婦又是真當需要男人滋潤的年紀,她和小鮮肉夢幻般的邂逅個幾次后,終于在一次酒醉后她沒把持住和小鮮肉酒店秘密開房了。

    有了第一次偷腥,就會有第二次……

    而每一次她和小鮮肉開房的記錄,都被冷爵梟派人全程拍下了照片。

    高清長焦鏡頭下的照片已經攢下滿滿一盒。

    冷爵梟就等著有一天將歐陽蘭蘭正大光明的掃地出門!

    ……

    此時此刻,冷國賓在彌留之際表示很遺憾,嘴里念叨著最終沒有看到曾孫出世,人生一大遺憾啊……

    冷爵梟一臉冰霜的聽著冷國賓喃喃自語,心里早已經攪成了翻天覆地!

    這么長時間以來他對冷國賓失去原則的隱忍,他已經盡到了義務和孝道。

    冷爵梟在心中對自己是滿滿的嘲諷,因為他在冷國賓面前真活成了罵人時的‘孫子’!

    一個就連他自己都看不起的孫子!

    有時候,愚孝害人不淺。

    沒過多久,伴隨著一陣哭聲,冷國賓去世了。

    冷爵梟的父親冷祁山眼角帶淚并未太過傷心,心里已經有所準備,年紀大了終有那么一天。

    生老病死,人生常態罷了。

    ……

    冷國賓的葬禮被安排在了第二天的上午十點。

    整整三個小時,葬禮順利的結束了。

    在回去的路上,冷爵梟在車里接到了一個久違的重要電話!

    “高隊長!”可以說,冷爵梟的聲音很激動很緊張,高隊長已經整整一個月沒有聯系他了。

    高隊長的聲線也有些高亢,顯得很振奮:“冷先生,就在五分鐘前,國外警探打來電話!夏天在國外被逮捕了!我們這邊已經和對方協商好,他們會親自派警員將夏天押送回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