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86章 相信奇跡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86章 相信奇跡

    此時的阿杰和夏天一樣,手銬腳鏈都戴著,他的臉上是一種塵埃落定的解脫。

    他望著深愛的女人微笑道:“夏天,我來陪你了,我不會讓你獨自上路的,我答應過你要陪你走到最后。”

    夏天的臉色白了一分,她驚詫的問道:“難道你是投案自首的?”

    阿杰輕輕搖了搖頭。

    伴隨著他的搖頭,夏天內心劃過一絲冷笑,原來他也是被抓進來的……

    “我怕自首會減輕我的罪行,所以我潛逃到市里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殺了個出租車司機,這樣我就會判死刑和你一樣了。”他身為夏天的幫兇,內心一直覺得自己的罪還不夠重。

    這種病態瘋狂式的愛,讓在場的警員們都心驚不已。

    而夏天的臉上卻揚起了一絲暖心的笑意:“我就知道你是真的愛我……”

    “阿杰,我把我們的孩子弄丟了,讓冷爵梟找回了自己的兒子,我好不甘心啊!”夏天笑的有些蒼白無力,說好了要讓冷爵梟永遠得不到幸福。

    可他連兒子都找回了,失去個林語嫣又算的了什么?

    阿杰嘆氣道:“夏天,看看我們自己,我們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其實我們哪有什么資格去撫養一個孩子……林語嫣當初沒有說動我,我沒有放了她,可自從我們把她的孩子帶走后,我每次看到林語嫣的兒子對我笑,我的心里就感覺罪孽深重……”

    夏天本來還有笑意的臉色漸漸變的陰沉可怕,她忽然大聲的質問道:“你是不是瘋了?你把我當神父在我面前懺悔?過去的事情我永遠不會后悔!如果真要說后悔,我就不該和你在島上離開……”

    后面的話戛然而止,夏天驚恐的看了下周圍的環境,她發現不遠處裝著隱蔽的攝像頭。

    瞬間,她哈哈大笑起來,沖著攝像頭嚷道:“冷爵梟,我差點中計了!你以為我會說出來?我不會!我死也不會說出林語嫣的下落!”

    在監控室的冷爵梟寒著眼看著屏幕中的夏天,她一時嘴快說出了地理環境,林語嫣是被關在了島上!

    可世界各地大大小小那么多島嶼,會是哪個島呢?

    這樣的信息說了也等于沒說,沒有國家和具體緯度方位,想找到林語嫣簡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如果一座座去單獨的尋找,那要花上多少年的時間……

    冷爵梟不知道他有沒有這樣的決心去尋找,他不知道會不會在年復一年的尋找中徹底崩潰了?

    就在他千頭萬緒的時候,阿杰的一句話將冷爵梟瞬間打入了十八層地獄!

    “夏天,你為什么不告訴冷爵梟實情?林語嫣一定是已經死了……我們把具體位置告訴他,讓他去收尸還可以安排下葬禮……”

    他的話沒有繼續說下去,夏天瞪著眼沖他使眼色,她即便是戴著腳銬也走路帶風極力快速的走向阿杰,身后的警員也沒有攔著。

    他們是故意將阿杰和夏天安排見面制造機會,希望可以通過他們的對話中得到林語嫣的下落。

    阿杰的話讓站在監控室的冷爵梟雙腿發軟的后退好幾大步,還是高隊長和穆天同時在他身后扶住了他,以至于讓冷爵梟沒有狼狽的摔倒。

    語嫣死了……

    不會的……不會的……

    冷爵梟驚恐的黑眸無處躲避,他不可自控的落荒而逃,他踉踉蹌蹌跑出去的身影看了讓人忍俊不禁。

    他再也沒有勇氣繼續聽夏天和阿杰接下來的對話。

    他離開監控室后,也就沒有再看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

    半小時后,穆天從看守所大樓里走出來,他大步走向冷爵梟的那輛邁巴赫豪車。

    看到冷爵梟獨自一人倚靠著車門,幽暗的路燈下是他蕭瑟沉長的黑影。

    冷爵梟已經抽了一地的煙,他的右手還握著一瓶伏特加,被他喝的只剩下三分之一。

    從看守所出來后,他的那顆心再也承受不了更多的負荷,他只能麻木機械的打開酒瓶蓋開始沒命的灌酒……

    當麻痹神經的酒精慢慢和他的血液合二為一,他感覺整個胃都開始灼烈的燒心,他的意識也越來越感覺到發沉,腳步漸漸變的虛無,周圍的場景出現不經意間的重影……

    等冷爵梟再次控制不住去想所有發生的事情時,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記憶和意識變的模糊和遲鈍,酒精所帶來的影響讓他發自靈魂深處的暫時松了一口氣。

    他機械的不斷的抽著煙,將自己完全投擲在一個狹小的空間什么都不用想。

    只感受到太陽穴里傳來的脈搏心跳聲……

    他還活著。

    這時,穆天已經走到冷爵梟的面前,他就一直默默站在一邊沒有說話。

    兩個男人就這樣沉默的站了足足二十分鐘。

    反正冷爵梟不走不想離開,穆天也不會走,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勸說冷爵梟,什么都不說就這樣陪著。

    良久,一道幽幽的男人聲音終于響起:“后來他們說了什么?”冷爵梟一雙布滿紅血色的黑眸頹廢的盯在地面上。

    穆天微微蹙眉,他無奈的說道:“冷總你走后,夏天走到阿杰面前沒多久,她用超薄鋒利的塑料小刀片割開了阿杰的喉結,事發太突然,阿杰的喉結處開始大出血,醫生還沒趕到阿杰就死了……”

    “那塑料小刀片被夏天事先埋在她小手臂內側的皮肉里,她怕阿杰說出小島的具體位置就迫不及待的殺了阿杰……”

    就連語嫣的尸體都不讓他找到是嗎?

    冷爵梟那握著酒瓶的手瞬間脫力的松開,酒瓶砸碎在地上,一股濃郁的伏特加酒味肆意的散發開來……

    他那夾著香煙的手下意識的抬起,顫顫巍巍的湊到他的雙唇前,他那雙沒有焦距的黑眸就像掉入無盡黑洞的黑寶石,在不斷下墜的過程中粉碎崩離化為虛無……

    “冷總,我不相信阿杰說的話!林小姐一定還活著!我相信她還活著!”穆天突然間大聲的咆哮出來。

    他就想用他微薄的只字片語讓冷爵梟相信奇跡的存在!

    穆天狠下心繼續打氣道:“冷總,你冷靜的想想看,如果林小姐真被他們倆殺害了,以夏天的行為方式,她一定會將如何殺害林語嫣的細節全部說出來!可她沒有,因為她說不出具體的細節!”

    “而且,阿杰之前對夏天說的那句話很值得推敲,他說‘林語嫣一定是已經死了’,這足以證明他并沒有親眼看到林小姐死了,只能證明林小姐當時的處境很危險,有可能會死,但也有可能還活著!”

    穆天閃爍的目光滿眼希冀,看著自己的老板一副生無可戀的絕望表情,他不知道還能說什么。

    一直低垂著臉的冷爵梟在聽到穆天的分析后,他整張臉都僵住了。

    十幾秒后,冷爵梟像是突然被電擊了般的活了過來!

    他萬分激動的將未抽完的煙狠狠甩飛,頃刻間撲向眼前的穆天將他緊緊抱住,冷爵梟喜極而泣的說道:“穆天謝謝你!你說的對!是我太大意了……語嫣一定還活著!走!我們回去!”

    冷爵梟說完就轉身打開了駕駛位的車門,穆天往前一步阻止道:“冷總,還是我開車吧,你喝酒了。”

    “好!你開!我們走!”

    ……

    兩小時后,冷爵梟回到了自己的新別墅。

    這處別墅四周的保護措施安排的天衣無縫,整幢別墅二十四小時有一百名特種兵保鏢輪流把守保護著。

    就連負責照看寶寶的六名女保鏢都身手非凡,她們都是冷爵梟從一千名精英隊伍中嚴格選拔出來的。

    連續三天他都沒有睡覺,就想在第一時間安排好兒子的安全問題。

    兒子的全名他還沒有想好,想等著找到林語嫣后一起為兒子取名。

    冷爵梟暫時給兒子取了個英文名字。

    亞撒:上帝的賜予,治愈者。

    兒子亞撒對于冷爵梟來說就是上帝賜予他最好的禮物,也是他在尋找林語嫣漫長的歲月中最好的治愈者。

    當冷爵梟輕輕推開臥室的房門時,他看到父親冷祁山從未有過的慈祥一面。

    冷祁山抱著亞撒時的目光猶如看待一件稀世珍寶,他的眼眶有些隱隱的泛紅。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孫子亞撒的身上,并未察覺到兒子冷爵梟的存在。

    冷祁山對著睡熟中的亞撒輕柔的低語:“亞撒,爺爺只要還活著一天,一定會和你爸爸努力找到你媽媽,不會讓你成為沒有媽媽的孩子……”

    冷祁山的話和他如今的轉變,讓冷爵梟發自內心的叫出了聲:“爸……”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