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87章 彼此坦誠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87章 彼此坦誠

    冷爵梟這發自肺腑的一聲喊,冷祁山的身形微微一僵,他抬眸望向門口,他微微抖動的嘴唇顯示著他的情緒有些激動。

    父子倆相視對望了十幾秒,無言。

    臥室里的氣氛頓時有些安靜的過頭,久違的溫馨家庭氛圍讓冷祁山覺得太過矯情,他假意清了清嗓子說道:“已經很多年沒聽到你喊我爸了。”

    他的話并未過多的苛責,更多的是惆悵和無奈。

    冷爵梟已經走到他的面前,他看了眼兒子安詳寧靜的睡顏,感覺這個世界都是柔和美好的……

    “林語嫣有下落了嗎?”冷祁山轉身向前兩步將亞撒輕輕放回躺好。

    冷爵梟的眸色突然冷了下來,他平靜道:“我們去書房談吧。”

    冷祁山看了他一眼率先走出去了。

    ……

    五分鐘后,書房里冷祁山和冷爵梟面對面坐到了單人真皮沙發上。

    冷爵梟給他自己和冷祁山都倒了半杯威士忌。

    “夏天咬死不肯說,阿杰死了。但從線索中分析出,語嫣還可能活著……”冷爵梟一口就將半杯威士忌給喝見底了。

    他這種喝法讓冷祁山微微擰眉,他說道:“這段時間你都快成一個酒鬼了……我真后悔當初阻止你和林語嫣交往,早知道你也是個情種,我再怎么阻止有什么用。”

    冷爵梟望著父親的眼睛有些出神,他感慨道:“爸,你真的變了,后悔這種話從你嘴里說出來,我都有些不敢相信。”

    “有什么好不信的,我可從來沒說過我不會犯錯。你爺爺固執一輩子,我又對你施壓,這段時間真是難為你了……你爺爺死后,我想通了很多事,人生太短暫,我又何必處處按著自己的意愿去強迫你?”冷祁山拿起玻璃茶幾上的威士忌喝了一大口。

    等他把玻璃酒杯放下后繼續說道:“時間過的真的很快,再過幾年我是真的老了,誰知道我什么時候會死,過去那些死守著的舊思想我想統統都放下。我這輩子得不到你媽媽的愛,是我沒想通……我不希望你像我一樣孤獨一輩子,這段時間我也看的夠久了,我明白你是真的愛林語嫣。”

    “如果能夠找回她,她就是我們冷家的兒媳婦,我不會再反對你們了……我知道現在說這些話有些晚,但都是我的心里話。”

    冷祁山的這番話瞬間解開了冷爵梟的一個心結,盡管林語嫣現在生死未卜,但父親能夠這樣對他敞開心扉,冷爵梟還是很感激的:“謝謝您對我說這番話。”

    “謝什么,我們都是一家人,有什么矛盾是不能攤開來講的?人活著,別太較勁,真的沒什么意思。我只是不想在將來死之前有遺憾罷了,如果我死的時候像你爺爺一樣,你帶著怨恨送我走,那我這父親當的也實在是太失敗了!”

    冷爵梟望著向來和他沒有什么深厚感情的父親,忽然在這一刻重新認識了自己的父親。

    今晚這樣的談話是父子倆多年來第一次掏心窩。

    “爸,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冷爵梟想到了冷思辰,這個同父異母的親弟弟,對外公布的身份卻是他的堂弟。

    冷祁山抬眸淡淡道:“你問吧。”

    “如果我猜的沒錯,這么多年來其實你從來沒有愛過何春蘭,而且對何春蘭出軌的事情根本就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既然你不愛她,為什么還要娶她?”冷爵梟隱隱覺得冷思辰這個弟弟有些可憐。

    親生父親不疼愛,親生母親又甘愿當大伯母,這樣詭異的家庭身份讓冷爵梟每次想起來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冷爵梟的話讓冷祁山陷入了短暫的沉思,他忽然摸摸了口袋想掏煙盒。

    摸了一遍口袋沒找到,才想起在兩天前他剛剛將所有的雪茄和香煙都扔了,為的就是抱亞撒時不想讓孫子聞到他身上的煙味。

    可以說,冷祁山真的是發自身心的寵愛這個平安歸來的孫子。

    “爸。”冷爵梟已經將自己的煙遞給了冷祁山。

    冷祁山看了一眼就接了過來,冷爵梟用打火機為他點燃了。

    在冷祁山抽了兩口以后,他說出真相:“有些話我從未在你面前提起過,今晚說開了……你媽媽當年拋下你之后,有很多年我一直恨你媽媽,連帶著這份恨,我對你從小的教育方式太過苛刻,有時甚至很不近人情,老實說現在每次想起來,我都覺得羞愧……”

    “是我自己沒有處理好和你媽媽的關系,將很多負面情緒轉移到了你的身上……想想當時你才多大,我對你……”

    冷祁山自責的有些說不下去,一個勁的猛抽煙,讓一個中年人在自己的親兒子面前承認過去他犯過的錯已屬不易。

    有多少人心中藏著一句‘對不起’到死都沒有說出口。

    “爸,這些事情都過去了,我已經放下,你也不必再介懷。”冷爵梟主動說出他的心聲。

    在經歷了林語嫣失蹤,爺爺去世,兒子的降臨后,很多事在冷爵梟的心中已經不值得一提了。

    冷祁山抽完最后一口煙說道:“那時的我心理有問題,一直在尋求心理醫生的幫助,我怕我有一天真會傷害到你,那我一定會后悔。所以當年在你爺爺的安排下我娶了何春蘭,她也是你爺爺老戰友的女兒。”

    “思辰被生下來后,我想將注意力轉移到他的身上,一開始確實有效……但隨著時間的改變,我發現我對思辰的愛還不及對你的十分之一,我才明白你媽媽對我的影響有多大,后來在思辰長到半歲后,我就把思辰過繼給了你的二叔。”

    “當時你爺爺也同意了,何春蘭本來就沒愛過我,她年輕時對孩子沒什么好感,所以也沒太大意見就同意了,只是稱呼上改變了而已但還是一家人。”冷祁山在提到思辰時,眼底有些隱隱的愧疚感僅此而已。

    冷爵梟的心情很復雜,想知道的事情如今知道了,發現知道以后和過去也沒什么大的改變。

    因為冷思辰還是他的堂弟,不會出現什么當面認親的場景。

    有些真相,如果能一直隱瞞下去,也許更使人容易感到幸福。

    這時,冷祁山突然站起身說道:“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點休息。我已經承諾了我的乖孫,就算他現在什么也不懂,我不想失信于他,以后我會全力配合你找到林語嫣。如果有幸找到了她,我欠她一個道歉。”

    今晚說了太多他曾經想說又不敢說出來的話,發現說出來后像是卸下了沉重的枷鎖,冷祁山離開時的腳步都顯得比過去輕松了不少。

    望著離開的背影,冷爵梟忽然覺得冷祁山的父親形象高大了許多,雖然他的年紀已經不再年輕,但在他這個當兒子的心中像是年輕了二十歲。

    “爸,謝謝您對我的坦誠!還請您原諒我這些年對您的不敬!對不起!”冷爵梟沖著冷祁山的背影深深鞠了一躬。

    冷祁山眼底泛起一絲期待已久的笑意,他轉身說了一句:“歐陽蘭蘭出軌的事情是你一手策劃的吧?讓歐陽一家子狼狽的全身而退,這一計打的漂亮!有時候我還挺愁,你真的太像我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