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01章 語嫣歸來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01章 語嫣歸來

    當天晚上八點,林語嫣帶著一個行李箱離開了伊甸園。

    東方擎站在落地窗前,待在自己的辦公室沒有為她送行。

    他說,他生平最討厭三件事:一是婚禮,二是葬禮,三是送行。

    雖然沒有親自送林語嫣出島,但東方擎始終站在落地窗前看著直升機飛離了小島,直到直升機完全消失在黑夜中……

    他足足站了一個小時沒有動,他的臉上平靜的可怕!

    很想跟著林語嫣一起回去,可他沒有行動。

    林語嫣整整七年沒有見自己的家人和朋友,而她在這七年時間里從未出過島,東方擎就是她朝夕相處的親密朋友。

    從時間上看,他已經贏了冷爵梟和白景瑞……

    東方擎的嘴角勾起一絲淺淺的笑意,他想起當年白景瑞對他早早下的‘降頭’,說他對林語嫣的喜歡還摸不清,最終他果然還是喜歡上了林語嫣!

    他甚至已經想不起是什么時候開始的……

    東方擎無法忘記最后一次的整形手術,他當時先讓協助他的醫護人員全部撤出了手術室。

    望著全身麻醉的林語嫣,他第一次有了親她的沖動。

    他知道,這一次手術后,林語嫣很快就會離開伊甸園了……

    東方擎沒有再壓抑自己的內心,他親了林語嫣的雙唇。

    這個記憶會深深刻在他的腦海中。

    林語嫣的唇很涼,這是他當時留下的唯一記憶。

    秘書珍妮一直陪著老板東方擎站在落地窗前,她見老板第一次這么失魂落魄忍不住說道:“老板,既然您這么舍不得林小姐離開,為什么不阻止她?”

    “呵,珍妮,你怎么變的這么天真,語嫣她是因為身體上的創傷才一直被迫待在伊甸園,如今她恢復了容貌自然是要回到她過去生活的地方,我只是她的朋友和醫生又有什么資格請求她留下來……”東方擎的黑眸里開始變的黯淡無光,他發現他遠比自己想象中要來的失望和惆悵。

    這種陌生而又痛苦的離別滋味,讓他有種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的無奈感。

    “老板,我說實話,希望您別生氣。您喜歡林小姐的事情,我們都看出來了,林小姐不可能無動于衷,感情上的事情總是男人主動些好,你放林小姐走了,冷爵梟和白景瑞就離林小姐近了,您真的甘心看著林小姐以后被別的男人追?”

    珍妮的表情都有些急了,老板好不容易有了喜歡的人,事實也證明東方擎不是男同,喜歡的是女人,可他卻偏偏毫無行動!

    東方擎側眸看了珍妮一眼,笑的隱隱帶著自信:“時間是個好東西,我和語嫣之間的情感牽絆,不是冷爵梟和白景瑞可以隨便相提并論的。語嫣是個驕傲自信的女人,從她能夠忍受七年不聯系冷爵梟的這件事上就能看出,冷爵梟和她能不能走到一塊還是一個未知數。”

    “就算語嫣和冷爵梟之間夾著他們倆的兒子,那也只能證明他們此生都是亞撒的親生父母,至于別的證明不了什么。愛情這種東西你也看到了,不是想在一起就可以在一起,其中牽扯的東西太多,愛情復雜而又抽象,在沒有足夠的勇氣之前還是不要碰觸的好。”

    東方擎已經轉身回到了自己的辦公椅上,像往常一樣他開始續寫他的醫學報告,好像將林語嫣的離開當成了必然而又普通的選擇。

    珍妮望著自己的老板已經恢復了常態,她也就沒再勸說下去,畢竟關于老板的私人感情,她不方便說太多以免讓東方擎對她反感。

    珍妮默默的離開了。

    等她一走,東方擎那張看似淡定冷然的黑眸里閃現了一絲無奈。

    早在林語嫣離開伊甸園之前,他就跟自己約定好了,他給林語嫣一個月的時間,讓她在這一個月里盡情的去見她想見的人。

    一個月后,他會去找她,這是他給她最大限度的自由時間,超過一個月,他怕自己會控制不住他對她的思念……

    他已經習慣了林語嫣在伊甸園的歲月。

    而他親手為她創造出的那張完美容顏,他怎么可能舍得讓其他男人去欣賞……

    東方擎拿起自己的手機,滿滿的思念望向手機屏幕里的女人,他極其冷靜的說道:“語嫣,一個月以后,你要開始習慣我對你的追求……”

    ……

    兩天后下午三點,林語嫣喬裝打扮后從國際機場離開。

    她拉著行李箱上了一輛黑色明星房車。

    白景瑞親自來接的機。

    司機小崔沒有來,白景瑞也是喬裝打扮,他在駕駛位將車剛剛開上了高速。

    車上,林語嫣喝著白景瑞為她準備的熱水,現在喝剛剛好已經成了溫開水。

    “瑞哥,之前的那家影視公司為什么要將我的劇本轉賣給唐文軒?”林語嫣頗為好奇,這一回市里難道就要和老朋友合作?

    白景瑞側臉看了她一眼,轉眼繼續專心開車,他倒是心情很不錯:“你也知道唐文軒現在是知名的動作片導演了,他因為當過兩年兵,拍動作片還是很拼的……你的劇本就是一部熱血動作片,寫的驚險刺激又有獨特視角,唐文軒能看上也不足為奇。”

    “而且,唐文軒出的價格可不是那家影視公司的價格了,影視公司來跟你商量這件事,我覺得是個好機會,你不妨見見他們。”

    “那就找個時間談談吧……”林語嫣的眼神頗為平靜,她目視著前方說了一句:“七年沒回來了,這里的變化真的很大……”

    “是啊變化很大……語嫣,明后天我都向劇組請了假,明天我帶你去市中心好好轉轉,你媽昨天剛回老家了,過幾天才會回來,等她回來后我和你一起去看望她。”

    她看了白景瑞一眼:“行,聽你的安排。”

    白景瑞笑了一聲:“既然聽我的安排,那晚上就住我那不要住酒店了。”

    “呵呵,我沒意見,不住酒店我還省錢了……”

    林語嫣忽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她正色道:“瑞哥,不是說好了嗎,暫時不要用我原來的名字了,現在我護照上的名字叫‘東方晴’,身份是東方擎的堂妹,從現在開始你要習慣叫我新的名字。”

    “遵命,東方晴。”白景瑞立刻笑著改口道。

    此刻他的整顆心就像沐浴在春天里的陽光中,感到溫暖而又愜意,他心心念念期待的女孩終于回來了!

    當初那些煎熬痛苦的歲月終究是被他們熬了過來。

    就像東方擎當年承諾的那樣,林語嫣和白景瑞身上的燒傷完全沒有留下任何疤痕,完全康復后的肌膚宛如新生。

    這讓白景瑞不止一次當面夸贊伊甸園的醫療水平,以及東方擎極其精湛的醫術。

    最讓白景瑞喜極而泣的是林語嫣容貌的恢復。

    雖然那張完美女人臉在白景瑞的眼中依然有距離感,但擁有那張臉的女人心是林語嫣當初的那顆心,心沒有改變,人也沒有失憶,容貌變了而已,總會看習慣的。

    ……

    兩個多小時后,當白景瑞剛剛將房車開進自家別墅車庫時,車內突然響起了手機來電聲。

    車上的導航開著藍牙,手機自動連接著,屏幕里顯示的來電人當場讓白景瑞和林語嫣相視一眼。

    來電人:冷爵梟。

    白景瑞望著林語嫣,用眼神在征求著她的意見。

    林語嫣眸色微垂點了下頭同意他接聽了。

    車內是免提裝置,白景瑞按了接聽。

    冷爵梟低沉好聽的嗓音頓時傳來:“景瑞,你在家嗎?我和亞撒上星期回了國,他剛剛自己親手烹制了點心,說想要送給景瑞叔叔品嘗,如果你在家的話我和亞撒過來一趟。”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