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04章 母愛缺失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04章 母愛缺失

    想不到,她與唐文軒的不期而遇會是在醫院里。

    林語嫣快速垂眸掩去眼底的那絲詫異,她看到腳邊的那束花就明白了唐文軒的來意。

    他應該是來看望王佳倩的。

    林語嫣稍稍用力推了推他,語氣頗為公式化:“先生,你可以放開我,我沒事。”

    唐文軒在看到林語嫣的眼睛時已經有些出神,再聽到她的聲音時,他不可抑制的輕聲道:“語嫣……”

    林語嫣的身形一僵,唐文軒依舊抱著她沒有放開,她的語氣已經有些不悅:“先生,請你放開我!”

    她的眸色很冷,頃刻間讓唐文軒放開了她,手上還有她的體溫,他有些尷尬道:“對不起……你的眼睛和你的聲音真的很像我的一個朋友。”

    林語嫣微垂的黑眸隱隱泛起一絲光澤,她的整顆心都是震顫的,剛才在病房里就連冷爵梟都沒有覺得她的特別之處,反倒是唐文軒發現了……

    她低垂著眸色沒有說話,抬手去撫平身上連衣裙泛起的褶皺,她知道唐文軒一直在望著她的一舉一動。

    越是這樣她越要裝作很淡定,林語嫣抬眸再次看向他:“先生,剛才是我撞了你,不好意思,我還有事先走了,你的花如果需要我賠償我不會有意見,麻煩你告訴我它的價格。”

    唐文軒聽著她的話隨意掃了眼地上的花束,他立刻蹲下撿了起來。

    那張精致俊美的容貌上早已經不是當年的那種白皙,如今的唐文軒因為當過兩年兵早已經將膚色曬成了小麥色,透著股陽剛。

    他一頭利索的黑發極其自然,沒有抹任何發膠,唐文軒的身上傳來一股清新的肥皂香味,一身牛仔服也顯得休閑隨意。

    “小姐,花就不必賠償了,我只是有個問題想問你。”他的神情頗為認真。

    林語嫣將肩上的包調整了下位置,她看了他一眼:“你問吧。”

    唐文軒忽然靠近她十公分,林語嫣下意識的貼向墻壁,眼底有絲隱隱的緊張。

    他微瞇著眼睛輕聲問道:“你確定我們沒有在哪里見過?”

    那種莫名的熟悉感讓他整顆心都充滿疑問,為什么這個女人會有林語嫣一樣的眼睛和嗓音,相似這種事情并不是沒有,可在一個人身上同時有兩樣,這樣的巧合讓他不得不開始胡思亂想……

    林語嫣微微一笑答的很肯定:“你這么一問,我也覺得你有些熟悉,我剛才已經想起來了……你是著名的動作片導演唐文軒,我想很多人都認識你。”

    雖然她的話像是在夸他,但聽在唐文軒的耳朵里一點也聽不出她在恭維和想攀關系的意思……

    這么清高的女人,他已經很多年沒有見過了。

    唐文軒不由自主的又想到了林語嫣。

    當年的林語嫣也是個不認錢只認人的奇葩。

    面對這個陌生又有熟悉感的女人,唐文軒頓時覺得心累,林語嫣這個名字他不太敢去想。

    而今天這個女人,讓他很容易的屢次想到林語嫣,唐文軒忽然后退一步準備離開了。

    他要離去的意思如此明顯,林語嫣也不再看他準備向前走了。

    身后的男人聲音再次響起:“小姐,不知道你感不感興趣嘗試演戲?”

    在他的已知范圍內,他從未見過眼前的女人出現在任何影視作品里,哪怕是一個小的廣告也不曾看到過。

    以這個女人的絕佳外形條件,不進影視圈真是可惜了。

    林語嫣沒有轉身,拒絕道:“謝謝,我不感興趣。”

    她提起步子就往前走了,不想與唐文軒繼續周旋下去,反正她還沒有打算要與他相認。

    此刻她也開始感覺到隱隱的頭疼,之前見冷爵梟和王佳倩的事情讓她幾乎掏空了所有的情緒。

    唐文軒望著林語嫣離去的背影,他不禁感慨萬千喃喃自語:“真是見鬼了,就連背影都這樣像……”

    ……

    三天后的上午十點,林語嫣準時出現在冷氏大樓的總裁辦公室。

    帶林語嫣進來的穆天已經關上門離開了。

    此刻冷爵梟正坐在真皮轉椅上,他將林語嫣準備的個人簡歷認真仔細的看了一遍,看完后又在電腦上看林語嫣過往的繪畫作品。

    只要有關于林語嫣當初的作品統統都沒有,給冷爵梟看的全是林語嫣在伊甸園里創作出的新作品。

    在等待的時間里,林語嫣將整個辦公室環視了一圈。

    什么都變了……

    總裁辦公室里所有的家具全部煥然一新,甚至連裝修風格都截然不同了。

    現在的辦公室更像普通企業老總會裝修的那種風格,看起來只是要顯得‘我是老板我很有錢’。

    林語嫣在心中冷笑一聲,她就像這間辦公室,所有的一切都被拋在了過去的時光里。

    冷爵梟的人生已經走入全新的階段,妻子王佳倩懷孕了,他們將迎來屬于他們倆的孩子。

    而她呢?她只有亞撒。

    歸來的她已然不是過去的林語嫣,既然不是,那她就用這張新面孔走進兒子亞撒的生活。

    但亞撒的生活里有一個掌控一切的親生父親冷爵梟。

    林語嫣即便是不想見到他也無力改變,她只能試著去用平常心面對他。

    “東方小姐,你的作品我已經看完了。不得不說,你的繪畫水平很高,能看出你花了不少時間。但你的繪畫能力并不是最強的,我之所以能夠接受你的面試,一是因為我們共同的朋友白景瑞,二是因為你懂兒童心理學,這一點對亞撒來說很重要。”

    冷爵梟此刻已經站起身,他走向落地窗前,很灑脫往那一站,高大的背影就像座山一樣的強勢存在。

    不知為什么,林語嫣望著他的背影隱約感到一股深沉的孤寂感……

    冷爵梟繼續說道:“亞撒的媽媽已經失蹤七年了,這個事實讓亞撒在一開始的時候患有自閉癥,后來因為他小姨和我太太長期陪伴的關系,暫時彌補了他缺失的母愛。”

    “亞撒除了他外婆小姨,還有我太太,他很難接受陌生人,所以你在一開始的教學中,他可能會不喜歡你甚至討厭你,希望你有所心理準備。”

    他已經轉身,一雙深邃銳利的鷹眸直視著坐在沙發上的林語嫣。

    林語嫣被他這冷不丁的一眼驚的不敢直視,她垂眸望著玻璃茶幾,心跳加速氣息有些微微的不穩。

    冷爵梟正邁著大長腿向她走來,林語嫣蹙著眉說道:“冷先生,你放心,我會盡我所能的開導亞撒。”

    她始終低著頭沒有回應他的眼神,冷爵梟的那雙皮鞋已經映入她眼簾,隨著他的靠近離她越來越近,林語嫣也不可避免的越來越緊張。

    過去那股淡淡的煙草味全然消失,只剩下一股清晰自然好聞的百合花香味。

    百合花是她喜歡的花,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種巧合……

    冷爵梟在她身邊坐了下來,兩人相隔三十公分,可以說已經很近了,完全超出了冷爵梟與人一貫的坐姿距離。

    他眼神極其復雜的望著這個看似有些忐忑,但語氣里又透著淡定的女人,他怎么會聽不出她的聲音和林語嫣是那么的相似呢……

    相似到他有種瘋狂的錯覺,仿佛坐在他身邊的女人就是林語嫣。

    冷爵梟的沉默不已和有些混亂的呼吸聲,讓坐在他身邊的林語嫣心跟著提起,她的后脊背都開始有些絲絲發涼。

    “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的聲音很像一個女演員?”他的薄唇輕啟,那雙黑眸好像停留在另一個空間。

    女演員?

    這是林語嫣所沒有想到的,她抬眸問道:“哪個女演員?”

    冷爵梟盯著她的黑眸回答道:“她叫林語嫣,她是我兒子亞撒的親生母親。”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