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05章 對你不公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05章 對你不公

    冷爵梟的話讓林語嫣的心情五味摻雜,腦中本能的有個聲音瘋狂的想說出真相。

    她很想告訴他,她就是林語嫣!

    可一想到她現在的容貌和王佳倩已經懷孕的事實,林語嫣的整顆心沉了底。

    先不說王佳倩的存在,就算沒有王佳倩橫在中間,她和冷爵梟還能共續前緣嗎?

    當初冷爵梟欺騙她回國假結婚的事情,每次想起來她還是很生氣。

    還有那兩個幾乎毀掉她整個人生的夏天和阿杰。

    而夏天報仇的原因是因為冷爵梟當初的拒絕和言語羞辱……

    一件事情導致接下來的蝴蝶效應,林語嫣也被卷進了其中,最終不能幸免于難。

    即使如今她重新開始,可她如法忘記過去慘痛的經歷。

    而這種痛一直在她的心里持續著,兒子亞撒現在管別的女人叫媽媽,而她這個親生母親只能遠遠的看著,接近兒子還需要從一個家庭繪畫老師開始,這所有的一切都讓林語嫣很壓抑。

    她很想罵命運對她不公平!

    對她太殘忍!

    可就算她罵上三天三夜,也改變不了過去。

    她被迫接受著自己命運的改變,被迫變的積極向上不敢放棄自我,怕一旦放棄,她就真的放棄了兒子亞撒還有愛她的家人和朋友。

    “東方小姐,我的話讓你想起了什么事?”

    冷爵梟的話仿佛就在她的耳邊,林語嫣慌亂的回神抬眸看向他,她的額頭準確無誤的撞上了他的唇瓣。

    那涼涼的觸感就像觸電般傳至她的大腦,林語嫣頓時感覺腦袋嗡的一片空白,她的臉不由自主的紅了,甚至連耳根子都紅遍了。

    她有些害羞的說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你離我太近了!”

    此刻的冷爵梟一手撫上他的雙唇,門牙有些隱隱作疼,他不禁覺得木然,剛才他是怎么了,為什么望著她陷入自己的思緒后,他就會情不自禁的想靠近她?

    靠的太近了……

    冷爵梟寒著眼站起了身:“東方小姐,以后每周一三五晚上七點準時到我的別墅,每次教學時間是一小時。”

    “你的薪水方式是月結,每個月三萬人民幣,每次會由我的秘書轉賬給你,至于其他要求你可以提。如果你沒有別的事情,就請你先離開吧。”

    他已經走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整個表情變得有些不近人情,一股生人勿進的禁忌感。

    林語嫣站起身問道:“冷先生,那我們需要簽署勞務合同嗎?”

    冷爵梟沒有看她,手里已經打開了一份公司里的合同,他清冷的說道:“因為白景瑞的關系,我信任他,所以合同就免了,但如果亞撒不喜歡你,你需要隨時準備走人。”

    這樣的理由林語嫣也理解,她答道:“好,我明白了,那明天晚上開始我會來別墅,關于繪畫工具和書籍我都會自己準備。”

    “好,不送。”冷爵梟始終沒有再看她。

    明天就是周五,林語嫣嘴角掛著絲淺笑,她已經在開始期待……

    等林語嫣走后,門一關上,冷爵梟那雙黑眸立刻望向門口,面對這個女人,他的心總是不受控制的開始瘋狂想起林語嫣。

    這種直接影響讓他有些憤怒,他無法控制這種念想,有關于林語嫣的回憶就像時光機一樣帶他回到了過去的場景……

    冷爵梟清晰的記起了所有他和林語嫣在這間辦公室所發生的一切!

    兩年前,他開始無法承受有關于林語嫣所有的記憶,他叫穆天派人換了所有過去的東西。

    辦公室里被翻天覆地的改變,就連他的別墅里也是,所有關于林語嫣的一切物品都被他鎖進了一間超大的儲物間,包括他過去辦公室里的一切物品。

    這種痛入骨髓的思念一旦像猛獸一樣被釋放出來,冷爵梟緊閉雙目握緊雙拳,他極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

    他的拳頭微微顫抖按壓在辦公桌上,最終他的右手憤怒的揮向一邊,一摞公司里的合同全部散落在地。

    這時,辦公室的門打開了,王佳倩和穆天同時走了進來,兩人相視看了一眼。

    王佳倩道:“穆天,你先出去吧,這里有我。”

    “是,太太。”穆天輕輕關上門離開了。

    王佳倩低頭看了眼地上的合同,她剛想彎腰去撿,冷爵梟蹙眉道:“別撿了,一會讓穆天收拾就行。”

    她點點頭走向沙發處坐下,王佳倩抬眸望著他:“剛才我看到東方小姐了,面試的怎么樣?”

    冷爵梟面無表情的說道:“我已經同意她來了。”

    “恩,我看著就挺好的,我有種感覺,感覺我們亞撒會喜歡她的。”

    她的話讓冷爵梟陷入沉思,過了一會他問道:“你怎么來公司了?你的腿傷還沒完全好,應該在別墅好好休息。”

    王佳倩笑了一聲:“我其實是為了躲避我父母,他們聽說我懷孕的事情后,說是要來看我,我不想被他們問長問短的。”

    冷爵梟站起往她的方向走來,他坐在她的身邊,伸手將她的玉手握進掌心,他認真道:“我不是告訴你,如果你父母問起來,你就照我說的告訴他們就行了。”

    “爵梟,我始終覺得這樣不妥,你明明不是孩子的父親,我非要把你說成是,這樣對你來說太不公平了……”王佳倩滿眼糾結很不忍心。

    冷爵梟嘆息道:“當年要不是你和一刀有先見之明,知道作后備計劃,你現在也不可能這么幸運懷上他的孩子……你父母要是知道你懷的孩子是一刀的,他們一定會想辦法阻止你生下來,但你不是已經下定決心要生下一刀的孩子嗎?”

    王佳倩的眉宇間全是擔心之色:“不錯,我父母要是知道了真相,我敢肯定他們會想辦法來阻止我!我已經沒有了一刀,我不能再失去一刀的孩子!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唯一活下去的勇氣了!”

    “既然如此,我們就按我們之前的計劃進行,在孩子未出生前,我就是你肚子里孩子的父親!”

    冷爵梟也只能想到這個方法保護王佳倩了,畢竟他和她對外宣稱結了婚,雖然沒有領證這門婚姻不具備法律效應,但其他所有人都已經認可了這門婚事。

    尤其是王佳倩的父母。

    “爵梟,我總覺得這樣有點對不起你,萬一以后語嫣回來看到我們這樣,她一定會誤會我們……”這是王佳倩心里最有所顧慮的地方。

    冷爵梟抬眸望向落地窗,他的黑眸靜的猶如一潭死水,他蒼涼悲切的問道:“佳倩,你說語嫣還活著嗎?七年了……如果不是亞撒在我身邊,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過的這七年……”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