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09章 完全改變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09章 完全改變

    林語嫣的問話讓蕭毅然冷冷一笑:“你放心,這群人我不會放過他們,我會報警將這幫人一鍋端了。”

    他簡單的兩句話就將他的想法給說清了,林語嫣這才松了一口氣:“我差點以為你不明白呢……”

    蕭毅然側眼看了她一眼:“東方小姐,你把我的腦子想的也太簡單了。”

    “呵呵,這只能怪你的演技太好,剛才我真以為你是那種傻大款呢。”

    他冷哼了一聲解釋道:“這幫人就是求財,我先花點錢給他們一點甜頭,讓他們以為之后的修理費可以很好的敲一筆,這樣他們對你的寶馬車不會動歪腦筋,犯法的事情其實也不是所有人都樂意,能用騙就到手的錢何必自找大麻煩?”

    林語嫣發自內心的贊嘆一句:“蕭先生還是蠻理智的,剛才我是真的有點懵了。”

    蕭毅然笑的魅力十足:“女人嘛,就該有男人來保護……”

    他眼里的那絲深意讓林語嫣頓時好感全無,蕭毅然這種眼神不是勾引是什么?

    林語嫣的語氣變的懷疑:“之前你為什么停在路邊?難道釘子的事情你也有份?”

    她有點腦洞大開,有點懷疑蕭毅然為了所謂的‘英雄救美’合著那幫混混演戲……

    她這句半真半假的玩笑話讓蕭毅然黑了臉,他的語氣很不悅:“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你難道是在懷疑我幫助你的動機?”

    “東方小姐,我承認你確實很美,是男人第一眼看上就會喜歡的類型,但我可以告訴你,我蕭毅然想要個女人其實很容易,我還不至于這么費盡心思的去討好你。”

    他補充了一句道:“還有,我之前停在路邊是因為我在接電話,我的妻子佟瑤正在跟我談離婚的事情。”

    林語嫣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接電話就接電話,用得著把內容也告訴她這個‘陌生人’嗎?

    等了好一會,蕭毅然也沒等到林語嫣的問話,他有絲好奇道:“難道你不想知道我和佟瑤為什么要離婚嗎?”

    林語嫣早就知道了,她根本不需要問。

    她隨意道:“這不關我的事情,那是你的私事。”

    可林語嫣的冷漠并未阻止蕭毅然的主動,他說道:“既然我們還需要待在車里一段時間,我不妨跟你說說我和佟瑤之間的故事……”

    “蕭先生,你真的沒必要告訴我這些,我也沒興趣聽。”林語嫣拒絕的很直白。

    她的話讓蕭毅然笑出了聲。

    林語嫣微微蹙眉看了他一眼,沒理他。

    車廂里只有蕭毅然的笑聲,等他笑夠了說了一句話:“東方晴,你究竟是從哪冒出來的?你的外表足以踏進娛樂圈去當個明星,如果你有這方面的愿望,我倒可以幫你實現……”

    如今的蕭毅然確實讓林語嫣有些不認識了,他臉上是君子坦蕩蕩的表情,好一副道貌岸然衣冠禽獸的臭皮囊。

    林語嫣的黑眸里閃過一絲玩心,她突然問道:“蕭先生,你是不是對我一見鐘情?”

    所謂一見鐘情就是見色起意。

    她的話讓蕭毅然沒有急著回答,他勾唇想了想說道:“一見鐘情談不上,你的眼睛和聲音挺像我前妻的,我有些好奇我的丈母娘居然沒覺得你像語嫣……”

    林語嫣心跳微微有點加速,在看到蕭毅然的第一眼,她就刻意讓自己的說話語調和語氣有些改變,變的并不是特別像林語嫣,沒想到蕭毅然還是聽出來了。

    不過也不奇怪,畢竟她和蕭毅然曾經在一起四年,時間也不短。

    “蕭先生你就說實話吧,你對我存了什么樣的心思?”林語嫣笑的很慵懶。

    蕭毅然側眼快速掃了她一眼,很快他又目視前方,臉上有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說實話,我沒想過要和你談戀愛,但睡一覺我還是很感興趣的……”

    林語嫣不禁輕笑出聲:“唉,語嫣當年堅決選擇和你離婚,我覺得是她這輩子最對的選擇。蕭先生你這樣的人確實不適合婚姻,也不適合擁有愛情,你最合適不斷的換女人,快活一輩子……”

    她的話并無諷刺之意,在林語嫣早看透了蕭毅然的為人后,面對如今完全放飛自我的蕭毅然,她倒是由衷的感覺這樣的男人確實適合自由自在的過一生。

    不適合給任何女人承諾。

    她的評價讓蕭毅然好半天說不出話來。

    正當林語嫣認為他不會再說什么的時候,蕭毅然面無表情的說道:“也許你說的對。我這種人確實不配得到愛情……我這輩子唯一辜負的女人就是林語嫣。”

    “蕭先生,那么佟瑤呢?你沒有辜負她嗎?”林語嫣現在倒有些好奇了,為什么蕭毅然只唯獨提到了她。

    他語氣很平常,說的好像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當年我娶佟瑤是因為在語嫣身上得不到我想要的了,佟瑤是語嫣的雙胞胎妹妹,我以為娶個長相一樣的女人可以彌補我內心的缺失……”

    “呵,我和她結婚的第二個月我就發現了,她不過就是語嫣的一個替身。如果我和佟瑤的兒子還活著,或許我和她的婚姻還沒走到頭,可兒子一死,我徹底醒悟了。”

    蕭毅然忽然側眼望著林語嫣自嘲道:“我一直還以為我愛過佟瑤……原來從未愛過。”

    聽到他說出真相,林語嫣有些詫異:“你為什么會把這些事告訴我一個陌生人?”

    蕭毅然單手握著方向盤,另一手從儲物格里摸到香煙,從里面抽出一支煙,他沒有看她隨意問道:“不介意我抽煙吧?”

    林語嫣停頓了兩秒說道:“你抽吧,麻煩你把車窗打開些。”

    蕭毅然沒說話將煙點燃后抽了兩口,將車窗開了一絲縫。

    “你既然是林語嫣要好的同學,說起來你也不算完全的陌生人,也許是因為你的那雙眼睛和你的嗓音吧,讓我對你不設防想說什么就說什么了……”

    他揚起一絲暖暖的笑意:“老實說,你這樣的女孩子我是頭一次遇到,能夠讓我隨意作自己,我感覺好舒暢……東方晴你考慮下我的建議吧,我有的是錢可以捧紅你,當然我對你也挺感興趣的,跟你在一起說話我覺得舒服,怎么樣?讓我成為你男人吧?”

    蕭毅然的坦白也換來林語嫣的真實回答:“蕭先生,我也老實告訴你,我對你一點也不感興趣,不管是你的錢還是你的人,你呢和我完全不是一個世界的,就像你說的你有的是錢,你還是找那些對你感興趣的女人吧!我和你呢,在我下車之后,我們可以繼續選擇當陌生人。”

    她的拒絕讓蕭毅然笑了一聲:“真傷心,這么快就拒絕我了,你完全可以假裝欺騙我一下,至少今天我幫了你就當感謝我也好。”

    林語嫣搖搖頭沒再說話,七年不見,蕭毅然這個人,她已經徹徹底底不認識了。

    她想起當年在大學時期的那些回憶,蕭毅然還是大學生時的那種淳樸和真誠……統統化為烏有隨著逝去的時間一并埋葬了。

    林語嫣甚至有種錯覺,當初她在大學時期愛過的少年其實根本沒有存在過……

    時間終會將所有人都改變。

    林語嫣不禁感慨,她至少還沒有變成她當初討厭的那種人。

    而蕭毅然顯然已經是了,他變成了當年他討厭鄙視的那種人。

    他也變成了林語嫣很討厭的那種人。

    也許,她該適應這種改變,無論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變了就是變了,僅此而已。

    ……

    在回去的路上,蕭毅然和林語嫣一路上再也沒有說過話。

    當蕭毅然將車開到市中心時,林語嫣讓他將她放在了一處路口。

    他沒有留下他的聯系方式,他也沒有問林語嫣的手機號碼。

    只是在林語嫣下車之前,蕭毅然告訴她,關于寶馬車的事情他會報警處理,讓林語嫣等著聯系取車就行。

    林語嫣很坦然的下了車,仿佛蕭毅然就是當了一回司機。

    兩人在相反的方向各自離開了……

    ……

    晚上七點,林語嫣帶著繪畫教學工具準時出現在冷爵梟的別墅里。

    她被管家帶進客廳,一走進客廳她就看到不遠處沙發上坐著的一尊男神。

    冷爵梟一身時尚舒適的居家服,他手上拿著一份報紙,抬眸的一瞬間剛好看到林語嫣也在看他。

    他深邃的眸子很快移開了視線,他說的隨意:“東方小姐,你先在客廳等一會兒,亞撒的小姨正在他的房間。”

    林語嫣剛要回答他的話,突然聽到前方二樓走廊上傳來咚咚咚的跑步聲。

    她聞聲抬頭望去,很快她看到臺階上出現了一個小小的身影。

    亞撒穿著一身帥氣的兒童裝,他稚氣的喊道:“爸爸,小姨說你帥得掉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