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10章 母子相見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10章 母子相見

    當林語嫣親眼看到兒子亞撒時,她整個人極力克制著不沖上樓去擁抱他的強烈本能!

    整整七年了!

    從懷孕到毫無深刻記憶的生下他,林語嫣對兒子亞撒來說不僅僅缺失了六年多,還有她自己的六年多!

    她本可以親眼看著兒子長大……

    可她沒有!

    林語嫣發自靈魂深處的恨著早已經死了的夏天和阿杰!

    她的人生因為這兩個畜生而不可逆。

    如今,內心無數的不甘心只能化為珍惜當下。

    林語嫣滿眼通紅的望著亞撒從臺階上一步步走下來,那張酷似冷爵梟的俊美小臉在跑過林語嫣的面前時,他只是好奇的掃了她一眼。

    很快,亞撒已經跑到了冷爵梟的面前,他笑呵呵道:“爸爸,我來看看你的臉有沒有掉渣!”

    他的小手摸上冷爵梟故意為兒子低下來的臉,冷爵梟摸著亞撒的后腦勺淺笑道:“怎么樣?爸爸的臉掉渣嗎?”

    亞撒咯咯咯笑出聲,他搖了搖頭道:“根本沒有!小姨亂講話!”

    這時,樓道口出現了一位穿著休閑服的年輕女人,她一頭烏黑的長發順在一邊,一張素顏望著樓下的冷爵梟父子,她笑的一臉燦爛:“姐夫,剛才我和亞撒在房間里用詞造句呢,所以我就拿你舉例了……”

    佟瑤的出現,讓林語嫣的整個關注度已經從亞撒身上移到了她的身上。

    如果說冷爵梟是林語嫣最害怕見到的人,那么佟瑤絕對是第二個!

    這個失散多年的雙胞胎妹妹一直是林語嫣心間最矛盾的存在。

    如果林語嫣沒有毀容,佟瑤的那張臉還不至于讓她那么感慨萬千。

    如今林語嫣已經換了一副與過去完全不同的面孔,甚至連相似都算不上。

    可妹妹佟瑤卻頂著林語嫣過去一模一樣的容貌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林語嫣的心跟針扎似的難受……

    她過去也有那樣的臉……

    林語嫣已經低下頭不敢再看佟瑤,她雖然安靜的像一尊雕像,卻讓人有一種完全無法忽視的存在感。

    她如今的絕美混血面容讓人過目不忘,放眼整個娛樂圈,多少新鮮的血液中也沒有像林語嫣這獨一無二的存在。

    佟瑤很自然的看到了她,她從臺階上一步步優雅的走下來,她的膚色早已經不是當年的陽光型,如今的佟瑤和當初林語嫣一樣有著白皙細膩的肌膚。

    這歸功于她當上大明星的這幾年,去了不少國際知名的護膚中心,將皮膚已經慢慢變白了。

    佟瑤走到冷爵梟的身邊坐下,她笑問道:“姐夫,她是……”

    冷爵梟望向站在不遠處的林語嫣,他說的很平靜:“她叫東方晴,是我請來教亞撒畫畫的老師。”

    亞撒此刻就站在原地,背靠著父親冷爵梟,他那雙大大好看的黑眸瞬間盯著林語嫣。

    林語嫣此刻也正望著亞撒,她心里忐忑極了,作為成年人,她先開口說道:“你好,亞撒,我是你的繪畫老師,以后你可以叫我晴老師。”

    說著的同時,林語嫣已經慢慢走近亞撒,在離亞撒不到兩米的地方,她蹲下伸出右手一臉溫柔的望著亞撒。

    亞撒本來很排斥生人,可他也不知道今晚怎么了,在看到這個阿姨時,心跳的很快,他的臉有點紅。

    冷爵梟說道:“亞撒,跟老師打招呼。”

    他輕輕放開兒子的身體,希望亞撒能夠主動走向前去與林語嫣握手。

    真如林語嫣所希望的,亞撒有些怯懦的向前走了一步,他伸出自己肉呼呼的小手,稚氣的說道:“你好,我叫亞撒,爸爸之前跟我說過時間了,那現在我們開始去畫畫吧,你跟我上樓!”

    亞撒宛如一個小紳士,他松開林語嫣的手以后,他率先往樓梯口走去。

    林語嫣此刻的心情激動的無以言表,她現在的眼里只有兒子亞撒,已經迫不及待要去和兒子單獨相處,心里哪還有冷爵梟和佟瑤這兩個人。

    她什么招呼也沒打就跟著亞撒上樓了。

    等林語嫣和亞撒走后,佟瑤望著空空如也的樓梯口,心里隱隱有些不是滋味。

    原本給外甥找家庭教師這種事太平常不過,可林語嫣的出現讓佟瑤突然有種危機感……

    她隱隱有種擔心,怕這個美的像天仙一樣的家庭教師會替代她在亞撒心中的地位……

    “佟瑤,今天是亞撒第一次上美術課,我上去看看,你隨意。”冷爵梟已經站起身。

    佟瑤心里一咯噔,就連冷爵梟都被吸引了,她不免有絲驚訝。

    按照以往的慣例,冷爵梟除了與王佳敏和王佳倩這對姐妹花走的很近外,還從來沒有和哪個女人單獨在一起過……

    就算亞撒也在,但在佟瑤的眼中,冷爵梟能夠親自去旁聽美術課,這件事還是有些反常的。

    “姐夫,姐姐最近有消息嗎?”佟瑤忽然問道,她就是有點見不得冷爵梟被什么陌生的美女吸引。

    提到姐姐林語嫣,冷爵梟的心情每次都很遭。

    果然,冷爵梟準備上樓的步子停下了,他僵著身形轉身望著佟瑤,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沒有。”

    佟瑤微笑道:“反正我相信姐姐還活著,我也相信她一定會回來的。”

    她的刻意討好每次都能安慰到冷爵梟,他點頭道:“恩,我也這么認為。”

    “佟瑤,代替我向媽問好。”說完,冷爵梟繼續往樓上走去。

    雖然冷爵梟和林語嫣沒有結過婚,但自從當年亞撒出現后,王彩霞更是把冷爵梟當女婿了,就連佟瑤也是直接改口叫冷爵梟為姐夫,連續六年多了也不曾改口。

    這六年多來,他們早已經成了一家人。

    直到看不到冷爵梟的身影,佟瑤才有些不甘心的離開了別墅。

    ……

    五分鐘后,佟瑤坐著價值一億人民幣的頂級裝配明星房車離開了別墅。

    在車上,佟瑤的御用化妝師已經開始在給她化妝。

    其實佟瑤不喜歡素顏,但每次來冷爵梟別墅為了讓亞撒喜歡和冷爵梟的欣賞,她堅持每次素顏出現。

    佟瑤的貼身助理花姐一身大紅色的修身西裝,一絲不茍的黑發光溜的梳于腦后,她的妝容精致而又大氣,年紀已經四十歲的她當了佟瑤整整五年的助理了。

    花姐感受到佟瑤上車后臉色就不太好,她問的直接:“瑤瑤,你怎么了?以前從別墅出來總是笑逐顏開的,今晚的你有點反常。”

    佟瑤此刻正閉著眼睛,化妝師正在給她化底妝,佟瑤閉著眼說道:“我姐夫給我外甥請了個美術老師。”

    花姐眼中有絲疑慮:“所以?”

    佟瑤不悅道:“那女人天生一副狐媚子的臉,我看我姐夫眼神已經有點不對勁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