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11章 喜歡姐夫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11章 喜歡姐夫

    花姐聽到佟瑤的解釋后,她笑了:“瑤瑤,你這是在擔心你姐夫喜歡上那女人嗎?”

    佟瑤冷哼了一聲沒說話,算是默認了。

    在花姐面前,佟瑤一直是真實的自己,甚至在母親王彩霞面前她都還戴著面具。

    “都三年了,既然你喜歡你姐夫,我勸你趕快和你老公蕭毅然離婚,蕭毅然雖然身價過億,但那也比不上冷爵梟的家產,他的商業帝國遍布全世界,冷爵梟和蕭毅然的富裕程度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花姐一臉艷羨,如果不是因為她已經不年輕了,不然她倒也想找機會接近冷爵梟這號人物。

    說到離婚,佟瑤睜開眼睛對化妝師說道:“米歇爾,妝待會再化,我現在肚子里一團火,必須和你們嘮嘮!”

    米歇爾收起粉底和化妝刷,她一張三十五歲的臉看起來也就三十歲不到,她說道:“瑤瑤,你說吧,我們聽著。”

    佟瑤頓時怒罵道:“蕭毅然這個狗東西,我今天給他打電話聊了半天,他也沒同意跟我離婚!他不愿意無非就是不肯跟我分家產!”

    花姐蹙眉道:“他不同意,離婚確實會比較棘手,但你要是不離婚,你又沒法正大光明的去追冷爵梟,這小姨子的身份尷尬啊……”

    佟瑤無奈的擰著眉心有些氣的說不出話來,米歇爾有些不明真相,她詫異道:“瑤瑤,你確定王佳倩和冷爵梟沒有關系嗎?他們真的只是好朋友?”

    “這個我確定!冷爵梟和王佳倩當年只是辦了場假婚禮,這件事我和我父母都知道……而且王佳倩雖然住在別墅,但她和冷爵梟一直都是分房睡的,冷爵梟在私底下跟我和媽也說過幾次,他和王佳倩一直都是朋友關系。不過這件事涉及到王佳倩的全家,你們可別往外說,不要讓我為難。”佟瑤提醒道。

    花姐和米歇爾都笑了,花姐道:“我們這張嘴,你還不相信嗎?你放心吧,王佳倩這個女人我們又不認識,她和冷爵梟怎么樣我們不管,就算她和冷爵梟背地里有什么關系,那也不妨礙你追冷爵梟啊!”

    “對,完全沒影響,我跟你說像冷爵梟這種男人早就見多了美女,普通女人入不了他的眼,不然你姐姐失蹤這么多年他也不會一直不娶,好不容易找了一個還是場假婚姻,瑤瑤,我們都看好你!至少你的臉就是先天的優勢!”米歇爾望著佟瑤的臉就覺得滿意,這些年一直給佟瑤化妝,她早已經挖掘出千變萬化的妝容點綴佟瑤的美。

    花姐拍拍佟瑤的手臂:“你就別緊張了,一個美術老師而已,冷爵梟要是喜歡美女早已經有別的女人了,也不至于會等到現在。你還是趕緊想辦法先和蕭毅然離婚吧,他背地里不是有很多女人嗎?你就找人搜集出軌的證據,他要是不愿意離婚你就找律師去法院提交離婚訴訟!”

    花姐和米歇爾的話讓佟瑤陷入沉思,她想了幾分鐘后說道:“米歇爾,你接著化妝吧,你們的意見我聽進去了,蕭毅然這個人我最好還是不要給他下套,不然我也惹一身腥,我還是盡量跟他和平離婚吧,我再找時間跟他談判。”

    ……

    此時此刻,冷爵梟的別墅里,林語嫣正在亞撒的臥室里耐心的教學。

    亞撒比林語嫣想象中要乖巧很多,她帶來的繪畫作品讓亞撒滿心佩服,之前林語嫣有過調查,她畫了一種百分之八十的孩子都會喜歡的漫畫風格。

    測試很成功,亞撒剛好是那百分之八十,他在看到林語嫣拿出來的連環畫時簡直驚呆了。

    一張笑臉全是崇拜,從起初對林語嫣的陌生規矩感,此刻的亞撒已經可以和林語嫣開玩笑了。

    這母子倆相識相熟的驚人程度,讓在書房盯著電腦看著監控畫面的冷爵梟頗為驚詫。

    他想不到兒子對繪畫的興趣那么大,看到亞撒親手畫出來的小人畫,冷爵梟也是再次吃驚的不敢相信。

    似乎兒子亞撒有繪畫天賦,冷爵梟已經想到這種天生的藝術細胞來自遺傳基因,來自亞撒的親生母親林語嫣。

    一想到這種可能,他的整顆心百感交集,如果林語嫣能夠親眼看到兒子已經會畫畫了,那該多好……

    監控畫面的女人臉真的很美很美,令冷爵梟始終無法移開雙眼,林語嫣的新面孔并不是完全吸引他注意力的原因,而是林語嫣發自內心的母愛光輝……

    她溫柔至極看待亞撒猶如最摯愛的人,她的寵溺眼神,讓冷爵梟都以為他多心了。

    可他看了半天,林語嫣的眼神和語氣怎么樣都是那種感覺,這讓冷爵梟一度很好奇。

    他也只能暫且理解為林語嫣是很喜歡小孩子的那種人。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知不覺教學時間很快就到了一小時。

    林語嫣似乎已經忘了時間,她和亞撒邊畫邊聊天的方式讓整個臥室都充滿了歡聲笑語……

    “晴老師,你小時候是不是像我一樣喜歡畫畫?”亞撒眨著大大的眼睛一臉天真的問道

    小臉上的精致相貌像極了冷爵梟小時候的照片,亞撒眉宇間的神態倒是非常像林語嫣,笑起來也和她很像,會讓人一時忘了世界上所有的煩惱。

    曾經在無數個失眠的夜晚,林語嫣想象著和兒子亞撒在一起的畫面,如今已經成為現實,真實的讓她都不敢去相信,害怕這不過就是一場殘酷而又虛幻的夢。

    “晴老師?你在想什么?”亞撒望著林語嫣問道,她的表情很復雜,眼眶有些紅,眼神卻很游離仿佛此刻不在臥室里。

    林語嫣被兒子這么一喊,真真切切的哽咽道:“你叫我什么?”

    亞撒歪著小腦袋,手里拿著一支藍色的彩色畫筆,他呵呵笑了:“我叫你晴老師啊!晴老師你是不是困了?如果太累的話你就睡一會兒吧。”

    他毫無心機善良的話一說出口,林語嫣再也控制不住的跪倒在地上,身子往前一探將亞撒用力的抱進懷里哭了……

    隱忍壓抑的哭聲已然控制不住,但她怕嚇到亞撒還是不敢放聲大哭,也怕哭聲引來其他的人。

    林語嫣這反常的一幕頓時讓坐在書房的冷爵梟站起身,他立刻離開書房前往亞撒的房間了……

    不出兩分鐘,冷爵梟就到了亞撒的臥室門口,他本想推門而進,但他細心的聽到林語嫣對亞撒說了一句話:亞撒,晴老師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

    在臥室的亞撒此刻已經拿著紙巾遞給了林語嫣,他的小臉有些擔憂:“晴老師,你為什么哭了?你有什么特別難過的事嗎?爸爸說,如果你真的很難過,那你就哭吧,我會陪著你的。”

    亞撒想起了林語嫣剛才的話,他接著說道:“你有什么問題?你問吧,只要我知道一定會告訴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