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18章 先發制人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18章 先發制人

    聽完林語嫣的話,冷爵梟微微蹙眉他站在原地想了一會,之后他邁著大長腿往沙發的方向走去。

    他還側眼對林語嫣說了一句:“晴老師,我們不妨坐下談。”

    林語嫣呼出一口氣:“好。”

    她也走向沙發,沒多久,兩人都坐下了。

    冷爵梟背靠著真皮沙發,兩條逆天長腿翹著帥氣的二郎腿。

    他黑眸一閃平靜的問道:“你為什么就斷定我會聽取佟瑤的話將你辭退?”

    林語嫣四兩撥千斤,說道:“佟瑤說我有暴力傾向,留在亞撒身邊太危險。”

    “那你認為你自己有暴力傾向嗎?”冷爵梟依舊問的平靜。

    林語嫣認真的想了想,回顧了她的過去,大概過了兩分鐘她肯定的說道:“我自己認為我沒有暴力傾向,若非佟瑤真的惹怒了我,我根本不會動手。”

    冷爵梟聽完淡定道:“既然如此,我為什么要辭退你?”

    他這一反問倒是讓林語嫣有點想不通了,她忍不住的問道:“冷先生,佟瑤是你的小姨子,亞撒又很依賴她,難道你不想聽聽她說什么?畢竟我是個外人,只是亞撒的繪畫老師。”

    “晴老師,你不必故意套我話,我可以直接告訴你為什么。我不辭退你的理由有三點:第一,佟瑤的私事跟我和亞撒無關。第二,亞撒他很喜歡你。第三,你確實教的不錯。”冷爵梟那雙深邃的眸子緊緊的盯著林語嫣,語氣淡然卻很有壓迫感。

    “不過,我把丑話說在前頭,只要亞撒不喜歡你,我會立刻讓你走人。所以,如果佟瑤去亞撒那告你的狀,我不會為你說好話,你需要自己想辦法跟亞撒解釋。”

    “恩,我明白,謝謝冷先生能夠不這么武斷,還能給我一次機會。”

    他說的話全部讓林語嫣入了心,她的臉色有些僵,雖然她確實有點擔心她敵不過佟瑤在亞撒心中的地位,但冷爵梟既然已經把話說明白了,她只能是想辦法了。

    以林語嫣對佟瑤今天的這番了解,她相信佟瑤一定會在亞撒面前說她的壞話。

    她只能希望到時候亞撒能夠給她這個親媽一個解釋的機會了。

    “晴老師,我有個私人問題想問你,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回答?”冷爵梟問的有些隨意。

    林語嫣這會兒對冷爵梟尚存有一絲感激之意,她立刻道:“你問吧。”

    “上周六早上出現在白景瑞別墅的男人是誰?”他是明知故問,就想聽聽林語嫣是否會如實回答。

    林語嫣脫口而出:“哦,他是我的堂哥,他叫東方擎,他來這里談生意順便來看看我。”

    冷爵梟一張完美的俊臉上染上了一分笑意,他薄唇輕啟:“是沒有血緣關系的堂哥吧?”

    林語嫣心下有絲緊張,他不知道冷爵梟的用意是什么,但她還是老實道:“恩,我和他沒有血緣關系。”

    “難怪……”冷爵梟的黑眸中閃過明了的坦然。

    “怎么,冷先生也看出我和堂哥沒有血緣關系?”

    冷爵梟的眼神有絲調侃的意味,語氣中透著股幾不可聞的酸意:“如果我有堂妹,我不會去親她的額頭,除非我的堂妹才兩三歲……”

    他拋下這句話后就站起身往他的辦公桌方向走去。

    林語嫣看不到冷爵梟臉上的表情,她也只能從他的話中去推斷他的情緒了,不是她多心,可怎么聽怎么都像是在諷刺她和東方擎……

    “冷先生,你誤會我們的關系了,其實我堂哥有時候愛開玩笑……”解釋完,林語嫣自己都嚇一跳,她為什么要向冷爵梟解釋?

    她和東方擎反正又沒血緣關系,曖昧也好談戀愛也罷,這不都是她的自由嗎?

    冷爵梟和王佳倩都有孩子了,她難道還要死守著單身狗的身份嗎?

    何況她現在至少也是個整容后的大美女了,她就不信她還得不到幸福!

    越想越生氣,越想越覺得不公平!

    林語嫣直接站起身說道:“冷先生,我要說的話都說完了,我就不打擾你工作了,我先走了……”

    她拿起包剛走到辦公室的門口,坐在轉椅上的冷爵梟忽然抬眸說了一句:“其實你沒必要跟我解釋你和東方擎的關系,你不是我的什么人,你只不過就是亞撒的繪畫老師。”

    他的話讓林語嫣聽著有種想打他的沖動,但林語嫣在心里暗罵自己犯賤,她確實多此一舉!

    打臉了吧?活該!

    林語嫣尷尬的沒有轉身也不回話,她拉開門就離開了。

    望著她的背影消失在門口,冷爵梟將手中的鋼筆往前一丟,等她一走,他有點冷靜下來了。

    現在才意識到他剛才真是說了不該說的話。

    他能感受到林語嫣跟他解釋時,也許無非就是希望他不要誤會她是個輕浮隨便的女老師,可他卻說了讓她聽了會不高興的話。

    林語嫣從始至終不管在言語上還是神態上,對他都從未有過像其他女人一樣明示暗勾的行為,他剛才這么說,確實有點自戀過頭了……

    其實林語嫣不會知道,冷爵梟剛才只是一時情緒失控,想起那天東方擎親林語嫣的額頭,他當時拉著亞撒的手竟然有種想握拳的沖動……

    事后他不過就是假裝不在意。

    畢竟就像他自己所說的,林語嫣不過就是他兒子的繪畫老師,他有什么資格去管一個繪畫老師的私生活。

    更何況,當冷爵梟發現自己開始對一個陌生女人開始有種異樣的感覺時,他的內心是恐懼和內疚的。

    他害怕這種奇妙的感覺會持續……

    他也因為這樣的自然流露覺得對不起至今生死未仆的林語嫣。

    他一直在等林語嫣回來。

    他不會在林語嫣回來之前就對別的女人有好感。

    他不允許!

    他也不敢。

    可作為一個人,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冷爵梟在等待和找尋林語嫣的七年里,何嘗不是苦不堪言。

    多少個孤枕難眠的夜晚,他的身邊沒有一具軟香溫玉的女人身體陪著他,偶爾,他也會覺得孤寂和難耐。

    在亞撒還小的時候,他抱著亞撒睡在一起,還能抵擋艱難的歲月。

    可如今亞撒都六歲多了,已經開始在自己的房間單獨睡覺了,當夜晚降臨,夜夜思念林語嫣的感覺越來越深……

    此刻這個叫東方晴的女人忽然出現在他的生命里,冷爵梟已經開始擔心,這到底是好還是壞……

    至少目前亞撒是很喜歡這個繪畫老師。

    他這個當爸爸的也只是走一步算一步。

    冷爵梟很希望陸三真能夠查到點什么,白景瑞,東方晴,東方擎,小撒媽媽這四個人,漸漸讓他感覺像一團散不開的迷霧。

    他的直覺告訴他,總感覺這四個人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冷爵梟帶著滿腦子的疑問走向落地窗前,手指間已經夾了一根點燃的香煙,他隨意的抽了一口沉沉的呼出煙霧。

    這時候,辦公室的大門忽然被人大力的推開,一道帶著哭腔的女人聲音傳來:“嗚嗚嗚……姐夫,你可要為我出頭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