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30章 被逼無奈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30章 被逼無奈

    冷爵梟看著在冷家待了快半輩子的管家這樣磕頭,心間也頗為不忍。

    他扶起忠叔,壓抑著情緒道:“忠叔,先別說這些了,如果潘嫂和老楊早有預謀,就算不是今晚,他們也會在某一天下手的。”

    忠叔感覺自己說什么都于事無補,不管怎么說,小少爺是在他的允許下才出門的,這個責任他難辭其咎。

    忠叔知道冷爵梟的脾氣,有些話不要重復說,他懂得閉嘴。

    他早已經下定決心,如果找不到小少爺,他就以死謝罪。

    冷爵梟自然猜不到老管家的決絕心思,他望了眼歐陽說道:“歐陽,你跟我去書房。”

    歐陽立刻將詢問其他傭人的事情都交給了警探們。

    ……

    等冷爵梟和歐陽走進書房后,冷爵梟問道:“書房你都查過了嗎?”

    歐陽道:“都查過了,沒有竊聽器。”

    “好,你說一下今晚的情況。”

    冷爵梟從辦公桌上抽出一支煙快速的點燃抽上了,眸色深沉可怕猶如閻王。

    歐陽正色道:“今晚我照例像往常一樣跟著老楊的車出去,但我開了十分鐘不到,我的車就拋錨在了路上。當時我就打電話給老楊,老楊一直不接,后來再打就關機了。”

    “我打電話讓別墅里的保鏢來幫我拖車,回別墅后我就將情況跟忠叔說了。我自己去車庫檢修了我的車,發現之前已經被人動了手腳,我猜應該就是老楊。”

    冷爵梟再次抽了一口煙問道:“最近幾天,你有發現老楊和潘嫂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嗎?”

    歐陽立刻道:“你回來之前我已經想過了,我將情況也反應給樓下的警探了。三天前,老楊在別墅里接過一個電話,當時老楊看起來情緒很激動,因為離得遠我沒有聽清他在說什么。”

    “但他看到我時明顯有些緊張,我一開始以為他可能在講家事,以為他家里的人有什么麻煩,這種事情我也不好直接去問,只是等他接完電話后,我跟他說了一句,如果需要幫忙可以找我。”

    歐陽的話說完沒多久,陸三的手機就打來了。

    冷爵梟立刻開了免提。

    “老楊和潘嫂這幾天的通話記錄和短信我全部排查過了,他們倆都同時接到過匿名電話,打匿名電話的人都同時威脅過他們倆,說是綁架了他們的孩子,讓他們配合綁架亞撒。如果不配合,就將他們孩子的人頭寄給他們!”

    陸三的話讓冷爵梟和歐陽的臉色都將至冰點,冷爵梟壓抑著說道:“你繼續說。”

    “對方很聰明,每次打電話時用了處理過的聲音,完全聽不出原聲。”

    陸三的語氣透著絲無奈:“這個人給潘嫂和老楊發短信里的照片確實是他們的孩子,潘嫂的是女兒,今年十五歲,老楊的是兒子,今年二十六歲,從查到的資料里看,他兒子的老婆一個月前剛生了一對龍鳳胎。”

    “那人在電話里警告過他們,絕對不能報警,不然立刻殺人。為了起到震懾的作用,那人還砍了一大一小兩根手指頭,從照片上看我無法確實是不是潘嫂和老楊的子女,這照片也只有當時的潘嫂和老楊知道真假了……”

    冷爵梟單手捂住發酸的眼睛,另一手將煙蒂直接丟在地毯上踩滅,他捂住眼睛的那只手隱隱有些發抖,他無法想象亞撒要是在那人手里后果會怎么樣……

    整個書房死寂沉沉,歐陽大氣不敢出,手腳也早已冰涼,別說冷爵梟這個當父親的,就連他這個當保鏢的也是看著亞撒長大的,歐陽的心也像是被深深挖了一個血坑。

    良久,冷爵梟才低沉暗啞的說出一句話:“那被切的手指肯定是他們子女的,不然他們不會被逼的綁架亞撒。”

    父母愛子女之心,他這個當父親的怎么會不理解,當父母的都有同理心。

    如果不是真被逼到絕境了,潘嫂和老楊也不會失去理智作出這種犯罪的事!

    說到底,對方是沖著亞撒來的,又或者說是沖著他冷爵梟來的,潘嫂和老楊只是被無辜牽連罷了。

    想到這里,冷爵梟實在無法恨起潘嫂和老楊這兩個人。

    誰敢拿自己親生孩子的命去冒險。

    冷爵梟不禁想,如果換成是他,也許逼急了也能作出那種事。

    陸三問道:“那現在怎么辦?”

    顯然潘嫂和老楊這兩個人也不會輕易出現了,說不定也被那高智商的罪犯給控制起來了。

    說不定已經死了……

    此刻,面對陸三的詢問,歐陽焦急的眼神,冷爵梟冰封似的臉上是死寂般的表情,他撐了撐眼皮,那雙帶著血絲的黑眸深不可測,他沉重的說出三個字:“只有等。”

    等有再一步的線索出現。

    冷爵梟相信亞撒一個六歲多的孩子哪有什么敵人,對方就是沖著他來的。

    既然是沖著他,那救出亞撒就還有機會!

    亞撒此刻一定還活著!

    ……

    冷爵梟的別墅一直到了凌晨三點還是燈火通明,警探們還在查案,錄口供的錄口供,查資料的查資料。

    忠叔已經派廚師們給警探們準備了宵夜。

    他也讓歐陽將宵夜端去了冷爵梟的書房。

    當歐陽走進書房時,冷爵梟正在接電話。

    電話是穆天打來的。

    穆天此刻正在冷氏大樓的秘書會議室,他率領著十人組的秘書團查了冷爵梟過往所有女人的信息。

    一共十七個女人。

    七個去了國外已經嫁人,都過的很不錯,而且孩子都有了。

    三個至今單身,在各自的專業領域已經成為佼佼者。

    兩個已離婚,都帶著孩子單過。

    兩個成了女同。

    一個死于意外,蹦極時繩索斷裂摔死。

    一個被當年夏天所逼迫自殺。

    因為六年多以前,有過夏天的事情后,冷爵梟一直派人跟進著這些女人的動向,就怕出現第二個夏天。

    當初的夏天還不算他的女人,不過就是個被他在上醫學院期間拒絕過的女人,可那些被他奪走初夜的十七個女人,冷爵梟想想不寒而栗,但凡有一個心思不正開始貪得無厭對他有了妄念,保不齊不會心理扭曲。

    夏天這個女人,對林語嫣是夢魘,對冷爵梟又何嘗不是。

    冷爵梟一直聽著穆天的匯報,沒聽到最后一個的近況,他蹙眉問道:“還有一個呢?”

    穆天聲線有些發沉:“一個月前,最后一個在一家酒店跳樓死了,那家酒店正是當年你和她開房的地方。”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