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35章 亞撒得救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35章 亞撒得救

    自白景瑞將亞撒的消息告訴冷爵梟之后,已經整整過去了十小時。

    林語嫣,東方擎,白景瑞都依舊待在病房。

    救亞撒的事情就算他們三個都想去,可救人斗兇惡歹徒這種事他們沒有經驗,就算拿著武器上陣要是沒有經過專業的訓練,無疑是冒著生命危險,就怕人還沒救出來自己倒是身先士卒。

    林語嫣就更別說了,一個女流之輩要是被歹徒抓到了作為人質,那只會讓事情變的更糟。

    所以,救亞撒的事情只能是交給特警們。

    就在林語嫣已經忍無可忍想要起身四處走動時,坐沙發上的白景瑞終于接到了穆天的電話。

    穆天振奮人心的告訴白景瑞,說海濱市的警員和冷爵梟二叔冷云長派特警部隊聯手,已經將亞撒他們都救出了。

    亞撒沒有受到傷害,就是有些受到了驚嚇,要不是冷爵梟過去派心理醫生和專業團隊對亞撒進行過模擬綁架事情,亞撒一個僅僅六歲多的小孩子也不會比較鎮定的面對綁架事件。

    冷爵梟早有先見之明,就怕將來有一天發生綁架的事情,提前給兒子作了心理建設。

    遺憾的是,潘嫂和老楊的子女被無情殺害了,尸體已經讓辦案人員找到了。

    潘嫂和老楊被帶走了,就算是被逼無奈遭人脅迫,但還是參與了綁架事件,等待他們的將是法律的制裁。

    潘嫂和老楊在被辦案人員帶走前,告訴當時領隊的警員,讓他務必帶話給冷爵梟,說他們對不起冷家,說對冷家的恩情來世再報。

    白景瑞將電話掛了時,林語嫣焦急的問道:“亞撒現在在哪?還有冷爵梟呢?”

    東方擎坐在白景瑞的旁邊,因為離得近,已經聽到穆天在電話里的話。

    他看了白景瑞一眼:“我來說吧。”

    東方擎轉頭望著林語嫣說道:“穆天說冷爵梟被前去拿贖金的綁匪給打傷了,如果不是冷爵梟里面穿了防護衣恐怕當場就斃命了!語嫣,他就是手臂受傷了,你別擔心,穆天說冷爵梟已經動完手術了,手術很成功,目前他在樓清寒的私人醫院。”

    他又快速補充道:“冷爵梟本來要親自去海濱市接回亞撒,但在海濱市的冷云長和冷思辰父子向他鄭重承諾,說一定會平安將亞撒送回,讓他安心手術。冷爵梟的父親冷祁山現在也在醫院,他阻止了冷爵梟的沖動。”

    聽到這里,林語嫣心中的巨石終于塵埃落定。

    她心里久久不能平靜,她慶幸冷爵梟當初事先對亞撒經歷過模擬綁架體驗,不然她真的擔心亞撒會有什么心理創傷!

    一想到冷爵梟因為救兒子差點死于非命,她的淚水再也忍不住了,哭的極其難過不能自己。

    東方擎立刻走過去抱住她,讓她的頭埋在他的身前盡情發泄。

    白景瑞已經站起身望著他們一言不發,他明白林語嫣現在的心情,他也很想像東方擎一樣,讓自己的身體借給林語嫣取暖。

    可以說,三人緊繃的神經終于徹底放下了,一旦放下,三人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疲憊感。

    等林語嫣哭夠以后,她強行打發走了白景瑞和東方擎,她讓他們回去好好睡一覺,都一夜沒睡了。

    她說她也需要好好的睡一覺。

    東方擎和白景瑞就沒堅持留在醫院都離開了。

    但等他們一走,林語嫣就像護士借來的輪椅,她要去樓清寒的醫院看望冷爵梟,而且她知道等亞撒回來后,冷云長和冷思辰一定會將亞撒送到冷爵梟的身邊。

    她瘋狂的想見到兒子,她怎么可能睡的著。

    林語嫣堅持出行,醫院里的護士和醫生也拿她沒辦法,只能是派出了醫院接病人的專車送她去了樓清寒的私人醫院。

    ……

    五十分鐘后,林語嫣在護工的幫助下重新坐上了輪椅。

    她堅持不再麻煩護工,讓護工和司機離開了醫院。

    至于要怎么回去,她說自己會想辦法,護士自然不會放任不管,她將醫院專車隊的名片留給了林語嫣,說等她要回第一人民醫院時就打電話。

    林語嫣很感激的收下了名片。

    她一人獨自滾動著輪椅去乘電梯,在來的路上時她已經打電話給穆天問過冷爵梟的病房號。

    穆天已經給電梯里的服務人員打過招呼,林語嫣順利等到電梯將輪椅滾進電梯。

    就在電梯門即將要合上時,急匆匆跑來一個人要進電梯,服務人員快速將電梯門打開了。

    走進電梯的混血男人立刻讓林語嫣看到了,她差點驚呼出聲。

    整整七年沒見面的澳洲賭神路易斯就這樣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

    在伊甸園六年多的時間里,林語嫣并未讓東方擎打聽過路易斯的事情,畢竟她和他的交情只能說是泛泛之交,雖然路易斯當初還借過林語嫣的八千萬,但后來那八千萬被冷爵梟私下給償還了,他還警告林語嫣不準再聯系路易斯了。

    因為路易斯的亡妻和林語嫣長的很像,冷爵梟一直很忌諱路易斯和林語嫣的關系,所以錢還了后她就再也沒有聯系過路易斯。

    后來林語嫣被綁架失蹤后,她和路易斯就更加沒有交集了。

    在電梯里的路易斯望著林語嫣忽然問出口:“小姐,你認識我嗎?”

    林語嫣這才意識到她盯著他看太久了。

    被當成花癡總歸是不好,她垂眸平靜的說道:“我倒是不認識你,但我的朋友林語嫣認識你,當年她給我看過你的照片……”

    聽到她提到林語嫣,路易斯灰藍色的眼眸微微閃動,但他沒有說話。

    電梯里很快變的很安靜,年輕的服務人員一身淺藍色的職業裝,她盤起的長發梳的猶如空姐,臉上精致的妝容一絲不茍,她微微一笑道:“您好路易斯先生,恭喜路易斯太太為您生了一對龍鳳胎。”

    林語嫣抬眸再次看向路易斯,原來他有了一對龍鳳胎的孩子,心里突然為他感覺到高興。

    當年他可以很信任且慷慨的借給她錢,而且并不是以什么交換條件作為代價,林語嫣一輩子記他的恩。

    “恭喜你路易斯先生。”

    林語嫣真摯的祝福再次引起路易斯的注意,他嘴角帶著絲淺笑:“謝謝你們的祝福。”

    因為路易斯和林語嫣要去的樓層一樣,等林語嫣要出電梯時,路易斯主動將她的輪椅推出了電梯門,服務人員彎腰微笑著送別他們。

    等電梯門一關上,林語嫣主動道:“路易斯先生,不用麻煩你了,我自己可以的……”

    沒想到路易斯像是沒聽到她的話似的,直接將她的輪椅往緊急出口的樓梯處推去。

    還不等林語嫣反應過來,他已經將樓梯口的安全門給關上了,路易斯將林語嫣的輪椅抵在一側的墻壁。

    他灰藍色的眸色極其復雜和激動,路易斯兩手撐在輪椅的把手上,他突然俯身問道:“林小姐,你整整消失了七年!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你為什么完全變了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